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67、男人說不要的時候

167、男人說不要的時候


  “付航來了京都?”蕭依依接到電話,笑了,“真是想什么,來什么?!?br/>
  “你想要控制付航,那就先控制住他的妻和子?!彪娫捘穷^的女聲,略有些啞。

  蕭依依揚眉,“他有妻兒?”

  “你也認識?!?br/>
  “誰?”

  “連城靈姝?!?br/>
  這下,蕭依依真是有些興奮了。

  原來付航和連城靈姝是一對兒啊。

  那這么說來,他們還真是親上加親。

  這事兒要辦起來,還真是有些棘手。

  付航和姜宛白關系匪淺,連城靈姝是侯琰的表妹,姜宛白又是侯琰的未婚妻,付航和連城靈姝是夫妻……嘖嘖嘖,這關系,怎么擰都能擰成一股麻繩啊。

  “呵,這么強硬的關系,怎么破壞?”之前她還有點信心,但是現在,好像不太好辦了。

  “這個很容易。付航和姜宛白相識十幾年,兩個人的感情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得到的。而且,付航一直愛著姜宛白。為了姜宛白,他是能豁出性命的?!?br/>
  蕭依依一臉恍然,“這倒是個不錯的消息?!?br/>
  “蕭小姐,你答應我的……”

  “一會兒我會把錢給你轉過去。不過,我還是建議你去H國做吧。那邊的整容手術,相對于國內來說,要好?!敝皇悄菑埬樢呀涀兂赡菢恿?,就算再怎么整,也做不到花容月貌了。

  “我要親眼看到姜宛白死,不然我哪里也不去?!?br/>
  “隨你吧?!笔捯酪勒f完,就掛了電話。

  漂亮的手指輕敲在桌面上,臉上掛著明艷的笑容,很是愜意。

  越想越覺得有意思,能夠瓦解他們這看似堅不可摧的關系,應該很有成就感。

  ……

  “最近你妹妹在做什么?”

  蕭家的書房里,蕭夫人問著蕭安信。

  蕭安信說:“她每天都是在外面晃,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反正,她只要想干點大事,也是能干的?!?br/>
  “我知道?!笔挿蛉巳嗔巳嗝夹?,“我不是要讓她干什么大事,哪怕是在外面隨便花錢都好,只要不惹事就行?!?br/>
  “媽,依依她能惹什么事?”蕭安信覺得她這是過多擔心了。

  蕭夫人看了他一眼,“你以為你妹妹跟你一樣神經大條?她的心思可比你深。為了侯應光父親的事,她可是竭盡全力在做?!?br/>
  “她這也是想為蕭家謀一條更好的路?!?br/>
  “哼。蕭家只要像現在這樣發展,就算到了你們的子孫輩,也不見得能把錢花完?!笔挿蛉似鋵嵤遣惶敢鈸胶偷竭@些政事上。

  特別是這種時期,沾上了,就得拼盡全力。

  若是贏了,那未來的好景不可估量。

  若是輸了,那一定是大傷元氣。

  她沒有必要去沾這檔子事。

  要不是蕭依依執意如此,她才不會松這個口。

  “媽放心,您擔心我都明白。我會提醒依依的,凡事留一線?!?br/>
  “不光是她,還有你?!笔挿蛉司阎?,“你也別亂來。還有,姜小姐的生意,你們不準再碰?!?br/>
  蕭安信很無奈的嘆了一聲,“真沒有了?!?br/>
  “最好是?!?br/>
  “不是……媽,您干嘛這么顧著姜小姐?她跟咱家有什么淵源嗎?”蕭安信就是想不明白。

  一家小公司的負責人而已,值得她這么上心嗎?

  蕭夫人睨了他一眼,“我跟她投緣,不行嗎?”

  “行行行。你放心吧,我們沒有再動她分毫。之前,我都讓人去捎話了,讓她的貨走我們家的港口,給她打對折,可人家不愿意啊?,F在,她走著京安港,跟那邊的人熟悉的不得了?!笔挵残乓膊恢滥桥四膩磉@么大的本事,竟然能讓正哥替她出貨。

  “打對折不愿意,你不知道免費?”蕭夫人瞪了他一眼,“算了算了,人家不愿意就不愿意?!?br/>
  “……”蕭安信真的是無語了。

  他們可是生意人,總不能為投緣連錢都不賺,還要倒貼著去吧。

  蕭夫人也不再多說,起身走出書房,“你呀,把你妹妹盯緊點。千萬別讓她做出些什么出格的事?!?br/>
  “我知道?!币膊恢涝趺淳屯蝗粚γ妹貌环判牧?。

  那不是她捧在手心里的寶貝嗎?

  蕭安信也不敢問。

  母子倆下了樓,看到客廳里的人,蕭安信叫了一聲,“爸,您什么時候回來的?”

  樓下的男人抬頭,目光落在那個中年還依舊美麗動人的女子身上。

  他笑容溫柔,“剛到?!?br/>
  “怎么沒說一聲?我去接您啊?!笔挵残艓撞骄拖铝藰?。

  “自己打個車就回來了,哪里用得著接?!卑彩懒甲叩绞挿蛉嗣媲?,“芳若,我給你帶了點那邊的特產,一會兒讓廚房給你做?!?br/>
  “謝謝?!笔挿蛉硕Y貌的道謝。

  安世良笑著從口袋里拿出一個漂亮的盒子,打開,里面是一條很精美的手鏈。

  他拿出來,把盒子放到一邊,“這是我去求活佛開過光的,你戴上?!?br/>
  蕭夫人抬起手,任由他把手鏈戴上。

  “怎么樣?”

  “很漂亮?!笔挿蛉诵χ蕾p著,“你有心了?!?br/>
  安世良擺擺手,“你喜歡就好?!?br/>
  “你等我一下?!笔挿蛉擞洲D身上了樓。

  過了一會兒手上也拿了一個盒子走下來,站在安世良面前。

  她打開盒子,里面是一塊手表。

  “這塊手表是前些天我去拍賣會的時候買下來的,覺得很漂亮,又很有質感,送給你?!彼咽直砟贸鰜?,也戴在他的手上。

  安世良看著她手腕上的手鏈,又看了眼她正給他戴的手表。

  他只是微笑著。

  從來都是這樣,只要他給了她禮物,她就會回贈給他另一樣禮物。

  他們,向來都是有來有往。

  像極了關系好的親戚朋友。

  禮尚往來。

  ……

  “以為付航是個榆木疙瘩,哪知道他還挺會的?!苯鸢卓粗B城靈姝手上的戒指,“我也放心了?!?br/>
  連城靈姝笑得一直合不攏嘴,“我也很意外。他真的是完全沒有跟我商量一下?!?br/>
  “商量了,哪里還有驚喜?”姜宛白喝著咖啡,“現在,你是真的可以把心放進肚子里,不要瞎想了。他啊,是認真的?!?br/>
  連城靈姝抿著唇,被愛情滋潤后散發出來的氣質,又是不一樣了。

  其實女人要的東西很簡單,無非就是一句承諾,一個能看到真心的舉動。

  只要有,是會死心塌地的跟著的。

  “我真的沒有想到,他會做到那一步?!边B城靈姝感慨,“他那個舉動,我覺得這幾年我受的這些委屈,都不算什么了?!?br/>
  姜宛白明白。

  她笑道:“一切,都是值得的?!?br/>
  “嗯?!边B城靈姝深嘆道:“這樣的等待,也是值得的?!?br/>
  姜宛白接到公司的電話,她先走。

  連城靈姝則去分店里看了一圈,剛走出門口,就遇上了面熟的人。

  “連城小姐,這么巧?你來看買首飾的?”蕭依依提著裙子上了臺階,看到她是一臉驚喜。

  “這是我的店,我來看一下?!?br/>
  “噢,算是視查工作?!笔捯酪佬ζ饋砗軠厝?。

  有幾分,像姜宛白。

  連城靈姝突然想到上一次姜宛白問她,她和蕭依依有沒有什么相似之處。

  現在看起來,確實是有幾分像。

  “就是隨便來看看?!彪m然跟姜宛白有幾分像,但是這個人給她的感覺并不太好。

  蕭依依笑著問,“那能不能請連城小姐陪我看一看?我對珠寶不是很懂?!?br/>
  “店里有店員,他們很專業?!?br/>
  “這么說來,連城小姐是不太愿意陪我了?!笔捯酪酪桓笔涞臉幼?。

  連城靈姝想了想,不管怎么樣,也是蕭家的人。

  之前蕭氏對AC也是使了絆子的,要是因為這件事,蕭氏也對LS下手,那也是得不償失。

  “承蒙蕭小姐看得起,那我就舍命陪君子?!边B城靈姝引著她往里面走。

  蕭依依笑容綻放,“其實你要是有別的事忙,也不用管我?!?br/>
  “沒事?!?br/>
  “那就麻煩你了?!?br/>
  連城靈姝給她介紹著店里的珠寶,她出手倒也是壕氣,一下子買了好幾件首飾。

  首飾買好了,蕭依依請她吃下午茶。

  “這不太好吧?!边B城靈姝跟這京都的豪門千金大少是沒有什么來往的,她也不太愿意跟這些人往來,總覺得人心難測,她搞不過人家。

  “有什么不好?!笔捯酪烙H密的去挽她的手臂,“你今天陪了我這么久,還給我打了折,怎么著也得請你吃點東西。要不然,請你吃晚飯也行?!?br/>
  “真的不用這么客氣?!边B城靈姝不太喜歡她這么親昵的挽著自己。

  蕭依依佯裝生氣,“你這是不愿意跟我交往啊?!?br/>
  “……”確實是不愿意。

  這樣的話,她也說不出口。

  “不是……”

  “既然不是就行了?!笔捯酪罁P唇一笑,“所以,一起吃下午茶吧?!?br/>
  連城靈姝沒法拒絕。

  就在附近找了一家休閑吧,里面的布局很適合約會,或者閨蜜相聚。

  只是她倆……連城靈姝怎么也沒有想到,她們會坐在這里。

  “是不是覺得很神奇?”蕭依依吃著甜品,“我也沒有想到,我會跟你坐在一起吃甜品?!?br/>
  “是啊?!边B城靈姝淺笑。

  “其實我很早已經就知道你,你比我大幾歲,我可以叫你靈姝姐嗎?”蕭依依真誠的看著她。

  連城靈姝微愣,這蕭家大小姐,到底是個什么情況?

  她們,真的不太熟。

  “你不愿意?”蕭依依見她不應,秀眉微蹙。

  “說實話,我們之間的交情……很淺薄?!彼恢肋@個女人到底是想做什么。

  這突如其來的友好,她很不習慣。

  最關鍵的是,她們都知道如今的情勢,她們應該算得上是對立面了。

  所以,不合適宜的友好,讓人心生疑慮。

  蕭依依愣了一下,隨即就笑出了聲,“確實很淺薄。而且,你和侯琰是親的表兄妹,我和應光哥哥又是未婚夫妻。應光哥哥和侯琰又是堂兄弟,但是他們關系又不好。所以轉來轉去,我跟你都不太可能成為朋友?!?br/>
  她倒是坦誠。

  連城靈姝說:“所以,你為什么要跟我這么熟稔?”

  “那是他們的事,跟我們又沒有關系?!笔捯酪纼炑诺某灾鹌?,“雖然,我也希望他們可以跟那些普通人家的兄弟一樣和和氣氣,這樣我們不止是朋友,還是親戚,多好?!?br/>
  “不過,他們要變成這樣,我們也沒有辦法?!笔捯酪垒p嘆了一聲,“所以,我們就不管他們了吧?!?br/>
  連城靈姝知道她不會是個那么簡單的人,說出這樣的話,也太不正常了。

  只是,她也不懂,她為什么要跟她說這么多。

  “你,很不愿意跟我交朋友?”蕭依依忽然看著她。

  連城靈姝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跟這個姑娘交流了。

  問的每一句,都很直接。

  若是答應了,好像給自己挖了個坑,若是不答應,好像又太無情,太沒禮貌了。

  她遲疑了片刻,“順其自然吧?!?br/>
  “好?!?br/>
  一句“順其自然”,若是知道不久之后會給自己帶來多大的麻煩,她一定會果斷的拒絕。

  蕭依依很健談,她也很會抓人心。

  專門攻連城靈姝愿意談的。

  蕭依依是真正的名流,她談起珠寶這些來,頭頭是道。

  兩個人的交談也漸入佳境。

  連城靈姝心思比較單純,她雖然帶著堤防,但是蕭依依的真切確實是讓她放下了一些防備。

  “早知道,孝妃姐就是你們品牌的代言人,那我早該跟你認識了?!笔捯酪涝搅木驮絹韯?,像極了一個對凡事都很熱情的小女孩。

  “嗯。我們品牌成立,就是她代言的?!?br/>
  “也不知道是你們誰的眼光獨到?!笔捯酪佬χf:“真是幸運?!?br/>
  連城靈姝笑了笑,“確實是?!?br/>
  “對了,靈姝姐,之前看到你抱了個小孩兒,是你的兒子嗎?好可愛?!?br/>
  “是我兒子?!边B城靈姝提起憶寶,整個人都變得柔和了。

  蕭依依捧著臉,一臉的期待,“那天看到他,覺得他好可愛。下次,能不能帶出來一起?”

  “好?!?br/>
  蕭依依興奮,“那我們下次去海洋館吧。我還是小時候去過,現在去好像沒意思?!?br/>
  連城靈姝不好拒絕她,就應下了。

  原本,蕭依依是想請她吃晚飯的,連城靈姝要回家看孩子,就婉拒了。

  兩個人互留了聯系方式,才分道揚鑣了。

  蕭依依開著車,漂亮的菱形小嘴微微上揚,眼里浮現出一抹譏諷。

  ……

  姜宛白從公司里出來,她的車旁,站了一個人。

  看到他,她臉色微沉。

  走到車前,眸光里泛著冷光,“你當真是以為我不敢動你?”

  “你隨意?!弊恐侵斖?,“我只是想來看看你?!?br/>
  “呵……”

  “你還是回都城吧。這里,不適合你?!?br/>
  姜宛白冷笑,“我在哪里,你管得著嗎?還是說,你怕我去找曾淼的麻煩?”

  “我要是怕的話,就不會告訴你她和蕭依依來往了。只是,京都水深火熱,你好不容易過有過幸福生活的條件,就不要再涉入進來了。不管是蕭家,還是侯家,還有京都的局勢,都是一個個深淵?!?br/>
  卓智謹看著那張冷艷的臉,曾經,她對他永遠都是揚起笑臉,看他的眼神都是透著光芒的。

  如今,她對他只有冷眼。

  若不是在這里,只怕她早就拆了他。

  他知道他以前做的事,是沒有辦法得到她的原諒。

  現在,他不過是想讓自己的心里好受一些。

  總不能再次看到她陷入絕境。

  “呵,卓智謹,你現在以什么樣的身份在跟我說這些?行啊。你既然是為了我好,那你告訴我,曾淼在哪里?”

  “我不會告訴你的?!弊恐侵敁u頭,“她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現在這樣的活著,對她來說只是煎熬?!?br/>
  “她有沒有受到懲罰,你說了能算嗎?我被誤會,被下毒,在生死邊緣徘徊,一腳都已經踏進了鬼門關,受了十幾年的罪。你說,她現在的懲罰,是她應有的嗎?”姜宛白一步步靠近他,逼問他。

  每一個字,如同無形的利刃扎進卓智謹的心上。

  是。

  她受的這些罪,不是他們能夠想象得到的。

  他根本就沒有去衡量的標準。

  “你受的罪,我來還?!弊恐侵斦f:“當年的事,也有我的一半。你想怎么懲罰我,我都接受?!?br/>
  “你以為,我沒有把你算進來嗎?別著急,還是要分個先后的。曾淼當年對我下了藥,你背叛我,我都一筆一筆記在心上。該還的,一點也不會少!”姜宛白眸光凌厲,站在他面前,“卓智謹,你們欠我的,我都會向你們拿回來!”

  說罷,她拉開車門,從他身邊呼嘯而過。

  卓智謹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身上壓了一塊石頭,這塊石頭每到夜里,都會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他知道,這塊石頭不好搬走。

  能把它搬走的,只有姜宛白。

  “嘖嘖嘖,這是真的打算浪子回頭啊?!甭杂行﹩〉纳ひ趔@得卓智謹立刻回頭。

  看到站在另一輛車后的曾淼,他瞇起了眼睛,“你跟蹤我?”

  “哪里是跟蹤,只是巧遇?!痹荡髦谡趾网喩嗝?,長發搭在肩上,若是遠遠的看,她的身形也是個纖瘦高挑的,和姜宛白有幾分像。

  卓智謹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你最好還是安分點?!?br/>
  “怎么?你是擔心她,還是心疼我?”曾淼走過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男人啊,說他深情,他又能輕易的對別的女人動了心,移了情,別了戀。說他無情,可又對前任戀戀不忘,記在心上。有了危險,還是會忍不住去提醒?!?br/>
  “卓智謹,你是生了兩顆心嗎?不然,你怎么能夠跟我在一起這么多年,無情的拋棄了我,又想回到姜宛白的身邊?”

  “我沒有想回到她身邊!”卓智謹沉著臉拿下她的手,“曾淼,你要是想安分的過后半輩子,就離開這里。否則,你會后悔的?!?br/>
  曾淼不屑的冷笑,“后悔?我做事,你見我后悔過嗎?她姜宛白想要報復我,隨便啊。就看她運氣好,還是我運氣好了?!?br/>
  “你以為你跟蕭依依勾搭在一起,就能夠贏了她嗎?不會的!當年你輸給了她,現在依舊一樣?!弊恐侵敽軣o情的在摧毀她的信念。

  曾淼的那雙眼睛越來越冷,“呵,那就等著瞧?!?br/>
  ……

  侯琰要出國一趟。

  姜宛白給他整理行李。

  “還是公司的事?”這些天,他每天都會去公司,但也沒有提起公司里是否有別的事。

  “嗯?!焙铉鼜暮竺姹ё∷?,“這次時間可能有點長。你不要太想我?!?br/>
  姜宛白拍了一下他的手背,“我才不會想你呢?!?br/>
  “我說不想你就不想?真是個冷血的女人?!焙铉氖质站o了她的腰,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

  “你這人也是,叫我不要想你,我說不想吧,你又說我無情。唉,男人矯情起來,真是一點也不輸給女人?!苯鸢讚u頭輕嘆。

  侯琰對著她的臉就偷了個香,“男人說不要的時候,就是要?!?br/>
  “……”姜宛白翻了個白眼,“在哪里學的這些?!?br/>
  “事實?!?br/>
  “行啦。趕緊去洗澡,早點休息,明早的飛機,別錯過了?!彼瞄_他的手,催促著他去洗澡。

  侯琰倒是聽話。

  只是走到浴室門口的時候,又探了個腦袋出來,“要出差好幾天,我覺得今晚要先儲備點東西在你那里?!?br/>
  “什么東西?”姜宛白好奇的回頭。

  侯琰卻是壞壞的笑了。

  姜宛白立刻就明白過來了,拿起手上的衣服就朝他扔過去,“臉呢?你的臉呢?”

  “給你了?!焙铉舆^衣服,笑得很是歡樂。

  姜宛白瞪了他一眼,“沒臉沒皮!”

  侯琰笑著把衣服放到外面,才進了浴室。

  浴室門一關,姜宛白就聽到里面爽朗的笑聲。

  “……”這男人,真是越來越不知臊了。

  晚上,月光格外的明亮,從窗戶映進來,房間里也亮堂堂的。

  風吹著窗紗,墻上的人形剪影,如同一幅曼妙浪漫的畫,很美!

  ……

  次日。

  姜宛白醒過來,身邊早已經變涼了。

  陽光已經很明媚,房間里散發著愛戀的味道。

  她看到床頭柜上有一張字條,上面的字跡剛勁,飄逸。

  “我走了,等我回來。愛你!”

  下面,竟然還畫了兩個小人在親親。

  “呵。無聊?!彼χ?,卻是把那字條給收好了。

  去洗了澡,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又上樓了。

  折騰了一晚上,她是真的累。

  等她再醒過來,太陽都下山了。

  門鈴響了。

  也不知道是誰會找到這里來,她起身下了樓,看了眼外面。

  拉開門,“你怎么來了?”

  “他走之前特意交待過我,你不會做飯?!背鹎逄嶂诉M來,“呵,還真是體貼入微,出了遠門還不忘奴役我?!?br/>
  “你完全可以不聽他的?!苯鸢滓埠芤馔夂铉鼤鹎逭f這事。

  仇清換了鞋子,把菜提到廚房,“我也不想聽。但你好歹也叫我一聲姐,我要是不管你,你本來就這么瘦,要是再餓成根竹竿了,怎么辦?”

  姜宛白倚在廚房門口,笑著說:“那你的眼中釘就去了啊?!?br/>
  “哈。眼中釘是去了,那我可能也要去了?!背鹎灏巡四贸鰜?,“侯琰不得掐死我?!?br/>
  姜宛白笑了。

  其實仇清這個人,并不壞。

  就是對侯琰有別樣的執著。

  不是愛情,是一種很奇怪的。

  她覺得,侯琰應該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事業上。就算是想要女人,那也只能是玩玩的那種,不用付出感情和心血。

  大概,這放在娛樂圈,可能叫事業粉吧。

  “你怎么不叫許漫來?”自從上一次和解之后,她們三個女人也算是有了那么一點點的友好情誼。

  雖然,見了面還是會杠,但是沒有以前的那種恨意。

  “她要見客戶?!?br/>
  “也是不容易啊?!?br/>
  “別以為她是房地產大亨的女兒就能夠像蕭依依那般無憂無慮,她的事業必須靠她自己。你之前搶了她那么多單生意,她都恨不得把你吃了?!?br/>
  姜宛白挑了挑眉,“我知道。她也是本事,能夠拿下那么多大單?!?br/>
  “要是沒點本事,在這京都怎么立足?再大的產業,也不可能交到一個沒能力的人的手上?!?br/>
  “這也是為了她好,培養她的能力,以后接管家族生意,才能得心應手?!?br/>
  “也是?!?br/>
  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瞎扯著,倒也不冷場。

  仇清做了三菜一湯,色香味俱全。

  姜宛白吃得連連贊嘆,豎起大拇指猛的一頓夸。

  仇清白了她一眼,“你別以為你這么夸,我就會一直伺候你?!?br/>
  “不用。今天你做飯給我吃,明天我也可能做飯給你吃。咱們禮尚往來?!?br/>
  “別!”仇清立刻拒絕,“一個連自己的伙食都搞不出來的人,還是吃自己做的比較靠譜?!?br/>
  “別呀。我做不出來,可以點外賣,可以請你在外面吃嘛?!?br/>
  仇清哼哼道:“行啊,那明天去龍騰鳳府?!?br/>
  “嘖嘖,這是在敲我啊?!?br/>
  “反正,除了龍騰鳳府,哪也不去?!?br/>
  “好,我請?!苯鸢仔α?。

  吃了飯,仇清收拾了廚房,便準備走了。

  “要不,留下來?”

  “不了?!背鹎蹇戳搜蹠r間,“明早還有會,走了?!?br/>
  “路上注意安全?!?br/>
  送走了仇清,姜宛白在家里坐了一會兒,換了身衣服,才出了門。

  直到凌晨三點多,她才回來了。

  ……

  連城靈姝帶著憶寶和蕭依依一起去了海洋館。

  憶寶對這些海底生物很感興奮,童真的眼睛里寫著滿滿的驚奇。

  蕭依依還給憶寶買了一些模型,把孩子給高興壞了。

  連城靈姝不好讓她花錢,就請她去龍騰鳳府吃飯。

  他們剛坐下來久,就看到了有兩個熟人也來了。

  不過,他們直接去了包廂。

  “咦,那不是宛白姐嗎?”蕭依依好奇的說了一句,“她身邊的那個男人是誰???”

  “爸爸?!睉泴氁部吹搅?。

  蕭依依愣了一下,“是憶寶貝的爸爸?”她看向連城靈姝,眼里充滿了詢問。

  連城靈姝也很意外會在這里看到付航,不過現在到了吃飯的點,出現在這里也很正常。

  她笑著點頭,“是的?!?br/>
  “他怎么跟宛白姐在一起?他們很熟嗎?”蕭依依問完后就笑了一下,“瞧我說的這話,你們可是沾了親的,熟也正常?!?br/>
  “嗯。他們認識了很多年了?!?br/>
  “原來如此?!笔捯酪酪桓泵靼椎臉幼?,“那要不要叫他們一起?”

  “不用?!边B城靈姝想著他們這個時候出現在一起,肯定是有什么事要談。

  “噢。好吧?!?br/>
  菜上了桌,蕭依依很親切的給憶寶夾菜,對憶寶很是耐心。

  連城靈姝不時的看向姜宛白和付航一起的包廂,這心里還是很好奇的。

  “以前我有個朋友,她和另一個異性朋友關系很好,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在談戀愛,哪里知道,他們就真的只是單純的男女朋友關系。后來,我那朋友跟另一個訂了婚,所有人都以為她會跟她未婚夫結婚,可哪知在結婚的當天,竟然播放出了她和那個關系很好的異姓朋友在一起的視頻?!?br/>
  “唉,當時啊,可是讓我們這些人都震驚了?!笔捯酪罁u頭嘆息道:“以前有人說男女之間有單純的的友誼,別人不信,因為有他們為榜樣。后來出了這事,大家都再也不會男女之間的感情可以很單純了?!?br/>
  蕭依依漫不經心的說著,“不過,看到宛白姐和憶寶爸爸感情這么好,我就又相信男女之間有純友誼啦?!?br/>
  連城靈姝笑了笑,“是啊。他們就是真正的那種友情?!?br/>
  “真好?!笔捯酪乐皇橇w慕的感嘆了一句,就不再多說了。

  只是,連城靈姝想到了付航對姜宛白是感情的。

  雖然付航已經跟她表了態,也許下了誓言,可是依舊改變不了付航不愛她的事實。

  她有時候會想,若是她跟姜宛白同時出現了危險,他會救誰。

  搖了搖頭,算了,這種事情還是不要想的好。

  越想這心里,就越沒底。

  一餐飯吃完,連城靈姝買了單。

  包廂里的人還沒有出來。

  她也沒有去打擾,帶著憶寶出了餐廳。

  蕭依依跟他們母子道了別,開車走了。

  連城靈姝則和憶寶坐在車里,沒有立刻離開。

  她等著。

  等了半個小時,還是有出來。

  這心里就像是貓抓一般難受,她沒忍住,給付航打了個電話。

  那邊接聽的倒是很快。

  “你在哪里?我帶兒子去找你?!眴柾曛?,她的心莫名的提了起來。

  “我跟宛白在吃飯。你們吃了沒有?”付航問。

  聽到這個回答,連城靈姝提著的心一下子就落回了原來的地方。

  “吃了。那我們先回去了?!?br/>
  “好?!?br/>
  結束了通話,連城靈姝緊握著方向盤。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會打電話詢問。

  像極了一個不信任丈夫的妻子,在打電話查崗。

  忽然,極其的鄙視自己這樣的行為。

  她看了眼后座的兒子,深呼吸,把車開走了。

  ……

  姜宛白和付航也沒有怎么動筷子,只是找個地方好說話而已。

  “是靈姝打的?”

  “嗯?!?br/>
  “這邊的事情處理好了,你就帶他們回去吧?!苯鸢渍f:“蕭依依好像在接近靈姝?!?br/>
  她現在摸不準蕭依依到底想做什么,但是這些事情不能把連城靈姝扯進來。

  連城靈姝在工作上的能力不差,但是心思到底沒有他們這些從小就看多了陰謀詭計的人復雜。

  說起來,她也是個單純的女人。

  萬一被利用,或者是被算計,那就不好了。

  “現在侯琰出差了,這邊就剩下你一個人,我不放心?!备逗秸f:“馮先生也說了,如今的情勢很復雜,也是最艱難的一年。他都這么說了,不得不小心?!?br/>
  “管他艱難不艱難,復雜不復雜,反正我是拿錢辦事。辦不了的事,那就退錢。你放心,我自己有分寸?!?br/>
  “呵,別人我還信辦不了退錢,你?我不信?!备逗秸f:“等公司的事處理好了,我會送他們回去。我留在這里,幫你一把?!?br/>
  “你現在有老婆有孩子,多把時間花在他們身上。等這件事辦完了,我也不會再插手這些事了?!苯鸢灼鹕?,“行了,走吧?!?br/>
  付航也站起來,把她的包包拿在手上,“要是沒有這件事,我肯定會好好陪他們的?,F在事情發生了,我總不能丟下你一個人在這里面對。侯琰并不知道你的身份,他也不能幫你?!?br/>
  姜宛白拿過他手上的包包,“我在這里還得耗一年的時間,你總不能陪著我耗吧。行了,聽我的,你就好好回去打理生意,別的事情就不用操心了?!?br/>
  “就這一年而已,他們會理解的?!备逗嚼_門,“走吧?!?br/>
  “你呀!”姜宛白都不知道該怎么說他了。

  “我們是搭檔,是伙伴,有事不能散?!备逗秸J真的看著她,“就算是我結婚了,有妻兒,可你在我心里的位置,一樣重要?!?br/>
  姜宛白重嘆一聲,不再說什么。

  ……

  晚上。

  付航回了他們住的酒店,去大院里住著不太好,就在外面住了酒店。

  連城靈姝洗完澡坐在沙發上,憶寶已經睡了。

  “怎么還沒有睡?”付航脫著外套,扯開領帶。

  “下午睡了,現在有點睡不著?!?br/>
  付航一向不會在她面前把衣服全脫掉,他坐到她面前,“那我跟你說點事?!?br/>
  “你說?!?br/>
  “公司里的事情已經處理得差不多了,過兩天我送你和憶寶回去。我還在這邊多待些日子?!?br/>
  連城靈姝已然平復的心情因為他這句話又變得有些不安。

  她努力讓自己很冷靜,“你有事嗎?”

  “嗯?!备逗秸f:“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我就回去?!?br/>
  “什么事?”

  “對不起,這件事不能告訴你?!?br/>
  連城靈姝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已經縮緊了。

  那種異樣的感覺,讓她呼吸都變得有些不順暢。

  “要待多久?”

  “不知道。起碼要一年。不過,我會時?;厝タ茨銈??!?span id="contenttips" style="color:red;font-weight:bold;">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