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72、蕭大小姐

172、蕭大小姐


  “蕭家的孩子,怎么能流落在外呢?我們多個姐姐,有什么不好的?相當于多了一個人疼我們,愛我們。我覺得挺好的?!笔捯酪滥羌冋娴哪?,真的好像是多了個姐姐很高興似的。

  蕭安信可沒有她那么容易就接受了。

  他偏過臉,很不爽。

  蕭依依笑著走到姜宛白面前,在她身邊坐下,“之前就一直覺得我們之間好像有些關系,但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關系存在我們之間。以前我想叫你一聲宛白姐,現在終于可以叫你一聲姐姐了?!?br/>
  姜宛白看著這個比她小幾歲的姑娘,笑容甜美,聲音親切,像極了以前的自己。

  以前,別人看她不都覺得軟弱善良,也好欺么?

  這個蕭依依,可不比她簡單啊。

  “我也沒有想到,我會多一個弟弟和妹妹?!苯鸢仔θ轁M面的看著她,又看向臉色極為難看的蕭安信。

  誰能想到,之前那般不對付的人,竟然會成為一家人。

  “安信,你看你還沒有依依懂事?!笔挿蛉艘娝齻兘忝脗z這么友好,心里也算是稍微得到了安慰。

  蕭安信蹙眉,“我是叫不出來的?!?br/>
  母親要認她,他肯定是沒有辦法反對的。

  但是,要讓他叫她姐姐,那是不可能的。

  “現在不習慣,叫叫你就習慣了?!笔挿蛉舜叽僦?,“叫姐姐?!?br/>
  “……”蕭安信一個當著總裁的人,此時像個小孩子被母親逼著認姐姐,他的內心是崩潰的。

  他很是排斥,“我叫不出來!”

  “你……”

  “夫人,其實,我也不習慣認弟弟妹妹?!苯鸢滓菜闶墙饬耸挵残诺睦Ь?。

  不過,蕭安信可不需要她解救他。

  姜宛白這話讓原本有些欣慰的蕭夫人詫異了一下。

  她不太明白她這話是什么意思。

  “你這是……不愿意認我?”蕭夫人的心抽了一下。

  姜宛白笑著說:“其實我能理解蕭少爺。他說的也沒有錯。讓我叫你一聲媽,我也是不習慣的?!?br/>
  蕭夫人的臉色黯淡下來了。

  蕭依依還掛著的笑容也僵在了嘴角。

  “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還不愿意認我媽?”蕭安信又急了。

  她到底知不知道入蕭家是什么意思?有多少的好處在等著她?

  有多少人想進蕭家的門,以任何方式。

  蕭家是什么樣的存在,怎么可能隨便讓別人進家門?

  她倒好,他們都上門來了,她竟然還不愿意?

  到底哪里來這么大的臉?

  姜宛白見他這么激動,“你應該能理解我的。就像你不愿意認我這個姐姐是一樣的?!?br/>
  “你……”蕭安信啞口。

  這話,他沒有辦法反駁。

  姜宛白看向臉色不太好的蕭夫人,“夫人,我想單獨跟你聊幾句?!?br/>
  “你們出去?!笔挿蛉撕苤苯恿水數臄f走他們兄妹倆。

  他們眾有不甘,還是出去了。

  偌大的客廳里,只剩下她們倆人。

  蕭夫人到底是龐大家族的家主,就算是對她有虧欠,有愧疚,但還是端坐著,氣場很強大。

  此時再這般相對,姜宛白確實相信她就是她的女兒。

  趙如心沒有這個女人的氣場。

  她看起來柔柔弱弱的,但是她身上沉淀著讓人無法比擬的貴氣。

  她沒有想過,她的母親會是這樣的人物。

  “你想問什么,就問吧?!笔挿蛉丝此难凵?,帶著慈愛。

  這是她的女兒,她日夜想念著的孩子。

  現在就在她的面前。

  她心里的那絲遺憾,在知道她后便沒有了。

  這孩子,長的真好。

  跟她有幾分像,但是,更像她的父親。

  想到那個男人,心里又是狠狠的沉了下去。

  “我不會問你當年為什么生下我,又丟了我。我只想問,你現在想要把我認回去,是出于什么樣的目的?”姜宛白的話,聽起來很傷人。

  她很冷靜,冷靜的有些讓人寒心。

  沒有一絲遇上親生母親的喜悅。

  蕭夫人漂亮的眉頭皺了起來,“你覺得我認你,是帶著目的的?”

  她怎么能這樣想?

  “難道不是嗎?”姜宛白淡漠的看著她,“二十五年,你要想找我,以蕭家的勢力,我想一點也不難??墒菦]有?!?br/>
  她又說:“現在你突然跑來認我,別說真的是因為什么母女的血緣在牽引,我不信的。因為你除了生下我,對我沒有任何的關系?!?br/>
  這話,夠無情,也夠冷血。

  她的話就跟一道電擊一般落在蕭夫人的身上。

  想過她們會聊很多,會聊起這些年的過往,會相擁痛哭,會懺悔,會難過,會……

  但沒有想到,她會這般的態度。

  她對她,是真的沒有一點點的感情。

  “我對你,是真的想補償。你為什么不信?”

  “補償什么?從何開始?被你生下來怕是還沒有睜眼就被丟下了吧。若不是我爸把我抱回去,我都不知道投了多少次胎了。呵,你說,如何補償?”

  姜宛白一字一句,言辭犀利,“要不要我再好好跟你說一說我這些年是如何過來的?算了,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樣?在你看來,不過是已經過去的事情。最難的時候,你根本一無所知?!?br/>
  “所以,別談什么補償。你補償不了,我也不稀罕?!彼f:“你要是沒有別的目的,那以后再見到,我還是會稱你一聲蕭夫人。若是有目的,那也很抱歉,我是不會認你的。蕭家的門,我不愿意進,也不屑進?!?br/>
  別人都以為蕭家多么的高不可攀,在她看來,不過如此。

  她姜宛白,不需要依附別人。

  蕭夫人被她這番話震到了。

  心上好似有無數根刺在狠狠的扎著,痛得她有些呼吸不順。

  姜宛白看著她臉色失血,沒有任何情緒波動,“蕭夫人,還是維持原狀吧。你也不需要多一個女兒,你的那對兒女,也不需要多一個人跟他們爭財產。蕭家的人,也不需要多一個外人?!?br/>
  “我的父親,是姜自明。我的母親,是趙如心。我姓姜,我叫姜宛白?!苯鸢酌嫔细⌒?,“若你真的是后悔了,想要求個心安??梢?,你只要不支持侯震威,就能夠心安?!?br/>
  蕭夫人被她的話傷得心臟撕裂一般的疼。

  她以為她們會有一樣的感情,事實是,她也很冷血。

  如同她的父親一般。

  是啊。

  她身體里流著那個男人的血,能不無情冷血嗎?

  態度如此明確,她還能再說什么?

  喉嚨有些干,鼻子有些酸,眼睛也有些澀。

  她深呼吸,“你真的……不愿意回蕭家?”

  “不愿意?!被卮鸬母纱?,利落。

  蕭夫人握緊著雙手,她艱難的點頭,“好,我知道了。我不會逼你?!?br/>
  “謝謝?!?br/>
  “你說的話,我都記住了?!笔挿蛉似鹕?,“我走了?!?br/>
  “不送?!?br/>
  姜宛白連身都沒起。

  ……

  蕭依依和蕭安信都坐在車里,兄妹倆一言未發。

  只有阿洛在外面等著。

  看到蕭夫人出來,那腳步似乎都有些不穩。

  他趕緊沖上去,扶住她,“夫人!”

  蕭夫人頭有些暈眩,聲音虛弱,“我沒事?!?br/>
  阿洛握到了她的手,涼透了。

  “怎么這么涼?”阿洛擔心不已,“我送您去醫院?!?br/>
  蕭夫人搖頭,“不用?!?br/>
  那張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唇都無色了。

  她只覺得自己的心痛,胃痛。

  那種痙攣的痛讓她額頭都浸出了細汗。

  蕭安信也看到母親情況下對,趕緊下車,“媽,您怎么了?”

  “沒事。扶我上去坐下?!?br/>
  蕭依依也下了車,兄妹倆把她扶上車,她就躺著,大口的喘著氣。

  “這是怎么回事?那個女人對您做了什么?”蕭安信又急又氣。

  “我們回家吧?!笔挿蛉朔愿乐⒙?,“阿洛,開車?!?br/>
  阿洛看著她這個樣子,“真的不用去醫院嗎?”

  “不用?!彼f著,便閉上了眼睛,“我休息一下?!?br/>
  阿洛見狀,不再多說什么,便開車離開了。

  ……

  侯琰下了樓,“這么快就打發了?”他坐到她身邊,摟著她的肩膀,“談得怎么樣?”

  “我跟他們又沒有什么好談的?!彼恐募绨?。

  “蕭夫人在你這里碰了一鼻子灰,估計要傷心好一陣子?!?br/>
  “她日理萬機,那么多事情,哪有時間來感懷這原本就不該感懷的?!苯鸢桌湫?,“傷感只是一時的。畢竟,她也是個女人?!?br/>
  侯琰看著她臉色很淡漠無恙,“不認她,真的沒有什么遺憾嗎?”

  “沒有?!苯鸢子行├?,閉上了眼睛,“不可能有遺憾的?!?br/>
  “那就好?!焙铉娝裆行┢v,“上樓休息一會兒?”

  “就這樣靠著你就好了?!彼齻攘藗?,抱著他的腰身。

  侯琰把她的腳抬到沙發上,往后靠了一下,讓她靠著他的腿。

  手輕輕地順著她的發,安靜的看著她的睡顏。

  其實,她心里還是難過的吧。

  畢竟是被拋棄的人啊。

  好在,姜自明夫妻待她如同親生,填補了她的那些空缺。

  她拒絕認蕭芳若也是件好事。

  蕭家那么大個家族,看起來平靜無波瀾,其實也是水深火熱。

  只是今天這事,怕藏也是藏不住的了。

  日后會遇上什么樣的麻煩,也未可知。

  這京都,確實是太過復雜了。

  等那件事落實了,他就帶她回去。

  若是她愿意,他們就搬離一個更加寂靜,簡單的地方生活。

  過過與世無爭的日子,給她一個安寧幸福的未來。

  他的愿望,便是讓她簡簡單單,幸??鞓?。

  ……

  蕭依依面色陰沉,她跟如夜說:“你把這件事暗中告訴家族里有心想爭權位的人?!?br/>
  “大小姐,您的意思是讓他們去收拾她?”

  “就算她不愿意回蕭家,但她的存在始終是個危害。只有她消失了,我才能放心?!彼軌蚯宄母杏X到,姜宛白于她而言,是個極大的威脅。

  如夜說:“我去收拾了她就行了?!?br/>
  “動手這種事情,我不會讓自己的人干的?!笔捯酪啦[著眼睛,“想干掉她的人,多了去了?!?br/>
  “那我立刻去安排?!?br/>
  如夜走后,蕭依依倒了杯酒,一飲而盡。

  但凡她路上的絆腳石,她都要除掉。

  姜宛白,如果你只是站在侯琰那一邊也就算了。

  偏偏,你身上也流著蕭家人的血。

  如此,那就對不住了!

  蕭依依此時的笑容,十分陰森。

  ……

  姜宛白去了京安港,付航同她一起。

  出了貨,他們就往回。

  忽然,前面一輛大貨車直直的朝他們的車子撞來。

  “……”付航當機立斷,車子開向了旁邊的綠化帶。

  那輛大貨車如同失靈了一般,沖向了前面,撞壞了隔離帶,沖破了對面墻。

  車身被卡在了墻中間。

  這起事故,來的太突然了。

  姜宛白也是嚇得臉色蒼白。

  如果付航的反應再慢一秒,他們的這輛車,直接會被撞癟。

  交警調查了事故原因,那輛車的剎車壞了,才造成了這樣的事故。

  “那車,目的性很明確,就是撞的我們?!弊叱鼍炀?,付航才開了口。

  姜宛白冷著臉,“我知道?!?br/>
  “有人想干掉我們?!?br/>
  “不是我們,是我?!?br/>
  這兩天,沖有大大小小的事故被她遇上。

  前天,她和仇清去逛街,高樓上掉下了一個花盆。

  若不是她停下來系鞋帶,與那個花盆的預期錯了幾秒時間,那花盆一定會砸在她的頭頂上。

  昨天,她開車去公司,突然大馬路上躥出了一個小孩,差一點,她就沖了過去。

  要不是剎車急時,她肯定背上了人命。

  今天,又出這事。

  太多的巧合了。

  這些巧合一旦成功了,她要么死了,要么官司纏身??傊?,不得安寧。

  付航擰眉,“是侯家,還是蕭家?或者,是曾淼?!?br/>
  “事情沒有成功,就不可能會停?!苯鸢渍f:“做多了,終究是會露出馬腳的?!?br/>
  “這樣太被動了?!彼行?,畢竟不是次次都這么好運氣。

  姜宛白抬頭看著天,今天的天氣有些陰沉沉的,看起來,會下大雨。

  她說:“我的運氣不是次次都那么好,他們也不會次次都逃過?!?br/>
  ……

  晚上,姜宛白和侯琰回家。

  剛開門,侯琰臉色就凝重起來。

  他看向了身邊的女人,那無聲的眼神透露著強烈的訊息。

  姜宛白明白。

  緩緩推開門,忽然一道寒光乍現。

  侯琰靈敏的躲開,和那人糾纏在一起。

  顯然,房間里藏著的不止一個人。

  另一道凌厲從后面襲擊姜宛白,這是里外接應。

  姜宛白的動作迅速,躲開了那人從后面的襲擊。

  倆倆相對,對方完全是下死手,鐵了心的要讓他們斃命于此。

  只是,他們都低估了姜宛白和侯琰。

  這一場打斗并沒有維持很久。

  燈亮了。

  姜宛白看著地上蒙著面,無力掙扎的人。

  漂亮的粉唇微揚,“蕭家無人了嗎?這樣的身手,也派得出來?”

  “你怎么知道……”其中一人話一出口,就知道上了當。

  姜宛白勾唇,“現在知道了?!?br/>
  另一個人瞪了同伴一眼,眼神里寫著“豬隊友”三個字。

  姜宛白笑,“是蕭依依?”

  “不是?!钡扇说年犛鸦卮鸬墓麛?。

  姜宛白笑的更加的燦爛了。

  兩個人又是相對一眼,都知道完了。

  “我都已經不打算跟她爭搶了,她還不依不饒的。嘖,真是難做呢?!苯鸢鬃谏嘲l上,翹著腿,“侯琰,你說,我是不是太友好了?”

  侯琰明白她的意思,“反正爭不爭,搶不搶的都是一樣的結果,不如就爭爭搶搶?”

  “我正有此意?!苯鸢讚P了揚眉,睨著地上的倆人,“太晚了,就委屈你們在地下室待一晚。明天一早,我帶你們去見蕭大小姐?!?br/>
  那倆人臉色瞬間慘白。

  ……

  次日,姜宛白登了蕭家的大門。

  那日蕭夫人從姜宛白那里出來,生了一場病。

  這兩天氣色才好了些。

  聽到姜宛白主動出現在蕭家,她兩眼放光。

  不管怎么樣,那是她的女兒。

  她到了大廳,卻見姜宛白并不是一個人,地毯中間還有兩個男人。

  她愣了愣,“這是……”

  “這是送給依依的禮物?!苯鸢渍f:“不過她好像不在家?!?br/>
  “她昨天去朋友家了,沒回來?!笔挿蛉丝粗莾蓚€人鼻青臉腫的,一身的狼狽,便知道這事情不簡單。

  姜宛白笑了笑,“沒關系。這倆個人就當是我進蕭家門的見面禮了?!?br/>
  “進蕭家門?”蕭夫人沒明白什么意思。

  “之前,你不要說要認我回蕭家嗎?這話,還算數嗎?”

  “算,當然算?!笔挿蛉藰O少會情緒失控,這會兒是真的很激動。

  姜宛白說:“好。你讓我回蕭家,我回。但是,我有兩個要求?!?br/>
  “你說!”

  “我要你辦一個盛大的介紹會。要讓跟你有交情的所有人,都知道你有一個女兒?!苯鸢鬃⒁庵谋砬?,“而我,才是蕭家的大小姐?!?br/>
  “好?!笔挿蛉瞬]有想過讓她藏著身份,“第二個要求呢?”

  “我不改姓?!?br/>
  蕭夫人擰眉。

  姜宛白淡淡的道:“你若是不答應,那就當我沒來過?!闭f罷,她便抬腳就走。

  “好!”蕭夫人連忙應了聲,“其實,你本就不該跟著我姓?!?br/>
  姜宛白微微挑眉,“如此,那就成了?!?br/>
  “我會安排好?!笔挿蛉瞬恢浪秊槭裁赐蝗辉敢庹J她,但對于她來說,這是件值得高興的喜事,“我會給你最好的?!?br/>
  “謝謝?!苯鸢卓蜌舛桦x。

  蕭夫人抿了抿唇,欲言又止,“那你,能叫我一聲媽媽嗎?”

  “您覺得,我應該叫得出來嗎?”她反問。

  “……”蕭夫人自嘲的笑著搖搖頭,“是我太急了。沒關系,慢慢來?!?br/>
  “等您準備好了,再通知我吧。對了,請您務必把這件事率先告訴蕭依依和蕭安信,得讓他們兄妹倆有個心理準備?!苯鸢缀堋吧埔狻钡奶嵝阎?。

  蕭夫人點頭,“我會告訴他們的?!?br/>
  “這兩個人,就交給您了?;蛘?,您交給依依也行?!彼搜鄣厣系膬蓚€人,“我先走了?!?br/>
  “我送你?!?br/>
  “不用?!?br/>
  姜宛白走出蕭家大門,剛上車,就看到蕭依依的車子從外面開回來。

  她沒有立刻走,而是把車窗打開。

  蕭依依的車與她的車擦身,四目相對。

  一人眼里帶著驚訝,一人則笑意滿滿。

  “你怎么在這里?”蕭依依以為她不會再出現在蕭家了。

  “依依妹妹,以后我們見面的日子,可多了呢。你要習慣啊?!苯鸢渍f著對她揮揮手,“先走了,改天再見?!?br/>
  車子絕塵而去。

  蕭依依卻是沒有明白她說的話。

  等她進了家門口,看到地上的兩個人,她就知道姜宛白來者不善。

  “媽咪,姜宛白來做什么?”她難得不再那么溫和。

  “她是你的姐姐!”蕭夫人提醒著她,“以后,要叫她姐姐?!?br/>
  蕭依依擰著眉頭,“她要回蕭家?”

  “是?!笔挿蛉丝戳搜鄣厣系哪莾蓚€人,結合姜宛白說的話,聰明如她,自然能猜到這是怎么回事。

  她提醒著蕭依依,“依依,以后都是一家人,不能再做一些傷害家人的事?!?br/>
  “……”蕭依依的臉色前所未有的沉了下來。

  ……

  三日后。

  蕭氏集團旗下的龍躍酒店一樓上萬平方的場地布置精美,奢華炫麗。

  到場的客人皆是京都有頭有臉的人物,還有國外的一些大咖。

  他們收到宴請的時候,都驚到了。

  蕭夫人尋得失散二十五年的愛女……這個信息,足夠讓媒體瘋狂報道了。

  他們都在猜想,二十五年前,蕭夫人就生了個孩子?

  那個時候,她才多少歲???

  那個時候,她還沒有接手蕭家吧。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