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73、大小姐

  姜宛白揚唇,“他是誰?”

  她問的是那個奉獻了種子的男人。

  蕭夫人癡癡的看著她的臉,其實也不是在看她,透過她,在看另一個人而已。

  “他啊。是我見過最好看,最有魅力的男人?!笔挿蛉苏f著這話,眼神透著異樣的光芒,但瞬間又暗了下去。

  姜宛白見狀,便知道那個男人在她心里,有非同一般的地步。

  也是,若不是個十分優秀的人,又怎么可能讓她為他懷孕生子。

  “你應該也很愛他?!?br/>
  那雙眼睛又動了一下,有絲嘲諷落在嘴角,“那又怎么樣?他拋棄了我?!?br/>
  原來,是被拋棄了啊。

  “所以,你才拋棄了我。也算是對他的一種報復?”姜宛白很平靜的跟她分析這個事。

  蕭夫人的臉色僵了一下。

  姜宛白笑著說:“我能理解你。也隱約能猜到是什么愛恨情仇。當年你能不顧自己的名譽懷了我,生下我,肯定是很愛那個男人。只不過,他辜負了你。如同你抓的那根稻草沒有了,所以你得為你自己活著?!?br/>
  她抬手整理了一下項鏈,平靜的看著她身后的女人,“男人靠不住的時候,女人只能靠自己。你能去那個小醫院生下我,可見我并不能成為你的絆腳石。不過,你能夠把我生下來,也算是仁至義盡了?!?br/>
  蕭夫人聽她說了這么多,心里的愧疚卻是越來越強烈。

  她以為她會責備她,會質問她。

  可這個孩子卻能替她找好理由。

  “你真的不怪我?”

  “不怪?!彼疾辉谝?,又為什么要怪?

  怪她,也是一種情緒。

  對一個陌生人,她何必要讓自己的內心多一份情感出來?

  有些東西,既然一開始就不存在,就沒有必要存在。

  蕭夫人心中欣慰,她眼角濕潤,“宛白,謝謝你?!?br/>
  “不用謝?!苯鸢灼鹕?。

  她依舊穿著一身紅色的禮服,抹胸的漸變色,仙氣飄飄,精致優雅。

  她本就長得美,這一身紅色更是讓她耀眼的光芒萬丈。

  曾經參加過蕭依依酒會的人,今天也到了現場。

  看到姜宛白的出現,不禁又想到了當初她和蕭依依撞衫的畫面。

  那個時候,蕭依依去換了身衣服。

  其實,她換是對的。

  這個女人穿這一身紅色,似乎就是屬于她的顏色,無人能穿出它的風采。

  誰能想到,當初那個被蕭夫人帶著身邊認人的女子,竟然真的是蕭夫人的親生女兒。

  很多事情就是這么奇怪,也足以說明,冥冥之中是早有安排。

  這一次大概是被正了身份,她看起來氣場不比蕭夫人差。

  肉眼可見,這個女人比蕭依依更像蕭夫人。

  氣質,氣度,氣場,都在舉手投足帶出來。

  之前覺得蕭依依會是蕭芳若的接班人,可現在看來,還是她更像。

  “感謝各位在百忙之中來參加今天的宴會,今天請大家來,是想把我的女兒,姜宛白介紹給各位認識。將來,若是有什么問題,還請各位看在我的面子上,多照顧一下我女兒?!笔挿蛉诵θ轁M面,手牽著姜宛白,很是真誠。

  眾人聽了她的話,心里雖然有疑惑,但也不好問人家。

  更何況,安世良也站在旁邊呢。

  蕭家的一對兒女,都在。

  這大家族,誰沒有一點秘聞呢。

  只不過,像她這樣敢搬到臺面上來說,還真是少見。

  也不知道她哪里來這么大膽子,也不怕族里的人說嗎?

  還有,她把安世良置于何地?

  不過看安世良的樣子,似乎欣然接受蕭芳若的女兒。

  ……

  姜宛白站在蕭芳若的身邊,是那個最溫婉的女人。

  因為她的出現,還有她的氣質,她的秘密,都成了最受矚目的目標。

  這一次,蕭芳若是光明正大的帶著她認識一些朋友。

  每個人都對這位新入蕭家的大小姐,客氣恭喜。

  “我真是沒有搞明白,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蕭安信一直都有氣,盯著姜宛白,越看越有氣。

  “哥,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你就接受吧?!笔捯酪蓝酥?,比他冷靜很多,“之前她不愿意認媽咪,不愿意進蕭家,現在她倒是能夠欣然的接受蕭家帶給她的好處了?!?br/>
  “那個女人,真的是媽媽的女兒嗎?”

  “是?!笔捯酪傈c頭,“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但是哥,只有我跟你,才是爸媽生的?!?br/>
  “我當然知道?!笔挵残诺芍莻€在人群里享受著原本屬于他們光芒的女人,“她就算是比我們大幾歲,但也別想當我的姐姐?!?br/>
  蕭依依笑了笑,“你說,她之前不愿意,現在又突然想要認媽咪,是什么意思?”

  “蕭家這么大的家族,哪個人不想進?呵,就算是什么也不做,當著千金大小姐,多好?!笔挵残糯藭r說這話,根本就沒有過腦子。

  “呵?!笔捯酪揽粗鴼獾貌辉敢鈩幽X子的哥哥,“哥,她當著姜家千金,也不比在蕭家差。姜家雖然沒有蕭家大,可比蕭家簡單?!?br/>
  “那你覺得……”蕭安信終于冷靜下來,“你是說,她極有可能是回來阻止你幫助應光的?”

  蕭依依喝著酒,細細的品了一下,“之前她那么排斥,現在突然又回來,我想不出來還有什么理由。侯琰和應光哥哥關系不好,只怕是他們都在阻止侯伯父上位。所以,她進蕭家,想要做什么,似乎也不難猜?!?br/>
  “這個女人……”蕭安信氣得快要炸了,“虧我之前還想放過她?,F在好了,她竟然登門了?!?br/>
  “算了哥,這事還得從長計議。反正現在人也已經進了蕭家的門,不管怎么樣,她也是媽咪的女兒。我們就算是做給外面的人看,也得對她和氣一些?!?br/>
  蕭安信氣得把酒一口喝掉。

  蕭依依則很淡定的看著姜宛白,也不知道是不是目光太過強烈,她竟然看了過來。

  ……

  姜宛白感覺到有一束視線一直在她身上,目光準備的找到視線的來原。

  對上蕭依依的眼睛,她微微一笑。

  蕭依依也露出了笑臉。

  蕭夫人注意到了她們,見她們這般友好,心里倒是得到了些安慰。

  ……

  宴會持續到了晚上,客人們陸續離開。

  姜宛白,蕭夫人,還有安世良都在送客人。

  就連蕭依依和蕭安信也跟客人打著招呼。

  客人們都走了。

  酒店外,侯琰坐在車子里看著那個耀眼的女子,越看嘴角的笑容就越大。

  “累了吧?!笔挿蛉诵奶鄣目粗鸢?,“今天到場的這些人,都是我在商場上的朋友。給你介紹的那些人,跟我們蕭家至少是十年以上的合作。以后姜家的生意,可以利用他們。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br/>
  “我知道?!苯鸢c頭,“謝謝您?!?br/>
  “你是我的女兒,將來蕭家的生意和人脈,都有你的一份。不管是你,還是依依,或是安信,我都一視同仁。誰有能力,誰就當家。這是蕭家的規矩?!?br/>
  蕭夫人看著自己的那雙兒女,“身為蕭家人,就得擔起這份責任。當然了,也得有能力能夠擔得起。不管男女,只看本事?!?br/>
  蕭安信蹙眉,看向了姜宛白,“媽,蕭家的責任自然是蕭家人擔。但是,她可姓姜?!?br/>
  “你閉嘴?!笔挿蛉说伤谎?,“宛白不改姓氏,是我同意了的?!?br/>
  “萬一,我是說萬一,以后蕭家落在她的手上,豈不是姓姜?”蕭安信也是不太忌諱。

  姜宛白微微揚眉,這好像也不錯。

  “哥,你可是蕭氏集團的總裁啊。年輕有為,大學還沒有畢業就開始管理公司,現在更是年輕企業家排行榜榜上有名。你對自己這么沒有信心?”蕭依依半開著玩笑。

  蕭安信冷笑,“蕭家的一切,我自然會守住?!?br/>
  “那你干嘛還怕姐姐搶了你的權?”

  “我哪里是怕?”蕭安信不屑道:“我就是提醒著有些人,別想著不該想的?!?br/>
  “安信?!币恢睕]說話的安世良終于開了口,“你別說這種話。宛白是你的姐姐,不管怎么樣,都是一家人?!?br/>
  蕭安信做為男人,其實他最心疼的就是安世良。

  明明是個男人,可自己的孩子不跟著自己的信,最后還被母親帶來了一個私生女。這,這怎么忍得下這口氣?

  其實,他有時候真的很看不起父親。

  被一個女人壓得死死的,被外面人笑話了二十多年,他就跟個沒事人一樣。

  一個男人當成這樣,也真的是夠無能的。

  蕭安信深呼吸,他起身,“呵,我可沒有你這么大度。還有,這個姐姐,我是不會認的?!闭f罷,他轉身就走了。

  “蕭安信,你給我站??!”蕭夫人怒喊。

  蕭安信沒理,已經跑了。

  蕭夫人臉色難看,看向安世良,又看向姜宛白,“你們別在意?!?br/>
  “那是我自己的兒子,我哪有什么在意的?!卑彩懒夹χ鴵u搖頭,看向姜宛白,“倒是宛白,你別把他說的話放在心上。他啊,當哥哥當習慣了?!?br/>
  “不會的。我能理解。等相處時間久了,他自然就習慣了?!苯鸢卓粗麄?,“今天辛苦你們了?!?br/>
  “你這孩子,說的哪里話?!笔挿蛉艘娝@般大度,對蕭安信的做為更是有些不悅了。

  “爸爸,媽咪,姐姐,今天忙了一天,早點回去休息吧?!笔捯酪澜械玫故呛苡H。

  蕭夫人看了眼時間,“確實是不早了?!?br/>
  “宛白跟我們回家吧?!卑彩懒计鹕?,看向姜宛白。

  姜宛白搖頭,“就不了。侯琰在外面等我呢?!?br/>
  “說起來,他今天怎么沒有來?”幾個人走出酒店,蕭夫人已經看到靠在車前的侯琰。

  侯家的男人,個個看起來都不簡單。

  只不過這個侯琰,比起侯應光更讓人愿意去相信。

  “他有事?!苯鸢渍f:“等他忙完了,我再帶他好好的拜訪你們?!?br/>
  “也沒有關系,反正早晚都是一家人?!笔挿蛉死氖?,“你跟侯琰在一起,挺好的?!?br/>
  “嗯。我也覺得,挺好的?!?br/>
  “行了,時間也不早了,你們早點回去休息。明天,回家吃飯?!笔挿蛉宋樟宋账氖?。

  姜宛白點頭,“好?!?br/>
  蕭夫人松開姜宛白,侯琰則上前,對他們微微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

  然后才牽著姜宛白手,往車旁走。

  “今天很累吧?!焙铉抗饫锿钢鴵鷳n。

  “還好?!?br/>
  話音一落,侯琰就將她抱了起來,回到車上。

  蕭依依看著這一幕,心里多少是有點不舒服的。

  沒有對比的情況下,她會覺得侯應光是這個世上最好的男人。

  可是這個姜宛白和侯琰的出現,他們的互動,讓她有了對比,才覺得這個世上最好的男人,并非是自己的那一個。

  ……

  “今天感覺怎么樣?”侯琰開著車,看著躺著的女人。

  她臉上有些倦意,不由擔心。

  姜宛白微微搖頭,“那種場合的主角,并不好當。不過,還是有收獲的?!?br/>
  “嗯?”

  “今天到場的,不止是商場,還有官場上的。蕭芳若的人脈比想象中的還要廣?!彼叵胫裉焓挿既魩姷哪切┤?,都不是小人物。

  侯琰說:“她帶著你見那些人,是在幫你鋪路?!?br/>
  “可是,你說她為什么非要認我回去?”她偏頭看著她,“我沒有找上門去,她大可以當做不知道。說她是心存愧疚,我可不信?!?br/>
  “你覺得,她別有用心?”

  “至少,她的相認太過簡單了。還有,雖然她蕭家的家主,但是突然認個女兒回去,那么大的家族里,就沒有一個人反對?這可不是多雙筷子多個碗的事,多一個人可就多很多東西?!苯鸢仔睦镉袛?。

  侯琰見她想這么多,心疼的說:“今天累了一天,你也別想這么多。好好休息,什么事等明天再說?!?br/>
  “讓明天去蕭家吃飯?!苯鸢组]上了眼睛,“我想,明天這頓飯,不太好吃?!?br/>
  “我陪你?!?br/>
  “你是得陪我?!苯鸢坠戳斯创?,“今天蕭家族里的人沒有來,明天恐怕會到吧?!?br/>
  侯琰微蹙著眉,“蕭依依做的那些事其實可以暗中解決,你沒有必要把自己身陷進蕭家那樣的漩渦之中?!?br/>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苯鸢酌嫔蝗蛔兊媚?,“蕭依依對我做的那點事,我還真沒有看在眼里?!?br/>
  她進蕭家,就是想看看,蕭家的手,倒底伸到哪里去了。

  ……

  次日。

  姜宛白和侯琰一起去了蕭家。

  這一次,她也沒有讓人引路。

  侯琰是第一次進蕭家,感嘆了一句,“我們家還真不算什么?!?br/>
  “呵,你們能不能考慮一下我這等普通百姓的心情?”姜宛白接著他的話。

  其實,他們嘴上這么說,但眼里除了少許的驚嘆,并無別的東西。

  侯琰笑了笑。

  車子停在露天停車場,已經有不少車子在了。

  門口有傭人等候。

  見到姜宛白的時候,十分恭敬,“大小姐?!?br/>
  姜宛白微微挑眉,挽著侯琰的手,點了點頭,“人都到了嗎?”

  傭人下意識的回道:“都到了?!?br/>
  姜宛白和侯琰相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里的了然。

  看來,是真的來了很多人啊。

  他們一起走進大門,偌大的客廳里確實是坐了很多人。

  這些人,都是面生的。

  蕭夫人看到他們來了,連忙招呼著姜宛白,“宛白,過來?!?br/>
  姜宛白走過去。

  “小琰,你就在旁邊坐著吧?!笔挿蛉藴睾偷目粗铉?。

  侯琰微微點頭,坐在了最邊上。

  今天這種場合他原本是不該來的,只是他實在是不放心。

  說蕭家魚龍混雜,也不為過。

  姜宛白再怎么厲害,面對這么多人精,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著了道。

  ……

  蕭夫人領著姜宛白,給她一一介紹。

  蕭家的人,都姓蕭。

  不管男女,姓蕭的都是有資格坐在這里的。

  這是大家族的規矩。

  若是女子掌了家,那便是將男人招進門來,生下的孩子不能隨夫姓。

  入贅不管在哪個時代,多多少少都有點讓人瞧不起。

  安世良雖然是蕭家的女婿,是蕭芳若的丈夫,但是家族內部的會議,他都是沒有資格參與的。

  今天坐在這里的,除了侯琰,都是蕭家人。

  姜宛白一一認過了人,蕭芳若讓怎么叫,她就怎么叫。

  這些人對于她來說,不過就是個稱呼而已,無關緊要。

  “這孩子更像芳若?!币粋€老態龍鐘,頭發花白的老人看著姜宛白,開了口。

  這是蕭芳若的大伯,也算是在這里輩分最高的人了。

  聽了這話,蕭依依的臉色微涼了幾分。

  蕭安信緊蹙著眉。

  從知道姜宛白也是姜家的女兒,還比他大些后,他這一晚上都憋屈得很。

  如今,大姥爺這句話,更是讓他不爽了。

  “大姥爺,當初您可是說依依更像媽媽?!笔挵残耪f:“依依可是您看著長大的,也是媽媽一手帶大的。我都沒有妹妹那么像媽媽?!?br/>
  眾人哪里聽不明白了。

  這蕭安信,是在找場子呢。

  不過大家都能理解,這畢竟不是普通人家,多個孩子無非是多花些錢。

  可蕭家,多個孩子,可是要多分一些財產出去的。

  財產事也不大,最主要的是,權。

  “你也別跟我嚷嚷,你這個姐姐,確實是更像你媽媽?!贝罄袪斠膊惶艉寐牭脑捳f,“她比你們大兩三歲,經歷也比你們多。你們就是生活太安逸,少了些歷練?!?br/>
  蕭安信氣極。

  蕭依依拉了拉他,對他笑了笑,“哥,大佬爺說的也沒有錯。姐姐這些年過的不易,經歷了太多的事都是我們無法想象的?,F在她回來了,其實對你不也是件好事嗎?”

  蕭安信盯著她,不知道她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以前老說家大業大,你管不下?,F在有了姐姐,她能幫你分擔呀。大佬爺都說姐姐更像媽咪,那將來蕭家交給姐姐,你肩上的擔子也就輕了?!?br/>
  這話,蕭安信聽著不舒服。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