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80、倒計時

  天,越來越冷了。

  姜宛白穿得很暖,還圍了圍巾。

  上了車,才把圍巾解了下來。

  許晴天開著車,看了眼后視鏡,“從出來沒多久就這么跟著,她是覺得我們眼瞎嗎?”

  “想跟著就跟著?!苯鸢滓稽c也不在意,“去正哥那里?!?br/>
  “嗯?!?br/>
  車子一路暢通無阻。

  到了正哥所在的會所,姜宛白下車。

  “還守著呢?!痹S晴天走過來挽她的時候,看到那輛車遠遠的停在那頭。

  “讓他們守吧?!?br/>
  她們一起進了會所,正哥等著她們。

  付航也在。

  “侯琰是怎么回事?”付航一見姜宛白,就著急忙慌。

  “他被小人算計了?!苯鸢酌撓峦馓?,“侯震威已經知道侯琰是馮先生的左膀右臂,他必須要斷馮先生一臂?!?br/>
  正哥讓人給她倒了杯熱水,“所以,這是誣陷?!?br/>
  “嗯?!苯鸢着踔?,暖著手,“當年,侯震威讓曾淼扮成我去接近侯琰,就是想要藏在侯家的機密文件。他們那個時候,就已經在布置了?!?br/>
  “這個侯震威,野心還真是大?!闭缈恐嘲l,拿起一支雪茄,放在鼻下嗅了嗅,還是沒有點燃。

  姜宛白說:“那如同皇位一般的位置,手握著權力,誰不想要?”

  “只是他那樣的人如果真的坐在那個位置了,對百姓來說,并不是個件好事?!闭缏N著腿,“怎么著,也得保住馮先生的位置?!?br/>
  姜宛白笑,“侯震威暗地里做的那些事,只要被拿到臺面上來,他就不可能坐上那個位置。且讓他先得意著吧?!?br/>
  正哥望著她,“你已經有所安排了?”

  “她回蕭家,就是為了拿到侯震威背地里做的那些事的證據。蕭家和侯震威走得最近,而且兩方牽扯利益太大。說起來是一條船上的,可這條船要是太沉了,就不知道誰會先丟下誰了?!痹S晴天接了話。

  正哥點頭,“確實是。蕭家可是侯震威這次上位的最大支持者,肯定是留有證據的。只是……”

  正哥有些擔心姜宛白,“你一個人在蕭家,安全嗎?”

  “正哥,還有我呢?!痹S晴天說:“我會寸步不離的保護她?!?br/>
  姜宛白也笑著說:“放心吧。我現在只是不能像以前那么能打,別的沒有問題?!?br/>
  “那就好?!?br/>
  “正哥,麻煩你派一下你的人幫侯琰掩護一下?,F在侯琰那些親近的人都被盯上了?!?br/>
  “這個你放心?!闭缗闹馗?,“我一定會保他安全的?!?br/>
  “謝了?!?br/>
  “我們之間,說這些就見外了?!?br/>
  姜宛白在正哥這里坐了一陣子,便離開了。

  她出去的時候,那車子還等著。

  正哥出門相送,那車子里的人也見到了。

  “有正哥和李顯幫忙,侯琰不會有事的?!痹S晴天現在也知道情況不太好,她一定很擔心。

  姜宛白很平靜,“嗯?!?br/>
  “侯震威不是一直想見Q的老板嗎?你打算怎么做?”

  “讓蘭斯答應他,不過錢不能投。只能答應他,等他上了位,后續的工作需要資金,我們可以提供?!?br/>
  “他就算是上了位,后面的幾年想要做出些政績,肯定是少不了要用錢的?!痹S晴天明白他的意思。

  有蕭家送他上送,再由Q幫他處理后續,這對于侯震威來說,最好不過了。

  ……

  侯震威接到了蘭斯的電話,表示在他上位后,兩年內需要的資金由Q支出。

  這雖然不如侯震威最開始的本意,但能夠提供這樣的幫助,已經很滿意了。

  結束了通話,侯震威臉上的笑容滿滿。

  大事將成,一切都在往他希望的樣子在發展。

  姓馮的已經沒有了侯琰,他也策反了許多人,三個月過后,他就是華國第一人。

  ……

  天,越來越冷了。

  姜宛白和許晴天一大早就出去跑步了。

  這些天,蕭依依很安分。

  她也沒有辦法做什么手腳。

  “媽,眼看要到年底了,我這心里怎么反而不太安了呢?”蕭依依看著蕭芳若。

  自從姜宛白活著回來,還住進了蕭家,除了那個巴掌,看起來沒有什么問題,可她這心里,就是七上八下的。

  蕭芳若優雅的喝著早茶,“是你想太多了?!?br/>
  “我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br/>
  “說說看?”

  “侯琰和姜宛白在一起那么多年,他在做什么,姜宛白真的不知道嗎?還有,侯琰就是馮先生的一張王牌,怎么可能這么輕易的就被撕破了?”蕭依依總覺得這事,怪怪的。

  之前那么不好弄,現在突然就被曝出來了。

  蕭芳若笑了笑,“侯琰是馮先生的人,哪能那么容易被人知道了。就算是宛白,他也不會讓她知道的。這幾個月動靜大,侯震威本就是個下手狠的人,他埋的那些暗樁,早就在做事了。只是到了年底,應該有所收成?!?br/>
  “您這么說,萬無一失了?”

  “倒也不是。沒有到最后關頭,誰知道會是什么樣的結果呢?!笔挿既舴畔虏璞?,聽到外面有腳步聲,她笑著走出去,“回來啦?!?br/>
  ……

  原本蕭依依一直派人盯著姜宛白,她出門去的地方,見的人都無關緊要。

  她見過跟侯琰最有關的人,就是仇清。

  只不過她們說了些什么,就不知道了。

  但接下來的時間,她都在家里,哪里也沒有出去過。

  “侯琰現在下落不明,你一點也不著急嗎?”客廳里就剩下她們倆,蕭依依抬眼盯著她。

  還真是夠淡定的。

  姜宛白睨了她一眼,“你派人跟了我那么久,什么也沒有查到,急嗎?”

  蕭依依的臉色微僵,隨即淺笑,“姐,你之前才出了那么大的事,現在侯琰也出了事,你在京都還沒有建立起人脈關系,我派人跟著你,是保護你?!?br/>
  “是嗎?那真是該好好謝謝你?!苯鸢灼ばθ獠恍?。

  “我們是一家人,不用說謝?!笔捯酪勒f:“不過侯琰現在成了通輯犯,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要是被找到了,也不知道你們還能不能見上一面?!?br/>
  “見不見得上,也用不著你來操心?!苯鸢卓粗?,“之前就聽說你跟侯應光不是年底要訂婚嗎?你還是應該多操心操心你們的訂婚宴?,F在也算是多事之秋,不管做什么都要做周全。訂婚是大喜事,可不要出了什么意外,那這一輩子可就留下了陰影?!?br/>
  蕭依依的嘴角抽了抽,“那姐姐這一輩子的陰影可多了?!?br/>
  “我從小就是這長過來的,不像是你,養尊處優,沒有受過什么磨難挫折。真要是遇上什么事了,怕你承受不過來?!?br/>
  許晴天在一旁聽著,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蕭依依雖然在這些豪門子弟之中是優秀的,但是少了閱歷。

  姜宛白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拿命換回來的,經歷的那些生死,都足夠讓他們這些嬌柔的大小姐投好多次胎了。

  “姐姐真是可憐。我得好好跟媽咪說說,讓她對你好一些。要不是我的婚約早已經定下來了,理應讓姐姐你先尋覓良人,把你的終生大事辦完了,才該到我的。不過,我也只是訂婚。到時遇上了合適的,姐姐結婚在前,我在后,也是可以的?!?br/>
  “有你這樣一個為姐姐著想的妹妹,真是我的福氣?!苯鸢装馀种干系哪敲督渲?,“那就等你先訂婚吧?;蛟S,在你的訂婚宴上,我還真能遇上我的良人呢?!?br/>
  蕭依依笑了笑。

  姜宛白也沖她微笑著。

  兩個人看起來真的是姐妹和睦。

  ……

  十二月。

  京都下起了鵝毛大雪。

  樹枝都被雪壓彎了,偶有一陣風吹來,雪簌簌作響。

  兩邊的路面都積了很厚的雪,路上顯有人行走了。

  這樣的冷的天,卻有一個地方熱鬧非凡。

  蕭家。

  今天,是蕭家的蕭大小姐和侯少爺訂婚宴。

  所請之人皆是京都有頭有臉的人物。

  只不過為了避嫌,只是在家里辦了宴會。

  這一場訂婚宴,大家都明白。

  這也是個風向標。

  說明,開年的選舉大會,已然有了結果。

  如若不然,蕭依依又怎么會和侯應光訂婚呢?

  前廳熱鬧不已,姜宛白和許晴天在后院里,隱約聽到那些恭賀的聲音。

  姜宛白拿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走吧?!?br/>
  “嗯?!?br/>
  她們從后門離開,就算是這種時候有人發現她們不見了,也不會去找。

  半個小時后,車子停在了一處寫字樓。

  上面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招牌。

  有律所,有診所,還有心理咨詢室,甚至還有酒店。

  許晴天沒有上樓,就在車子里侯著。

  姜宛白進了電梯,直接上了六樓。

  六樓開了一家心理咨詢室。

  辦公室的門敞開著,里面冷冷清清,并沒有什么生意。

  她進去了,也沒有人招待。

  一直往里走,有一扇門緊閉著。

  她走過去,敲門。

  “進?!钡统列愿械穆曇粼陂T后響起。

  姜宛白眸子里掛著笑意,推門進去。

  只是里面,并沒有人。

  她訝異的尋找,忽然身后貼上了一個寬厚的胸膛,腰上纏了一雙有力的手臂。

  聞著熟悉的味道,感受著刻骨銘心的氣息,她放松下來,靠著那個溫暖的背,手覆在他的手背上,“故意的?”

  “想給你一個驚喜?!蹦腥藴責岬暮粑鼮⒃谒亩?。

  有些癢。

  她縮了縮脖子,轉身,對上那雙深邃的眼睛,抬手輕撫著他的臉,“還好嗎?”

  “很好?!彼斡伤?,深情凝視,“你呢?”

  “每天都跟晴天一起跑步,跟她過過招,很好?!彼J真的跟他匯報著。

  侯琰的手繞著她的腰走了一圈,“易折嗎?”

  姜宛白紅了臉。

  侯琰不逗她,牽著她的手坐下,讓她坐在他的腿上,摟著她。

  她的手有些涼,大手將她的手包裹在掌心。

  “今天,是侯應光和蕭依依訂婚的日子吧?!焙铉娝臍馍人咧耙煤芏?,才放了心。

  “嗯。雖然他們很低調了,但是那奢華的程度,也是少有人能及的?!?br/>
  侯琰不屑道:“俗氣?!?br/>
  姜宛白愣了一下。

  恍然間才想起,曾經她也說過這樣的話。

  “是俗氣?!彼?,“我可不要這么俗氣的訂婚宴,也不要俗氣的婚禮?!?br/>
  “我知道?!焙铉c頭,“我記得?!?br/>
  他握著她的手,認真的說:“等這件事結束了,我們就辦婚禮?!?br/>
  “好?!彼恍枰喕?。

  若不是想要留一個紀念,等老了再回味的場景,她都可以辦婚禮。

  她想要一個和他的婚禮。

  兩個人太久沒有見了,此時這般的相處,心里的那些思念都被化成了對對方的渴望。

  什么也不用說,一切水到渠成。

  外面的雪又漂起來了。

  很冷。

  房間里,卻是一室的暖意。

  許晴天在車里等著,她一點也不著急。

  他們那么久沒見,多待一會兒也是人之常情。

  她翻著手機,看著新聞上報道著蕭依依和侯應光的訂婚宴。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且高興著吧。反正這種好日子,也沒有多久了。

  新聞頁面突然跳了,有了來電。

  看著來電人,她皺了皺眉,還是接聽了。

  “有事?”她淡淡的問。

  “需不需要我?”白宇揚很直接,“我要是問宛白的話,她肯定不說實話?!?br/>
  許晴天笑,“又不需要殺人放火,你來做什么?”

  “我就這么無用?”他有些懊惱。

  發生了這么多事,他愣是一點忙也幫不上。

  許晴天知道他心系姜宛白,要不是家里走不開,他早來了。

  她還是安撫著他,“不是你沒用,你現在是英雄無用武之地。我們都能搞定的事,就不用麻煩你。等真的搞不定了,肯定會找你的?!?br/>
  “你們別硬撐著?!?br/>
  “不會?!?br/>
  “什么時候回來?要過年了?!?br/>
  “會抽時間回來的?!?br/>
  “這么久沒有陪你練,你怎么樣???”

  許晴天輕哼著翻白眼,“怎么?你還打得過我?”

  “……”這種話,說得太直接,就太傷人了。

  “還有事嗎?沒事我掛了?!?br/>
  “……天冷了,多注意保暖?!彼?。

  “嗯?!?br/>
  結束了通話,她把暖氣開大了些。

  這一坐,便坐到了下午。

  ……

  姜宛白醒過來,睜眼就看到男人那雙深邃的眼睛正深情款款的望著她。

  她動了動,“幾點了?”

  “下午兩點?!?br/>
  “……”姜宛白差點驚得坐起來。

  只是她的身體不太允許。

  太累了。

  “怎么了?”侯琰摟著她,不知道她這么激動是為了什么。

  姜宛白趕緊去拿手機,“晴天還在樓下等著我?!?br/>
  原本只是上來看看,這下好了,這一看就看了幾個小時。

  都快沒臉再見晴天了。

  她趕緊給許晴天打了電話,“晴天,對不起,我……”她都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了。

  “你跟侯琰那么久沒見,多聊聊應該的。你不用擔心我,我在旁邊的咖啡廳。你們慢慢聊吧?!痹S晴天很善解人意。

  她越是這樣,姜宛白越不好意思。

  結束了通話,姜宛白要起來。

  侯琰按住她,“再休息一會兒?!?br/>
  “晴天在外面等我?!?br/>
  “她在咖啡廳,喝完了咖啡,她可以去附近逛逛商場,餓了也知道找吃的?!焙铉阉桓C里按,“再睡一會兒?!?br/>
  姜宛白總覺得有些對不起許晴天。

  可是,她真的全身無力。

  在侯琰的蠱惑下,她又睡了過去。

  ……

  蕭依依和侯應光的訂婚宴很順利。

  兩家關系如今正式搭在一條線上了。

  現在,蕭家是侯震威的依附,過些時候,侯震威則是蕭家的保護傘。

  兩家是一根繩上的螞蚱,誰也逃不掉誰。

  半夜,蕭依依和侯應光坐在庭院里。

  忙了一天下來,很累。

  但他們都知道現在還得緊著點心。

  侯琰下落不明,總歸是個隱患。

  “今天怎么沒見姜宛白?”侯應光給她倒了杯溫水。

  蕭依依想了想,一開始好像看到姜宛白了,后面忙起來,也沒有注意。

  “我問問如夜?!笔捯酪澜o如夜打了電話,通過話之后,她擰起了眉頭。

  “怎么了?”

  “她和許晴天一早就出去了?!笔捯酪勒f:“如夜跟了一段時間,被甩掉了?!?br/>
  侯應光皺眉,“看來,她這段時間的安分都是裝出來的?!?span id="contenttips" style="color:red;font-weight:bold;">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