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78、給了蕭依依一巴掌

178、給了蕭依依一巴掌


  車子停下。

  侯琰又將她抱下了車。

  姜宛白看著這陌生的地方,一臉的好奇。

  “這是新家?!?br/>
  已經有傭人開了門,在等著他們。

  看到他們回來,立刻將他們迎進了屋。

  姜宛白勾著侯琰的肩膀,看著這房間的布置,倒是我們很合她的意。

  “累了嗎?”侯琰問。

  “不累?!彼譀]有走過路,上下車都被他抱在懷里,哪里累。

  侯琰沒有放下她,給岑湛一個眼神,岑湛有些猶豫,“真的要讓嫂子看嗎?”

  “你說呢?”

  岑湛還是有些擔心。

  不過他說嫂子能看,那就是能看的吧。

  “看什么?”

  “讓你心情舒暢的?!?br/>
  岑湛往里面走,按下了密碼,傭人們不能靠近。

  門打開,里面竟然還有一道人臉識別的門。

  姜宛白好奇,“這是什么密室嗎?”

  “進去就知道了?!?br/>
  “這么神秘?!?br/>
  姜宛白越發的好奇了。

  門開后,侯琰抱著她走進去。

  有臺階,往下。

  下面一股陰寒之氣涌上來,她皺了皺眉,這涼氣里還夾帶著一股很怪異的味道。

  這味道,有點熟悉。

  下了十幾步臺階,那股怪異的味道越來越重了。

  地下室的燈光有些暗,那涼意也越來越濃。

  侯琰將她放下來,把外套脫下披在她的身上。

  “怕嗎?”他牽著她的手,輕聲問。

  姜宛白笑著搖頭,“不怕?!?br/>
  這有什么好怕的。

  以前她存活下來的地方,比這更可怕。

  侯琰帶著她往前走。

  里面有有一個巨大的鐵籠。

  籠子里面蜷縮著一個東西。

  看起來,像是個人。

  不太確定。

  因為那個東西,渾身臟兮兮的,身上穿的也分辨不出來是什么了。

  聽到動靜,那東西在動。

  一抖一抖的,似乎轉過了身。

  終于,看到了那張臉。

  姜宛白渾身都顫了一下。

  那是臉嗎?

  不太像。

  就像是一個被烤熟了的紅薯,臉上黑糊糊的,皺巴巴的。

  只有那雙眼睛,還算亮眼。

  她一見侯琰,整個人都在顫抖。

  那是來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

  目光落在姜宛白身上的時候,雙眼都瞪大了。

  恐懼變成了憤怒,憎惡。

  她忽然沖過來,抓著籠子,“你沒死!你竟然沒死!”

  聽到這個聲音,姜宛白認出來了。

  曾淼。

  她竟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看著她這樣,只是很平靜的笑了笑。

  那笑容里,帶著薄涼。

  “是啊,我還沒死呢?!苯鸢仔χ哌^去。

  侯琰拉住她,眼里寫滿了擔憂。

  姜宛白回頭看了他一眼,輕拍了一下他的手,“沒事?!?br/>
  是啊。

  現在還能有什么事?

  人在里面關著,她還能翻出什么浪?

  就算是如此,侯琰還是緊緊的盯著她。

  姜宛白邁著步子,靠近籠子。

  剛靠近,曾淼就伸手出來抓她。

  姜宛白退后一步,笑了。

  “姜宛白!”曾淼咬牙切齒。

  她以為她死了。

  就算是受盡了折磨,她也無所謂。

  因為,姜宛白已經化成了灰燼。

  可是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姜宛白還活著。

  活得好好的。

  可她呢?

  卻早已經人不人,鬼不鬼。

  “你為什么沒有死?你明明就該灰飛煙滅的!”曾淼撕裂的聲音透著不甘。

  她為什么還是這樣的光鮮亮麗?

  為什么她沒有死?

  為什么?

  姜宛白笑容淺淺,“是啊,我沒有死。怎么辦?你卻變成了這個樣子?!?br/>
  目光在她身上掃了一圈,眼里竟然有了幾分同情。

  曾淼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她這樣的眼神。

  她高高在上,她卻如同螻蟻。

  “是卓智謹!是那個蠢貨,他救了你!”曾淼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她緊緊的抓著鐵籠子,“哈哈哈,我跟了他這么多年,他居然還是背叛了我!”

  姜宛白冷眼看著她近乎瘋狂的大笑,淡淡的說:“他可以背叛我,自然能夠背叛你?!?br/>
  “呵??伤詈?,把命都給了你!”曾淼眼里都布滿了血絲。

  “他欠我的,該還給我?!?br/>
  曾淼瞇眸,“你真是個無情的女人!”

  “難道不是嗎?”姜宛白冷漠的說:“曾淼,這一切,都該有始有終?!?br/>
  “呵,你想怎么樣?”

  “我現在想怎么就能怎么樣?!苯鸢鬃呓恍?,“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好。那些年,我受的那些折磨不比你現在輕松。放心,我不會要了你的命,你就這樣活著吧?!?br/>
  看著她現在這個樣子,突然覺得一切都該結束了。

  卓智謹也死了。

  她變成這個模樣,往后活著的每一秒,對于她來說,都該是折磨。

  所以,就這樣吧。

  姜宛白沒再跟她說什么,轉身。

  “你給我站??!姜宛白,你站??!”曾淼用力的拍打著,嘶吼著,“你就算活著又怎么樣?想你死的人太多了。我不好過,你也別想好活?!?br/>
  姜宛白停下來,她的視線和侯琰的視線相交。

  她沖他微微揚笑,沒有回應曾淼。

  直接走向侯琰。

  侯琰則上前,攬住她的腰。

  “你們都會死!哈哈哈……你們全都會死掉!”曾淼又哭又笑,“姜宛白,姜宛白……你不準走!不準走!”

  那聲音,很難聽。

  她瘋了一般的拿頭磕在鐵欄上。

  姜宛白依著侯琰上了臺階。

  岑湛在后面關門。

  那聲音,越來越小。

  到了上面,門關上,就一點也聽不到了。

  侯琰看她的臉色并不太好,有些擔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叫晴天來?!?br/>
  “沒有。下面有點涼?!?br/>
  這天啊,越來越冷了。

  冬天就要來了。

  她也感覺到這次活下來,身體又不太好了。

  只是在下面站了那一會兒,現在心里就像是被侵入了涼氣。

  侯琰摟著她,立刻叫傭人倒盆熱水來。

  扶著她坐在沙發上,蹲下捧著她的腳,放在熱水里,輕輕地捏著她的足底。

  手勁和穴位都恰到好處。

  岑湛在一旁看著,心里重重的嘆了一聲。

  果然啊,還是要小嫂子好,大家都會好。

  他這三個月就跟個陀螺一樣轉,簡直是沒日沒夜的。

  這三個月他也真正見識了侯琰的手段。

  比起之前,那簡直就跟魔鬼上身了一樣。

  現在看著他,還算是正常了點。

  傭人在一旁看著,很是詫異。

  來這里半個月,什么時候看到先生臉龐如此柔和?

  姜小姐真是好福氣,有先生這樣的人疼著。

  “你什么時候會這手法了?”問了之后,她才驚覺之前在醫院,他每天也會給她按按。

  “你昏迷后,我去學的?!焙铉鼏?,“現在好點了嗎?”

  “嗯?!?br/>
  姜宛白享受著他的溫柔,岑湛覺得自己站在這里太多余了。

  打了聲招呼,便走了。

  傭人則去廚房忙著。

  水涼了,侯琰抱著她的腳搭在他的腿上,給她擦干,才拿了毛絨拖鞋給她穿上。

  “我現在被你伺候的都快喪失自理能力了?!彼χ?。

  侯琰起身坐到她邊上,“我喜歡伺候你?!?br/>
  她的笑容,更明艷了。

  傭人把飯菜端上來,煲的湯也盛到她面前,便有些惶恐的等著。

  她嘗了一口,“好喝?!?br/>
  聽到這句話,傭人才松了口氣,“您多喝點?!?br/>
  “好?!?br/>
  傭人退下,姜宛白小口喝著湯。

  侯琰給她夾菜,見她胃口還不錯,才放了心。

  “卓智謹,他怎么會救你?”一直沒有問她,現在見她恢復的還不錯,才提起了那天的事。

  現在想想,心里就一陣后怕。

  姜宛白看著他。

  侯琰立刻解釋道:“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對那天的事,不了解?!彼滤`會。

  姜宛白見他如此小心翼翼,心里感動,也有些不忍。

  他對他沒能及時出現感到自責。

  這些天他的舉動她都看在眼里。

  這個男人啊。

  對她太好了。

  她放下筷子,認真的跟他說起了那晚的事。

  最后,她說:“卓智謹是一心求死。那個時候,他完全可以控制住曾淼??伤€是進來了?!?br/>
  她重新拿起勺子,喝起了湯,“他先是背叛了我,然后跟曾淼在一起。我剛到京都的時候,他也來找過我。那個時候,他提醒過我。三個月前的那個晚上,他又找來了。在曾淼的眼皮子底下出現,可見也是背叛了曾淼?!?br/>
  “我與曾淼之間,都是容不得他的。他當年那樣算計我,或許是真的想補償吧。所以,他做了那個決定?!?br/>
  “他死了,對于他來說是一種解脫?!?br/>
  侯琰安靜的聽完,“或許,也是想讓你永遠記得他?!?br/>
  “要說記不得也是不可能的。只是,永遠都不會再有別的情感了。也不會恨了。一個死了的人,也沒有任何意義去記那些仇恨?!?br/>
  也許,卓智謹的死,真的能夠帶走仇恨。

  “不要再想這些了。你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養好身體。過段時間,我們回都城?!?br/>
  “嗯?!?br/>
  吃了飯,侯琰便帶她上樓休息。

  她躺在床上,沒有困意。

  侯琰陪著她說話。

  說著說著,又說到了蕭家。

  “那個炸彈有專家評估過,制造炸彈的配件一般都弄不到。以曾淼今時今日的處境,她是弄不到那些東西的。她的背后有人幫她?!?br/>
  “是蕭依依?!苯鸢卓吭谒麘牙?,聽著他的心跳,無比的安心,“除了蕭依依,還有可能是侯震威。但是,侯震威應該不會管這種事。畢竟我和曾淼算是私仇。不過,侯震威想要搞你,對我下手也理所應當。但這種事情,他肯定會讓蕭家做。蕭依依看我不順眼,自然是會出力的?!?br/>
  “算來算去,蕭依依是最大的提供者?!?br/>
  侯琰臉色陰沉。

  姜宛白抬起手就捧著他的手,扯了扯他的嘴角,“別這樣。其實是我不夠果斷。當時就應該把這些后患處理掉?!?br/>
  “蕭依依……”

  “蕭依依交給我。這幾個月你不是一直封鎖了我還活著的消息嗎?他們一定以為我死了。過兩天,我會親自登門給他們驚喜的?!苯鸢诇愡^去親了親他繃緊的嘴唇,“這一次,我會處理好?!?br/>
  侯琰握住她的手,滿臉的擔心,“你的身體不如從前了?!?br/>
  “只是不能打了而已。腦子沒有壞?!苯鸢捉o他一個安心的笑容,“況且,我還有武器?!?br/>
  侯琰還是不放心,“我讓岑湛跟著你?!?br/>
  “不用了?!?br/>
  “必須要?!焙铉f:“這一點,沒得商量?!?br/>
  “他有自己的事做。你要實在不放心,我讓晴天跟著我?!苯鸢字浪懈匾氖?,他更需要岑湛。

  侯琰擰眉。

  “好啦。晴天現在可不差,更何況她是醫生,照顧我也方便?!彼秩崞剿櫰鸬拿?,“你不用擔心?!?br/>
  “有什么事,你必須要告訴我。不能再向那一次,什么也不說?!?br/>
  “好?!彼J真的點頭答應著。

  突然她想到了曾淼那天說的話,“你要小心侯震威?!?br/>
  “我知道?!焙铉f:“這些事,你不用擔心?!?br/>
  “好?!彼嘈潘幚硎虑楸人?。

  ……

  許晴天專門放下手上所有的工作來陪姜宛白。

  她早就有這個打算了。

  只是侯琰一直貼身照顧姜宛白,她沒有機會。

  在家里待了一個星期,姜宛白的氣色比之前更好了。

  侯琰見狀,這才放了心去處理他的事情。

  “以后,我多陪你套套招?!痹S晴天每天都堅持讓她吃藥膳,也陪著鍛煉。

  在她眼里,姜宛白不可能成了個“廢人”。

  姜宛白倒也想得開,只要身體好,別的都不重要了。

  “你跟白宇揚套招套得沒興趣了?”她笑著打趣。

  許晴天微蹙了一下眉,“他?沒意思?!?br/>
  “你倆,除了套招就沒有別的興趣愛好?”

  “沒有?!?br/>
  “我哥也真是活該?!?br/>
  “嗯?”

  “一大把年紀了,還沒有開竅?!?br/>
  許晴天聽明白了,皺眉,“別瞎說?!?br/>
  “是是是。我不瞎說,反正你也沒有開竅?!?br/>
  “……”

  “這幾月侯琰把你的事瞞得緊,對叔叔只是說你出國辦事了,不太方便聯系。叔叔倒也沒有多問?!痹S晴天轉了話題,怕她一直念叨。

  姜宛白點頭,“嗯。他瞞著也好,我爸會擔心的?!?br/>
  有一個趙如心擔心著,不想他再擔心她。

  “之前大篇幅報道都說你沒了,蕭家也派人找過。好在這件事做得密不透風,沒有人知道你是死是活?!?br/>
  “這件事,正哥也幫了不少忙吧?!?br/>
  “嗯。除了正哥,還有李顯。他也調動了京都這邊的人幫忙?!?br/>
  姜宛白愣了愣,李顯會幫忙,倒是讓她意外了。

  又欠了李顯一個人情。

  “離選舉沒有幾個月了。你昏迷的這幾個月里,各方人員都在蠢蠢欲動。之前侯震威派人去接觸蘭斯,蕭依依則去見過靈姝?!?br/>
  許晴天又說:“付航讓蘭斯松了口,也象征性的給了他們一點資金。靈姝那邊,也聽了蕭依依的話,讓連城叔叔和蕭依依見了個面。靈姝說,蕭依依傳達的意思很明確,就是讓連城叔叔支持侯震威,也給出了很豐厚的報酬?!?br/>
  “現在,蕭家幫著侯震威跑前跑后,確實已經收攏了不少人?!?br/>
  姜宛白一點也不意外。

  蕭家要幫侯震威,肯定是不留余力的。

  蕭家也并不是只有蕭依依才一門心思的幫著侯震威,蕭芳若也是一樣。

  之前蕭芳若說的話,就已經暴露了她的野心。

  一個商人,是不可能放著利益不要的。

  “無妨?!苯鸢讛n了攏衣服,“走吧,我們去蕭家?!?br/>
  ……

  蕭家一片寧靜。

  蕭依依坐在沙發上,悠閑的吃著水果。

  確定姜宛白死了,她這心情也美了很多。

  如今一切都安排好,后面不可能再出什么差錯了。

  想著就很美。

  “小姐,小姐,不好了?!眰蛉送蝗患泵γΦ呐苓M來,驚慌失措。

  蕭依依皺眉,“還有沒有規矩?什么不好了?”

  “大小姐……不,那個美宛白回來了?!眰蛉四樕钒?。

  不是說已經死了嗎?

  怎么又出現了?

  蕭依依放下手中的櫻桃,盯了門口一眼,又盯著她,“你說什么?誰回來了?”

  “姜宛白?!眰蛉寺曇舳荚陬澏?。

  “你看清了?”

  “看清了。就是她!”傭人很肯定的點頭。

  蕭依依瞇著眸子,怎么可能?

  她不是死了嗎?

  “小姐,現在怎么辦?”

  蕭依依深呼吸,“回來就回來了?!?br/>
  她起身,“我去看看?!?br/>
  傭人跟在她身后。

  到了大門口,果然就看到姜宛白站在庭院中間,穿著一襲紅衣,格外的顯眼。

  那張臉,越發的嬌弱美艷。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