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82、她是老板

182、她是老板


  他們向來都是高高在上,別人巴結都巴結不上的人,可今天,他們卻坐在這里小小的房間里,等著一個未曾謀面的人。

  這對于他們來說,無疑是一種怠慢,也是一種煎熬。

  甚至,是一種低下的表現。

  可是能怎么辦呢?

  現在蕭家也有些不敢碰了。

  事態比他們想象中的要嚴重。

  只有借助Q公司。

  沒辦法,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態度。

  就算是他們這樣的人物,也得在這里乖乖的等著。

  蕭依依倒是很安靜,她能等。

  只要侯震威能夠坐上那個位置,侯應光的未來就不會差,到時蕭家的聲望會更高。

  而她,也會成為那些人攀都攀不上的貴眷。

  她得等。

  不管那個人有多么的難以接近,她都要等到。

  他們這么多人,誠意已經擺足,再加上之后的好處,沒理由拒絕。

  又是半個小時。

  他們在這里足足等了一個小時了。

  蕭安信擰著眉頭,想著這個人的架子還真是大。

  “去問一下,到底還有多久才到?”侯應光已經耗光了所有的耐性,吩咐著手下。

  手下跑出去問了人,很快就回來了。

  “怎么樣?”侯應光急急問。

  其他人雖然都端坐著,可心里也著急得很。

  把目光全都投在了他的身上,等著答案。

  手下被他們盯著,有些不好開口,“說……在逛街?!?br/>
  “什么?”侯應光瞪大了眼睛,“這都什么時候了,還在逛街?”

  手下低下了頭。

  侯應光氣得在房間里暴走。

  侯震威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致。

  他的手緊握著,還強忍著。

  蕭安信臉色沒好到哪里去,“我懷疑,對方是在玩弄我們?!?br/>
  “有什么理由這么做?”蕭依依不解。

  這一點,也是大家想不通的。

  “哼,我看是想給我們下馬威?!焙顟鈿獾孟氪蛉?,“還沒有幫忙就已經擺了這么大的架子,要是幫了還得了。爸,就沒有別的人選了嗎?”

  他實在是不想受這個氣。

  侯震威看了眼沉不住氣的兒子,哪哪都好,就是耐性還不夠。

  以后,還得多打磨。

  “坐下來?!焙钫鹜闪搜鬯?,“你還沒有安信和依依沉得住氣?!?br/>
  侯應光看了眼那對兄妹,他們確實還是保持著優雅穩重的姿態,但是眉宇間透露出來的不耐已經很明顯了。

  他坐下來,胸口的起伏顯示出他現在有多么的煩躁。

  又過了半個小時,門終于推開了。

  他們齊齊看向門口,進來的卻不是他們想要見的人。

  “蘭斯先生,請問你們老板什么時候來?”侯震威實在是沒有忍住,問了一句。

  蘭斯一點也不覺得有什么愧疚,露出禮貌性的笑容,回答的也很公式化,“在路上,馬上就到?!?br/>
  “在路上?”侯震威蹙眉,他來之前就蘭斯就說了,老板在路上,馬上會到。

  這都等了一個半小時了,人還在路上。

  是騎的蝸牛么?

  但是,他也不能這么說。

  “冒昧問一下,你們老板是男還是女?”蕭依依開了口。

  蘭斯淺笑,“蕭小姐大概不知道我們公司的全名吧?!?br/>
  蕭依依確實是不知道。

  “queen?!碧m斯很友好的解釋著,“簡稱Q?!?br/>
  這下大家都明白了。

  Q公司的老板,是個女人。

  難道這么啰嗦。

  不過,女人也好,再怎么厲害,也沒有男人那么難搞。

  只要給予足夠好的籌碼,就好拿捏在手上。

  侯應光甚至在想,若早知道是個女人,他就換美男計了。

  他是有蕭依依了,但他可以給那個女人找幾個美男。

  想來,這個Q老板,年紀也不小了。

  小鮮肉最受那些老阿姨的親睞了。

  也無所謂,一切都還來得及。

  其在是不行,只要那女人愿意,他也是可以滿足她的。

  蕭芳若微不可見的皺了一下眉,她倒是不知道華國有個女人,比她還能干了。

  突然想起了姜宛白昨天跟她說的那句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蕭家,確實是不該太拿自己當回事了。

  這時,蘭斯的手機響了。

  看到來電,他整個人都變得恭順了許多。

  “您到了?好,我來接您?!碧m斯掛斷了電話,看了眼其他幾人,“幾位稍坐,我們老板已經來了?!?br/>
  說罷,他便出去了。

  這句話可總算是讓侯震威松了口氣,差一點也起身去接人了。

  只不過最后還是坐住了。

  都已經等了這么久,再去接人,顯得自己真的太掉價了。

  這該端的架子,還是得端著。

  蘭斯出去了就沒有進來,他們伸長了脖子等。

  “這才幾步路,怎么這么慢?”侯應光真的是從來沒有這樣等過誰。

  蕭依依臉上的不耐煩也已經顯露出來了。

  一個女人,怎么有這么大的架子?

  她就不怕到時侯震威成了,打壓她嗎?

  兩個大人到底是要沉穩些,都安靜的等著。

  終于,門口有了腳步聲。

  門推開了。

  他們齊齊望著門口。

  只見一抹紅色的身影在門口出現。

  “姜宛白!”蕭安信脫口而出。

  侯震威皺眉,這不是侯琰的那個女朋友嗎?

  她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你來這里做什么?”侯應光瞪著姜宛白。這個女人跟侯琰一樣討厭。

  “宛白,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笔挿既粢埠芤馔庠谶@里看到她。

  看到她,就想到她昨天說的話。

  若是以前,她一定會好好的去斟酌,去細想。

  但是如今這情勢,她一心只放在這件事情上,她也輸不起。

  侯震威也看著她,眉宇間帶著不悅。

  姜宛白見他們一個個用那種厭惡不悅的眼神看著自己,淺淺一笑,“不是你們要見我的嗎?”

  “誰要見你了?”蕭安信皺眉,“你趕緊出去!”

  姜宛白看著蕭安信,“真的要我出去?”

  “是?!笔挵残努F在莫名的很煩她。

  “好吧?!苯鸢滓荒槦o奈的聳了聳肩,“那我可走了?!?br/>
  她轉身的時候,侯震威叫住了她,“你等等?!?br/>
  “侯先生有事?”姜宛白并沒被攆走的窘意。

  “你是Q的老板?”侯震威也不知道怎么會聯想到了這個。

  蕭芳若聽他這么問,瞳孔都放大了。

  怎么可能?

  蕭依依和蕭安信也僵住了。

  “怎么可能?爸,我看她就是想要來破壞?!焙顟饫浜?,“侯琰犯了罪,躲了起來,下落不明的。您如今又在這個緊要的關頭,她是侯琰的女人,她肯定想盡了辦法想拉我們下水?!?br/>
  姜宛白輕笑,“侯少爺看來心里很清楚,你們背地里做的那些腌臜事了?!?br/>
  侯應光心頭一慌,“我什么也不清楚?!?br/>
  “無妨。你說的也沒有錯。我確實是很惱怒你們背地里算計陷害侯琰,巴不得你們不止上不了位,最好還為自己做的一切付出點代價?!苯鸢椎膾吡怂麄円谎?,“陷害侯琰的人,只要有份的,我一個也不會放過!”

  瞧吧。

  還是這樣的狂妄。

  不分時候的囂張。

  這話落在侯應光的耳朵里,無疑就是一個笑話。

  也不知道她到底哪里來這么大的口氣敢說出這樣的話。

  侯震威心里卻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

  剛才,蘭斯說老板來了,出去接人。

  那個老板,是個女人。

  然后,姜宛白出現了。

  眼前這個女人年紀才二十多歲,他怎么都沒有辦法把她和Q的老板劃上等號。

  他也不愿意想那方面想。

  但是……為什么會這么奇怪?

  “宛白,我不管你現在心里是怎么想的,今天我們也不要談那些事。等我和侯先生的事談好了,一切都有得商量。你先回去?!笔挿既舾揪蜎]有往那方面想。

  只想著,她可能是來找茬的。

  許晴天一直跟著姜宛白,聽著他們說的這些話只想笑。

  也想很沒禮貌的罵一句:傻逼。

  不過,現在他們這般態度,只怕到時臉會比一般的要疼。

  “宛白,既然他們都讓我們走了,那就走吧?!痹S晴天冷笑。

  “走吧?!苯鸢仔χD了身。

  這一次,沒有人叫住她。

  等她出門,蘭斯就來了。

  “蘭斯先生,你們老板為什么還沒有到?她是在耍我們嗎?”侯應光很煩躁。

  蘭斯愣了愣,“剛才你們不是見過了嗎?噢,老板說,是幾位讓她離開的?!?br/>
  “……”

  幾個人面面相覷。

  心里的那股異樣越來越濃。

  他們已經反應過來剛才發生了什么事了。

  侯震威立刻起身,聲音都有些哽,“你說,姜宛白就是你老板?”

  蘭斯很淡定的點頭,“是的?!?br/>
  “……”蕭芳若對自己的表情管理一向很自信,可是今天,她懵了。

  懵的不止是她一個,其他人也一樣。

  “這……怎么可能?姜宛白是Q的老板?”侯應光也有些結巴了。

  “侯先生,蕭夫人,姜小姐就是queen的老板?!碧m斯再一次無情的把他們拉回了現實。

  ……

  此時,姜宛白正跟正哥,付航吃著飯。

  “哈,他們真是狗眼看人低?!闭缫幌氲侥菐腿说淖炷槵F在有多么的難看,就覺得解氣。

  姜宛白笑了笑,“知道和不知道,都是一個結果?!?br/>
  “呵,他們想讓宛白拿錢出去,是不可能的?!痹S晴天冷笑,“明天,就能夠看到結果了?!?br/>
  “那侯琰是不是可以不用藏了?”正哥問。

  “他暫時還不能出來?!苯鸢渍f:“還需要一個洗白的過程?!?br/>
  正哥明白。

  姜宛白看向付航,“你可以回都城陪靈姝母子了。這一年都沒有回去過,不好?,F在這邊的事情已經有了結果,你們夫妻可以好好團圓?!?br/>
  中途讓他回去,他就是不回。

  其實,不管是他,還是連城靈姝,都付出了很多。

  “我等明天出了結果,再走?!备逗揭蚕牖厝?。

  但他想把這件事做完,都已經到了最后兩天,也不差這兩天。

  姜宛白不再說什么。

  他心里有數就好。

  ……

  姜宛白在外面吃了晚飯才回了蕭家。

  很意外的,蕭家竟然所有人都在。

  看到她回來,蕭芳若的眼神很復雜,蕭依依則上前,笑瞇瞇,“姐,你總算是回來了。媽咪打電話給你你也沒有接。大家都在等你吃飯呢?!?br/>
  姜宛白看了眼餐廳,那里滿滿的一大桌子菜。

  很美味的樣子。

  “我吃過了?!苯鸢仔α诵?,“你們慢用,我回房休息了?!?br/>
  “宛白?!笔挿既粲行┚执俚纳锨?,“能不能跟你談談?”

  “好?!彼蟠蠓椒降?。

  蕭芳若拿了件外套,走到外面。

  姜宛白跟在她后面。

  許晴天原本也想跟上去,姜宛白說:“今天你也累了,早點休息?!?br/>
  “好?!痹S晴天明白。

  她想著人已經在蕭家,總不能出什么事。

  更何況現在姜宛白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七七八八,也不會輕易被人算計。

  ……

  蕭家很大。

  第一次來蕭家,姜宛白就感受到了真正的豪門權貴。

  蕭芳若很講究,蕭家的整體結構像極了古代的王公貴族。

  住在這里,象征著錢財,勢力,身份。

  無疑,蕭芳若是成功的。

  她們從來沒有這么一起散過步。

  此時兩個并排著走,宛如母女一般,氣氛很和諧,友好

  姜宛白也不說話,等著她開口。

  今天的那一場會面,應該給他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那場談話根本就不在他們期望之中,還沒有達到目的,又怎么能罷休。

  天一亮,很多東西都沒有辦法改變了。

  同在一條船上的人,自然是要一起努力想辦法怎么讓這艘船能夠平平安安的靠上岸。

  侯震威肯定是拉不下面子的,畢竟有侯琰在中間橫著。

  這事自然得蕭芳若來。

  怎么著,她們之間有一條血緣關系存在。

  “宛白,你有沒有想過你父親是什么樣的人?”

  離家宅有些遠了,她終于開了口。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