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77、活著給他一個交待

177、活著給他一個交待


  正哥帶來的手下已經開始在四處尋找,就算是真的死了,也還應該留下點什么。

  手機一直在響。

  付航最終還是接聽了。

  “到了嗎?”那邊的聲音,很沉著,可依舊聽得出一些擔憂。

  付航看著眼前的火光,他咽了咽喉嚨,才發現出聲很難。

  “到了?!?br/>
  “人呢?”

  “……”付航動了動嘴唇,不敢說。

  侯琰聽到這邊的沉默,聲音比之前更沉了,“說話!”

  就在他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的時候,有人高喊,“找到了!”

  付航和正哥相視一眼,拔腳就朝那邊跑。

  “人呢?”侯琰也聽到了,再一次問。

  付航站在那里,眼眶干澀,“找到了?!?br/>
  ……

  姜宛白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回到了她被帶走的那些年,那些場景很清晰。

  仿佛,又過了一遍。

  她就以一個局外人看著她那些年的成長。

  她看到許許多多年紀小的男孩女孩被圈在一個訓練場地,他們明明有著稚嫩的臉龐,卻透著不屬于這個年紀的兇狠。

  那雙眼睛,失去了童真。

  他們為了一個饅頭,急紅了眼。

  原本是伙伴,現在卻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血在他們的眼里,是沒有色彩的。

  他們感覺不到任何的溫度,只知道如果倒下了,不止沒有饅頭吃,而且再也站不起來了。

  每天,他們都為了一口水,一個饅頭,一碗米飯,變成了一個沒有靈魂的人。

  漸漸的,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了。

  停下來后,他們看著還站在身邊的人,瑟瑟發抖。

  留到最后的人,相處的時間也要長。

  手,也不夠狠了。

  可最后,那個說要保護她的人,也開始對她露出了獠牙。

  他說:“宛白,對不起,我不喜歡你了?!?br/>
  還有個女人在跟她說:“呵,姜宛白,你這樣不懂風情的女人,就是個魔鬼,誰敢跟你在一起?你啊,反正會孤獨終老,死了算了吧?!?br/>
  她努力的活著,她不想死。

  她想活下去,看看這兩個人的嘴臉到底還能多丑陋。

  他們想她死,可她命大,活了下來。

  她不僅活了下來,還離開了那個鬼地方。

  遇上了,她愛的人。

  侯琰……

  是啊,侯琰,你在哪?

  我,好痛……

  是死了嗎?睜不開眼睛。

  “宛白……”

  “宛白……”

  “姜宛白……”

  耳邊,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呼喚著她的名字。

  一聲又一聲,如同浪一般,一層層的靠近她,打入她的心房。

  她想應這個聲音。

  可是怎么都張不開嘴。

  那聲音,若即若離。

  最后,她抓不住了。

  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消失了。

  在黑暗里不知道過了多久,找不到路,什么也看不見。

  她想喊人,喉嚨也發不出聲。

  好累,真的好累。

  侯琰,你在哪里?

  侯琰……

  “宛白……”

  “宛白……”

  那聲音,又出現了。

  她尋著那個聲音,慢慢地往前走。

  “宛白,宛白……”

  一聲聲急促的呼喊,迫不及待。

  她也加快了腳步,很怕那個聲音不見了。

  等等,你等等我……

  她努力追,那聲音又在慢慢地變小了。

  她急了。

  等我……

  可是她好累。

  她想要快一點,全身沒有了力氣。

  怎么辦?

  又要找不到了。

  無助的感覺讓她很想放聲大哭。

  但是,她發不出聲音來。

  只差一點,差一點她就追上了。

  “宛白……”那聲音,再一次出現。

  她原本就要放棄了。

  聽著這個聲音,也不知道哪里來的一股力量,促使著她往前跑。

  終于,她看到了一點點的白光照進了這無盡的黑暗。

  那個聲音也越來越清晰。

  是侯琰!

  她欣喜若狂,沖著那抹光亮,那個聲音,張大了嘴。

  “侯琰……”這個聲音,她自己都聽不到。

  努力的睜開眼,想離那束光更近一些。

  “醒了!醒了!”

  “快,叫醫生!”

  “晴天,晴天,宛白醒了!”

  “宛白……”

  那個一直在喊她的聲音,又響了。

  一只溫熱的手輕撫在她的臉上,溫柔的輕擦著好記眼角的淚。

  她感覺到那只手在顫抖,很小心,很小心。

  眼前,終于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影子。

  那個輪廓一點點的變得清晰。

  只是那張臉……

  “你變丑了?!彼龔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聽得見。

  那張好看的臉,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

  很憔悴,皮膚就像是蔫了的茄子,一點也不光滑緊致。

  不知道多久沒有刮胡子了,下巴都快長出草了。

  凌厲的眼睛里,滿是血絲。

  此時他的眼眶里泛著水花兒。

  “你嫌棄我?”侯琰聲音哽咽,手摸著她的臉,心臟一直在顫抖,未能平靜。

  姜宛白想笑,只是現在很累。

  她搖頭,“不嫌棄?!?br/>
  她還能見到他,她怎么會嫌棄?

  此時,門口傳來零亂急促的腳步門。

  “醒了?”許晴天穿著白大褂,急忙走到床邊。

  跟她一起進來的還有很多專家。

  侯琰被推到門外,任由他們給她做著檢查。

  這些檢查做下來,又是大半個小時。

  侯琰站在門口,急促不安。

  付航也焦慮的往里張望,什么也看不到。

  終于,門開了。

  “怎么樣?”侯琰立刻上前問。

  許晴天整個人像是卸下了重擔,她嘆了一聲,“沒有什么大礙。只是需要多休息。不過,還要在醫院多觀察一些時間?!?br/>
  “嗯?!?br/>
  “她傷了很多筋骨,以后可能……”許晴天說起這個,心里有些難受,“最好,不要使什么重力?!?br/>
  侯琰冷沉的又點了一下頭。

  這些,他都知道。

  許晴天重嘆道:“她昏迷了兩個月,身體很虛?,F在醒來了,需要多出去曬曬太陽?!?br/>
  “嗯?!?br/>
  “那我先去忙了?!碑吘?,還有很多后續事宜。

  雖然是醒過來了,可她的身體確實是受到了重創。

  那樣的情況下,還能夠活下來,真的是她命大。

  后面還要針對她的身體情況制定出一套醫療方案,畢竟要保證她能夠無恙。

  許晴天說完,侯琰就迫不及待的進了病房。

  許是剛醒過來,姜宛白還不太適應。

  她微閉著眼睛,聽到聲音就又睜開了。

  “侯琰……”

  “我在?!焙铉s緊走過去,握住她的手。

  感受到他手掌的溫度,那顆不安的心終于是落了下來。

  她看著他,“我睡了多久?”

  “63天?!?br/>
  她驚愕。

  原來,她昏迷了這么久。

  竟然,還沒有死。

  那……

  “卓智謹找到了嗎?”那天發生的事情,她并沒有忘記。

  侯琰搖頭,“在廢墟里,找到了他的殘骸?!?br/>
  死了啊。

  腦子里浮現出他對她笑的樣子。

  早就恨不得他去死,但從來沒有想過,他會是以這樣的方式死在她面前。

  這樣,她就不該恨他了嗎?

  似乎,恨也恨不出個什么名堂了。

  “曾淼呢?”她相信,他們一定能夠查出那天的罪魁禍首。

  提起曾淼,侯琰的臉色瞬間就沉了下來。

  那個女人就算是被千刀萬剮也不為過。

  他說:“等你好了,我帶你去見她?!?br/>
  姜宛白點點頭,“她費了這么大的心思要弄死我,要是知道我還活著,不知道會不會被氣死?!?br/>
  一想到曾淼看到她還活著的表情,她就想笑。

  侯琰握著她的手,“你剛醒過來,別想太多。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了,我帶你出去外面看看?!?br/>
  “嗯?!眲傂丫驼f這么多話,她確實是很累。

  她的手也沒有什么力量,手指輕輕地勾著他的手心,“你別走?!?br/>
  “我不走?!焙铉鼒唐鹚氖?,放在唇上親了親,“我守著你,睡吧?!?br/>
  有了他這句承認,姜宛白心滿意足的閉上了眼睛。

  這一次,她的夢里,只有他。

  ……

  姜宛白又躺了一個星期,終于可以下床了。

  不過,也只是下床而已。

  侯琰把她抱在輪椅上,推著她出了門。

  天氣已經變涼了。

  樹葉都黃了。

  侯琰給她穿上了一件厚厚的羽絨服,腿上還給她搭了一條毛毯,怕她冷著了。

  這是一家私立醫院,各方面的條件,還有環境都很好。

  在這里,不像是在醫院,更像是在某個度假村。

  風景怡人,人少寂靜。

  侯琰把她推到一棵梧桐樹下,他則坐在旁邊的椅子上。

  風輕揚,一片梧桐葉緩緩落下。

  他伸手接住那往葉子,放在她的手上,“送給你?!?br/>
  “一片葉子?”纖細的手指捏著樹葉,望著他,“我想要別的?!?br/>
  “想要什么?”

  “吻?!?br/>
  侯琰愣了一下,隨即站起來,彎下了腰。

  輕柔的覆上了那張柔軟的唇。

  姜宛白感受著,有點涼。

  她輕輕地往后仰,拉開了跟他的距離,“我是不是……成了個廢人了?”

  突如其來的問,驚了侯琰。

  他的眼神,都亂了。

  這些天,他一直沒有跟她說她的身體情況差到什么地步。

  她也沒有問。

  她何其敏感,自己的身體有什么問題,又何嘗感覺不出來?

  “你不用瞞著我?!笨吹剿劾锏牟话?,她笑著低頭看著手上的樹葉,“那么強烈的沖擊力量,我還能撿回一條命,已經是萬幸了。就算是廢了,毀了容,我都能夠接受?!?br/>
  她后來再醒過來,也想過自己是不是可能毀了容。

  去洗手間的時候,她看了眼鏡子,還是那張臉。

  只是,她走了兩步,就覺得腿軟,手似乎也沒有什么力量。

  身體里的能量,像是被抽光了一般。

  就像是武俠小說里被廢了武功。

  不管多差的情況,她都接受了。

  只要,她還活著。

  活著,就能給侯琰一個交待。

  “你只是受了沖擊,身體才會變差。不過,慢慢會恢復的?!焙铉自谒媲?,大手包裹著她的兩只小手,仰頭望著她,“我們一起努力,好嗎?”

  姜宛白看到他眼里沒隱藏住的擔憂和害怕,輕輕地點頭,“好?!?br/>
  侯琰聽到她的回答,重重的松了一口氣。

  只要她積極面對,一切都無所謂。

  在事情發生的時候他都想過,不管她變成什么樣子,他都會陪著她。

  一直陪著。

  只要,她不離開他。

  不,他是不會讓她離開他的。

  ……

  姜宛白又在醫院待了一個月,她能夠自己下地走路了。

  比起之前,她又柔弱了好幾分。

  侯琰是真的再也舍不得她累半分,將她抱起來,走出醫院。

  岑湛這段時間一直在京都,現在他充當著司機。

  “嫂子?!贬坷_車門,笑著喊著姜宛白。

  姜宛白對他露出一個甜美的笑容,“好久不見?!?br/>
  岑湛笑道:“確實是很久沒見了。不過,我之前可是想來看你來著,是大哥不允許?!?br/>
  侯琰瞪了他一眼。

  岑湛閉上了嘴,聳了聳肩。

  還不準告狀呢。

  侯琰把她放進車子里,這才坐上去。

  “開車?!?br/>
  “好嘞?!?br/>
  ……

  那場爆炸引起了社會的關注,自然是少不了蕭家。

  蕭芳若得知姜宛白所住的房子被炸了,當時臉都白了。

  她立刻派人去找,不過沒有找到人。

  這三個多月的時間,蕭家新認回的大小姐在爆炸中香消玉隕的消息就沒有斷過。

  漸漸的,這聲音也就下去了。

  三個月的時間,足以平息所有的事情。

  蕭家依舊運行正常,不過是多了一個被外界閑時的談資而已。

  “呵,都這么久了,還有人報道,真是閑得慌?!笔捯酪腊咽謾C丟到一邊,看了眼自己的美甲,“哥,應光哥哥問你這邊的事情安排得怎么樣了。眼看著沒幾個月了,可不能出什么亂子?!?br/>
  蕭安信也在看那條新聞,他沒有想明白,好好的一個人,竟然說沒就沒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