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71、上門認女

171、上門認女


  看著他石化的臉,姜宛白心情大好的笑起來,“哈哈哈……”

  “你說的?”侯琰突然正色問。

  “對啊。我說的?!苯鸢渍J真的點頭,“我說的是,立刻,馬上出現在我面前?!?br/>
  侯琰輕嘆一聲,微微搖頭。

  那模樣在姜宛白看來,就是在嘆息根本做不到這么高難度的事情。

  叮咚——

  門鈴響了。

  她一個激靈坐起來,舉著手機,“是你的按門鈴嗎?”

  “門鈴響了?”侯琰蹙眉。

  “是啊。這大晚上的,有點嚇人啊?!苯鸢棕Q起耳朵聽樓下,又沒響了。

  難道是她出現了幻聽。

  侯琰笑,“是不是你太過想我,所以才覺得我會按門鈴?”

  “你有鑰匙,有密碼,干嘛要按門鈴?”姜宛白有些不太放心,拿著手機下了樓。

  “你干嘛去?”

  “我去看看,家里是不是進賊了?!?br/>
  “……”

  她拿著手機下了樓,開了燈。

  走到門口,門突然就開了。

  她愣了一下,定定的盯著眼前的人。

  又看了眼手機,手機里的人對著她笑。

  面前的人,也在對她笑。

  “姜小姐,剛才你說的話,可算數?”低沉性感又好聽的嗓音和手機里的聲音重合了。

  姜宛白突然“哇”的大聲尖叫,抓著手機一下子就跳到男人身上,緊緊地抱著他的脖子。

  侯琰摟住她,看著她這興奮的樣子,連夜趕飛機的疲憊一掃而空。

  “你怎么回來了?你為什么不跟我說一聲就回來了?我好去接你呀!”姜宛白抱著他,嘰嘰喳喳的念個不停。

  侯琰單手抱著她,另一只手拖著行李箱進來,長腿一踢,就把門給關上了。

  松開行李箱,這才雙手將她抱到沙發上,緩緩放下,雙手撐在她的身側,目光深邃且深情,“想給你個驚喜?!?br/>
  “簡直太驚喜了?!?br/>
  “可這個驚喜不夠。我原本想著的是,悄悄回來,然后上了你的床……那個,才叫驚喜吧?!焙铉帜笾南掳?,微微一抬,“姜小姐,你想讓我怎么在床上躺一個月?嗯?”

  姜宛白早知道他回來了,才不會說這種不知天高地厚的話。

  干笑著,“那個,侯小爺,你這么搞突然襲擊是不對的。萬一,家里有男人呢?”

  “呵,你敢在我們的家里養別的男人?”侯琰勾唇,“可以啊,我允許?!?br/>
  “???”姜宛白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了。

  這男人出差幾天,出傻了?

  侯琰往下壓了壓,“除了我,你可以養我們的兒子?!?br/>
  “……”

  “別顧左右而言他。姜小姐,我很期待在床上躺一個月?!?br/>
  “……”一句玩笑話,能不要反復的說嗎?

  侯琰的手突然往下握住了她的腰姿,皺眉,“算了。你這腰,我舍不得它太累?!?br/>
  “……”姜宛白想踢他一腳。

  侯琰看到她臉上的窘意,這才得意的笑了。

  輕輕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看你還敢不敢隨意放這種大話?!?br/>
  姜宛白皺了皺鼻子,拍開他的手,“你起開,身上臭死了?!?br/>
  “你竟然敢嫌我臭?”侯琰將她撈起來,“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放我下來!”

  “不放。我這么臭,你要嫌棄,那就幫我啊?!?br/>
  “我不!”

  “那就一起臭吧?!?br/>
  “……”

  ……

  蕭家。

  蕭依依等著如夜的東西。

  她還沒有等到,一早蕭夫人就叫上她,還有蕭安信。

  “媽,您要帶我們去哪里?這么神秘?”難得是周末,原本是打算睡到九十點,然后出去打打球,哪知一早就被媽咪給叫起來了。

  蕭安信很不解。

  蕭依依看著媽咪那一身很正式的衣服,有些疑惑,“媽咪,您這是要帶我們去見什么重要的人嗎?”

  “對。很重要的人?!笔挿蛉死氖?,“走吧?!?br/>
  蕭依依覺得她今天很奇怪。

  蕭安信也很好奇,“媽,到底是什么人???至于這么大清早的就去見嗎?萬一,人家還沒有起床呢?”

  “你盡管跟著去就是了?!笔挿蛉隧藘鹤右谎?,牽著蕭依依一起上了車。

  阿洛看到蕭夫人把他們都帶上,有點意外。

  不過,她帶上他們肯定是有原因的。

  蕭安信套了一路的話,都沒有套出要去見誰。

  蕭依依隱隱約約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

  半個小時候,車子停了下來。

  這不是姜宛白的住處嗎?

  蕭依依擰眉。

  “媽,您這是又買了房子?”蕭安信并不知道這是誰家。

  “不是?!笔挿蛉丝粗麄z,“一會兒你們跟著我,不要多問??傊?,我說什么,你們也不要提出疑問。知道嗎?”

  “那我們來做什么?”蕭安信笑了,“您自己來就行了?!?br/>
  蕭夫人正色道:“不行。你們必須來,這跟你們也有關?!?br/>
  “還跟我們有關?”蕭安信看向蕭依依,見她神色不比之前那般淡然,“依依,你知道是什么事嗎?”

  蕭依依嘴角扯了扯,眼神有些飄忽,“不知道?!?br/>
  “媽,您到底要干什么?這么神秘?”蕭安信越來越覺得這事情不簡單。

  蕭夫人看了眼蕭依依,沒說什么,拉開車門,下了車。

  她下了車,其他人自然也得下來。

  阿洛上前去按了門鈴。

  許久,門才開了。

  侯琰看到外面的人,冷著眼,“有事?”

  “侯小爺,我們想見見姜小姐?!卑⒙瀹吂М吘?。

  暗想著他不是出國了嗎?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侯琰看到站在他身后的那母子三人,這一大早的找上門來,哪里是好事?

  “有事?”還是同樣的話。

  “確實是有事?!?br/>
  侯琰說:“姜宛白在睡覺,還沒有起。有事的話,等她醒了再說?!闭f罷,他就把門關上了。

  “……”

  阿洛轉身走過去,臉色不太好,“夫人……”

  蕭夫人就站在他的身后,自然是看到了,也聽到了侯琰說的話。

  她笑了笑,“無妨。先在車里坐一會兒吧?!?br/>
  阿洛只能點頭。

  倒是蕭安信沒有沉住氣,“媽,您到底來找她做什么?”

  “有事?!笔挿蛉送嚿献?,“先到車上來等?!?br/>
  蕭安信真的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

  一大清早跑到人家家里來,不讓進屋,還要在這里等。

  什么時候他們蕭家人受過這樣的對待?

  “哥,聽媽咪的話?!笔捯酪览死挵残诺男渥?,“先上車等等看吧?!?br/>
  “不是……這都叫什么事???我沒有想明白,媽干嘛要這么忍氣吞聲?蕭夫人哎。怎么就這么……”蕭安信越說越來氣。

  同樣都是侯家人,怎么侯琰就這么囂張?

  也難怪侯應光跟他關系不好了。

  蕭依依勸著蕭安信,“媽咪這樣做,肯定是有道理的。你先別急,不然惹媽咪生氣就不好了?!?br/>
  “我真的是……”蕭安信是真氣。

  他還是隨著妹妹上了車。

  蕭依依看似平靜,卻已然在猜測母親帶他們來這里到底是為了什么事。

  她還在等著如夜給她的信息。

  現在在這里耗著,怕也是不能跟如夜碰頭了。

  她給如夜發了信息,很快就回復了她。

  回復給她的是一張照片。

  她放大了看清上面的字,臉色驟然沉了下來。

  “怎么了?突然臉色這么難看?”蕭夫人沒有跟他們解釋,一轉眼就看到蕭依依的臉色,她有些擔心的抬手,去碰她的額頭,“身體不舒服嗎?”

  蕭依依故作冷靜,她扯出一抹笑,“沒有??赡?,是今天天氣有些悶熱?!?br/>
  “阿洛,把空調的溫度調一下?!?br/>
  “好的,夫人?!?br/>
  車子里的冷氣依舊不能讓蕭依依平靜下來,她盯著那緊閉的門,此時真的沒有辦法冷靜的去想對策。

  特別是,現在母親就坐在車上。

  她總覺得,今天母親把他們帶在一起,是故意而為之。

  為什么呢?

  還這么不顧身份的坐在人家門口。

  難道……

  她心里有個想法,卻不敢去認真深想。

  ……

  侯琰摟著姜宛白,她已然睜開了眼。

  在他懷里動了動,又閉上了眼睛,“幾點了?”

  “九點?!焙铉p輕地將她額頭上的發往旁邊撥了撥,“再睡會兒?!?br/>
  昨晚,折騰太久了。

  她這身體雖然沒有什么毛病,可每一次他都不忍心。

  姜宛白沒睜眼,“有人找我?”

  “不用理?!?br/>
  “把客人拒之門外,不太禮貌?!?br/>
  “打擾到你休息了,才不禮貌?!?br/>
  姜宛白笑了笑,“大天亮的,還在睡覺,不太好?!?br/>
  “自己家里,想睡到什么時候,就睡到什么時候?!?br/>
  “你這嘴,怎么這么厲害了?”她沒睜眼,抬手很準確的摸到他的嘴唇。

  侯琰張嘴就咬住她的手,“你一直不都知道嗎?”

  姜宛白睜開了眼,瞪著他,抽出了手,“無聊?!?br/>
  “再睡一會兒?!焙铉匦聯ё∷?。

  “是誰找我?”

  “蕭夫人?!?br/>
  姜宛白聽后,眼睛都亮了。

  昨晚侯琰回來得晚,又跟他鬧了一夜,很多事情都沒有跟他說。

  她說:“昨天阿洛來家里來,應該是找了我什么能夠驗DNA的東西離開了?!?br/>
  “他們這么直接?”侯琰瞇眸。

  “是啊?!苯鸢渍f:“這么早就來了,我懷疑他們應該是來認親的?!?br/>
  “你覺得,你跟蕭夫人的DNA吻合?”

  “十之八九?!?br/>
  看著她如此平靜,侯琰動了動,讓她靠在肩膀上,把玩著她纖細的手指,“那你認嗎?”

  “找上門來了,好像不認也不行?!蹦请p剛睡醒后還帶著一絲慵懶的眼睛泛著狡詐的光芒。

  侯琰不會阻止她。

  她的每一個決定,都是有她的道理。

  洗漱起來下了樓,慢條斯理的吃了早餐,侯琰才重新去開了門。

  這個時候,已經快大中午了。

  外面的天還是很熱。

  阿洛看到門開了,趕緊跟后座的人說:“夫人,門開了?!?br/>
  蕭夫人深呼吸,“下車吧?!?br/>
  ……

  客廳里,姜宛白笑瞇瞇,“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br/>
  “沒關系?!笔挿蛉酥澜Y果后,看姜宛白的眼神是越來越溫和了。

  難怪第一眼就覺得她能夠牽動她的心。

  有時候,血緣這種東西是真的能夠讓兩個相隔很遠的人,都能夠重逢在一起的。

  “幾位來找我,是有什么事?”姜宛白掃了一眼眾人。

  除了蕭夫人,其他幾個人的臉色都不太溫和。

  阿洛是因為侯琰讓他們吃了閉門羹,另外的那對兄妹,為什么這樣,也好猜。

  “宛白,今天我帶他們兄妹來,是想跟你說一件事?!笔挿蛉嗽诩依?,在車里演練過很多次,可是真的坐在她面前,那些說好的話,有些梗喉。

  姜宛白笑著說:“蕭夫人想說,我是您二十五年前生而拋棄的女兒嗎?”

  眾人皆驚。

  誰都沒有想到,她會說的這么直接!

  更沒有想到,她竟然知道!

  蕭依依的眼神變得有些犀利了。

  果然如此。

  “你,你知道?”蕭夫人怔怔的看著她。

  “我知道?!苯鸢渍f:“昨天阿洛先生應該就是來取樣的吧?!?br/>
  阿洛也很意外,她竟然知道他來做什么的。

  姜宛白看著他們臉上的震驚,更加的云淡風輕了。

  “你怎么知道的?”

  “感覺?!苯鸢咨裆?,“之前參加蕭小姐的酒會,有人把我誤叫成了蕭小姐。后來,再三有人告訴我說,我和蕭夫人,和蕭小姐有些相像。再加上,蕭夫人之前派阿洛先生去都城問過我的父親。我知道我不是我爸媽的親生女兒,所以有些事情聯系起來,也不難猜?!?br/>
  姜安信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這件事情,他想都沒敢想。

  他愣愣的盯著姜宛白,又看向臉色凝重的母親,“媽,您沒有開玩笑吧?她是您的女兒?”

  這,怎么可能?

  誰都知道蕭夫人嫁給了安世良,只生下了他們兄妹倆。

  姜宛白年歲比他們要大,那就是在生他們之前就生下了姜宛白。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蕭家這樣的大家族,怎么可能允許蕭夫人做這種事?

  在那個年代,未婚生子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

  而且,她把孩子拋棄了,又另嫁了他人。

  這兩件事情,在那個年代得承受多大的壓力?

  得有多強大的心理才能夠挺過來!

  蕭夫人重重的嘆了一聲,看著姜宛白,“是真的?!?br/>
  “這……那爸知道嗎?”

  “他知道?!?br/>
  “……”蕭安信完全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蕭依依也很意外,她以為這件事只有母親知道,沒想到父親也清楚。

  姜宛白微挑了一下眉。

  原來,安世良也知道她有個私生女啊。

  這男人承受的也挺多的。

  蕭夫人把鑒定報告給姜宛白,“這是我們的關系證明?!?br/>
  “我知道?!苯鸢最┝艘谎勰菆蟾?,沒接,“蕭家這么大個家族,總不可能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胡亂認親?!?br/>
  “既然你心里也有數,那我的意思是……”蕭夫人有些緊張,擔憂,“你能回蕭家嗎?”

  姜宛白淺笑。

  她看到蕭安信和蕭依依兄妹倆的臉色很不好看。

  勾唇,“夫人有沒有問過蕭少爺和蕭小姐?看他們倆的樣子,在來之前應該是不知道您會來這么一出吧?!?br/>
  “我帶他們來,是想讓他們認你這個姐姐?!笔挿蛉艘膊还諒澞ń?,“不管怎么樣,你們是有血緣關系的親兄妹。將來我不在了,你們是可以依靠的?!?br/>
  姜宛白笑了。

  笑的一點也不委婉。

  侯琰在他們談話的時候沒有出現,一直在樓上的書房。

  聽到姜宛白的笑聲,他很是無奈。

  她呀,真是越來越不謙虛了。

  姜宛白的笑,讓蕭家人吃不準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蕭夫人不知道她這笑是何意。

  姜宛白收了笑,眼角竟然有些濕潤。

  她輕輕地擦了一下,才說:“夫人,您有沒有問過他們的意見?”

  她掃了一眼臉色都不太好的蕭氏兄妹倆。

  從他們進來到現在,兄妹倆的臉色都不好。

  若是換成她,她也不可能開開心心的去認一個比自己大幾歲的姐姐。

  且不說沒有感情,再說蕭家。

  這樣的家族將來肯定是要涉及到分財產的事情。

  親兄妹也能夠反目成仇,更何況又多了個莫名其妙的姐姐。

  這相當于,原本一塊大餅他倆能一人一半,可現在得把他們手上的餅再分一部分出去給另一個人。

  誰,都不愿意把自己的東西給別人。

  所以,這個親,根本就沒有什么人想認。

  她也能猜到,蕭芳若也并非是一定要認的。

  只不過是想著讓自己的心里少受點煎熬,晚上能夠好好的睡個覺。

  不然,二十多年不曾去尋找過,怎么現在人出現了,卻眼巴巴的認上來了呢?

  說到底,可認可不認。

  不過是趕到這里來了,她就認吧。

  以她現在的地位,認個女兒回來,也承受得起那些閑言碎語。

  更何況安世良也知道,這更不是問題了。

  她笑容明媚的看著那對兄妹。

  “安信,依依,今天這件事確實是我太直接,沒有問過你們的意見。當年很多事情都難以解釋,但不管怎么樣,宛白確實是我的親生女兒。這件事,你們的爸爸也知道。每年的七月我會去南佛寺住上幾日,是因為她的生日是七月初八。我求的是我的孩子都能夠平安健康,我也求著有一天,她能與我重逢?!?br/>
  “那個時候,才是真正的一家團聚?!笔挿蛉撕軇屿o的一番話,并沒有讓那對兄妹欣然接受。

  姜宛白勾著唇角。

  蕭依依搞了那么多事情出來,本就不待見她。

  如今知道她是她的姐姐,恐怕恨不得把她弄死的心都有了。

  呵,一家人?這怎么可能?

  “媽,這件事太過突然了?!笔挵残趴戳搜劢鸢?,這個女人太過平靜了。

  比起最開始見到的時候,現在的樣子更加的陰險。

  蕭夫人蹙眉,“是突然,我這不是在跟你們解釋嗎?”

  “可是,你真的就確定她是您的女兒嗎?”

  “確定!”

  “非得認回家嗎?這些年她一直在外面養著,除了我們都沒人知道您有個女兒?,F在突然認回去,您知道您在家里的地位會變成什么樣嗎?爸爸不在意,可其他人呢?”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