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65、查宛白的身世

165、查宛白的身世


  “你,你你……”老太太氣得捂著胸口。

  “奶奶,您別生氣!”蕭依依趕緊坐過去,順著老太太的背,“堂嫂,奶奶現在很激動,要不,你還是先出去吧?!?br/>
  姜宛白微微揚眉,“那就辛苦蕭小姐了?!?br/>
  “應該的?!?br/>
  瞧瞧,人家這準孫媳婦兒多懂事啊。

  姜宛白也沒有留戀,跟侯琰說:“你在這里多陪陪老太太吧,我先走了?!?br/>
  “你等我?!焙铉粫屗粋€人走的。

  “那我在車里等你?!?br/>
  “嗯?!?br/>
  姜宛白走了,侯琰才看向老太太,“奶奶,您既然不待見宛白,那就盡量不要去跟她見面。如果有什么事,您直接找我就行了。她一個姑娘家家,年紀小,又沒見過什么世面,從小不在父母身邊養著,很多人情世故都不知道該怎么處理。您去跟她說事,那就是白說?!?br/>
  老太太哪里聽不出來他這話中的意思。

  呵,說什么沒見過世面,不懂處理人情世故,都是胡說八道!

  那丫頭,不知道多厲害。

  “堂哥對堂嫂,真是有情有義?!笔捯酪佬θ萏鹈?,“堂哥要是有事,就先行離去吧。奶奶這里有我,我會照顧好她的?!?br/>
  侯琰一直沒有見過蕭依依,剛才也在想著事,現在聽到她說話,看到她的時候,有那么一瞬間出現了另一個影子。

  她的笑容,隱約有姜宛白的風采。

  是錯覺嗎?

  “那就麻煩你了?!焙铉⑽Ⅻc了一下頭。

  “不客氣?!笔捯酪来蠓降皿w,溫婉有禮。

  比起姜宛白的囂張狂妄,她確實是所有人心里最完美的人。

  侯琰看了眼氣還沒有消的老太太,走了。

  這段時間,老太太的表現真的讓他很失望。

  特別是她前兩天說的那些話,簡直讓人寒心。

  他一走,老太太就大口喘氣。

  “奶奶,您別生氣了?!笔捯酪缹捨恐?,“氣壞了自己的身體,不值得?!?br/>
  老太太聽著蕭依依的話,她看著她,“大戶人家的孩子,到底是不一樣?!?br/>
  “瞧您說的?!笔捯酪啦缓靡馑嫉男Φ溃骸捌鋵嵜總€人都有自己的考量和擔憂,我們總不能事事只為自己著想。因為,每個人都只為自己活著?!?br/>
  “你說的在理?!崩咸怖哿?。

  這事,她管不了了。

  蕭依依帶著老太太回了大院就離開了。

  她去了蕭氏集團。

  蕭安信正在辦公,看到她來了,很是意外。

  “你怎么來了?”這大小姐,可是極少出現在公司的。

  “我就不能來嗎?”蕭依依坐在他對面的皮椅里,“哥,侯家的所有涉及產業你摸清了嗎?除了侯家,還有侯琰,姜家的?!?br/>
  蕭安信愣了一下,“你這是要做什么?”

  “沒有。就是覺得我們家是不是應該再擴一擴了?”蕭依依笑容無害,“感覺太久沒有動了?!?br/>
  “……”蕭安信起身,走到她面前,靠著桌子,“你今天是怎么了?受了刺激?”

  蕭依依雙手搭在椅子上,搖頭,“沒有。就是想要除了京都以外的人,知道蕭家有多么的強大?!?br/>
  “哈。從來沒有人小看蕭家?!笔挵残湃ゾ乒窭锬昧似烤瞥鰜?,給她倒了一小杯。

  蕭依依晃了晃杯子里的酒,“可是有些人,就是不把蕭家放在眼里?!?br/>
  蕭安信抬眸看她,“誰不把蕭家放在眼里了?”

  “呵??啥嗔??!笔捯酪篮戎?,“哥,侯琰和姜宛白的生意,能給他們攔了,就攔了?!?br/>
  蕭安信蹙眉,“你見過他倆了?”

  “嗯?!?br/>
  “他們惹你了?”

  “沒有。像這種小生意,能收就收了。這世上,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多老板?!笔捯酪酪呀洓]有什么耐性了。

  侯琰敢不給侯應光面子,讓他一直這么發展下去,那還得了。

  還有姜宛白,做人太過囂張了。

  她不喜歡比她還囂張的人。

  更何況,還什么都不如她,憑什么在她面前狂妄?

  她要讓他們知道,京都可不是都城,能讓他們橫著走的。

  “小生意?”蕭安信笑了笑,“妹妹啊,姜宛白那點生意,可能說只是一點小生意。但是侯琰的生意,可不小。全球都有他的產業,他一個人可不比整個侯家的少啊?!?br/>
  這個侯小爺,幾年前都以為他是個不務正業的人。

  哪知道悶聲悶氣的干著大事業。

  “我跟應光不是沒有做過手腳,可你也看到了,他們的實力不容小覷。蕭氏雖然強大,可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其實我想過了,與其和他們為敵,不如跟他們交個朋友。有生意上的合作關系,做什么事都要方便些?!?br/>
  “呵,哥,你是太天真了吧?!笔捯酪览湫?,“交朋友?你是沒有看到侯琰對應光哥哥,還有對他奶奶的態度。他們的意思我也很清楚,就是怕伯父沒選上,敗了,牽連到他們了。當然,最重要的是,他們與應光哥一家并不親。所以,這件事只能靠我們?!?br/>
  “但是哥,有侯琰在,要是他暗中使什么絆子……”蕭依依看他,“伯父的事,可就難說了?!?br/>
  蕭安信凝眉。

  若是侯琰真的會成為他們干大事路上的一塊絆腳石,那確實是應該踢開。

  只是,侯應光近段日子也確實在暗中做手腳,但根本沒有傷及到侯琰半分。

  頂多就是費了些心神,并未傷他元氣。

  “還有那個姜宛白,從第一次見到她,我就不太喜歡她??傆X得她的出現,會掀起點什么風浪。侯琰很護著她,緊張她。依我看,從她那里下手,也能挫挫他的銳氣?!?br/>
  蕭依依是容不下姜宛白的。

  之前在酒會上,她聽說了一個插曲。

  一個朋友,竟然把姜宛白認成了她。

  這并不是一個好兆頭。

  姜宛白長得好看,身段又好,氣質出眾,那天她穿一身紅裙,要是不去換掉的話,風頭會被她生生的壓下去。

  那個女人,走到哪里都是焦點。

  也不知道是因為她的長相,還是因為別的原因,總是帶著一股子不尋常的危機感。

  “依依,媽不讓對姜宛白下手?!笔挵残庞浀弥澳赣H讓阿洛來傳過話。

  蕭依依眉頭一皺,“什么?”

  “之前我不是押了她的貨嗎?她公司之前的負責人一直在為我做事,后來她把人給開了,還換了港口。之后,媽就讓阿洛來跟我說了,不能動姜宛白?!?br/>
  “為什么?”

  “這個,我也不清楚?!笔挵残畔肓讼?,“你不覺得,媽對姜宛白似乎很好嗎?”

  蕭依依又想到初次見姜宛白時的情景了。

  母親見到姜宛白時的臉色變化,她記得很清楚。

  還有酒會,她竟然帶著姜宛白去見朋友。

  這樣的事情,若不是別人都知道她才是蕭小姐,不知道的還以為姜宛白才是呢。

  “媽咪以前,去過都城嗎?”蕭依依疑惑,“不然,她怎么會對姜宛白這么熱情友好?”

  “應該沒去過吧?!笔挵残畔肓讼?,“從我記事起,她極少離開京都。就算是離開,那也是出國?!?br/>
  蕭依依想不明白。

  她放下杯子,“媽咪不讓,那我們就不做。但是,我們不做,可以讓別人做?!?br/>
  “你就這么容不下姜宛白?”蕭安信對姜宛白倒沒有那么深的敵意。

  “哥,說出來你可能不信,但我總覺得,我跟姜宛白之間,可能會發生點什么?!?br/>
  蕭安信一臉震驚,“這么玄幻?”

  蕭依依瞪著他,“你別不信。她就不該出現在京都。我不認識這個人倒還好,現在認識了,這心里就不太安樂?!?br/>
  “你跟她能有什么???發生愛情?”

  “哥!”蕭依依急了,“你嚴肅點?!?br/>
  “是是是?!笔挵残判α?,“你們肯定是會有交集的。她是侯琰的未婚妻,你是侯應光的女朋友,等年底你們訂了婚,你們也是未婚夫妻關系。再過些時候,你們各自結了婚,那也是親戚啊?!?br/>
  “所以,就算是她不出現在京都,你們倆該見面還是得見?!笔挵残抛叩剿磉?,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就是想多了?!?br/>
  “我沒有想過?,F在侯琰不幫應光哥,這種時候無疑是在扯后腿。他們既然不愿意,那又何必順風順水的?總之,不管是姜宛白還是侯琰,在選舉結果沒出來之前,他們也別想好過?!?br/>
  “這是不讓誰好過???”門外,響起了溫婉柔和的聲音。

  蕭依依和蕭安信都看向門口,異口同聲,“媽咪?!?br/>
  蕭夫人走進來,看著他倆,笑著問,“你們兄妹倆剛才在說什么?”

  “媽咪,沒什么?!笔捯酪榔鹕硗熘挿蛉说氖直?,“媽咪,您怎么來了?”

  “你能來,我就不能來嗎?”蕭夫人輕捏了一下她的臉蛋,“我剛才聽到你們提起了姜小姐的名字,怎么?剛才你們在聊她?”

  蕭依依看向了蕭安信,眼里帶著警告。

  蕭安信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笑著走過來,“沒有,就是閑聊?!?br/>
  “你們兄妹倆閑聊都能聊到姜小姐,那是怎么樣的緣分啊?!笔挿蛉艘谎劭创┧麄儾m著她事兒。

  “我就是跟哥哥說起了今天侯奶奶去見了姜小姐,哪知道后來竟然進了醫院?!笔捯酪辣苤鼐洼p,“媽咪,我跟哥就閑聊?!?br/>
  “侯老夫人去見姜小姐做什么?”蕭夫人問。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侯奶奶醒了后,看到姜小姐就很生氣??隙ㄋ齻兪钦f了些什么,不然哪能鬧成那樣?!笔捯酪垒p嘆道:“姜小姐也真是個不服軟的主兒,跟老人家也是那般較真。她呀,得想著以后是要進侯家的門,怎么能那樣對老夫人呢?!?br/>
  蕭夫人只是微蹙起了眉頭,“依依啊,你現在跟應光還沒有訂婚,你暫時也別去摻和他們家里的事。知道嗎?”

  “我沒有摻和。就是今天正好跟應光哥在一起,所以才一道去醫院看看侯奶奶的?!笔捯酪廊鲋鴭?,“媽咪你說的話我都記著呢。女孩子嘛,要矜持。不能老跟在男人身后,免得被人輕看了?!?br/>
  “你知道就好?!笔挿蛉耸呛苄奶圻@個女兒的,“雖然我們家在京都有一定的地位,但說到底,也只是經商的。不管將來侯家能在這京都坐上什么樣的位置,我們都不能讓人看低了眼?!?br/>
  蕭依依抱著她的胳膊搖了搖,“媽咪,其實您是不是多慮了?侯伯父現在有我們家全力支持,將來他要是坐上了那個位置,我們可是記頭功一件啊。說起來,我們可是他的恩人?!?br/>
  “你這孩子到底是年輕了些?!笔挿蛉溯p撫著她的臉,“我知道你一心為著你的應光哥哥。女兒啊,任何時候都不要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也不要把男人說的每一句承諾都當了真。以后,你就會知道,男人嘴里說的承諾,有多么的可笑?!?br/>
  蕭依依聽著這話,總覺得她是意有所指。

  “媽咪,您怎么了?爸爸對你,可是言出必行的。他雖然不管家,可是他對你是真的呵護備至。您這話要是讓爸爸聽見了,一定會傷心的?!笔捯酪雷钍橇w慕父母的感情了。

  這么些年來,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吵過一次架,紅過一次臉。

  他們總是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得妥妥當當的,分工明確。

  在重要的場合下,兩個人總是眾人里最出眾的一對。

  郎才女貌,琴瑟和鳴,相敬如賓,多少人羨慕的一對佳人啊。

  所以,她不明白這般幸福的人,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

  蕭夫人的手輕放在她的肩膀上,語重心長,“我這是在教你。不管將來嫁了什么樣的男人,都不要去百分百的相信他。女人的心太過柔軟,總會被幾句甜言蜜語騙得愿意豁出了性命。你呀,還沒有嫁過去,就已經一心一意的為應光想這想那了?!?br/>
  “輕易得到的,總是不太會被珍惜。你可以幫他,但是要保留一份。這樣,將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差池,也有余地?!?br/>
  這話雖然大多是在說男人的薄涼,但是蕭安信覺得很有道理。

  他也開了口,“依依,媽說的對。你對男人越上心,男人就對你越不屑。你哥我是男人,我太懂男人了?!?br/>
  蕭依依瞪著他,“你是渣男,但應光哥不是啊?!?br/>
  “你哥都是渣男了,更何況別的男人?我知道你喜歡應光,不是不讓你喜歡,只是讓你別一門心思的往上撲??傊?,關于侯伯父的事,你就少操心。這事,有我和媽呢?!?br/>
  “媽,你是不打算全力支持侯伯父了嗎?”蕭依依有心難過。

  蕭夫人輕嘆道:“女兒,不是我不想全力支持,是你侯伯父,也未能完全相信我們?!?br/>
  這話,可是讓這雙兒女都不太明白了。

  ……

  “你知道Q公司嗎?”

  吃晚飯的時候,侯琰突然問了一句。

  嚇得姜宛白差點沒嗆到。

  她暗撫平了情緒,“Q公司?是什么公司?”

  侯琰看了她一眼,“一家很有實力,但很高調的公司??梢苑Q它是財務公司。它不是銀行機構,但是可以找它貸款。當然,所貸金額的起步,也絕對不會少。一般都是那些瀕臨破產,倒閑,資金周轉不靈,急需快速到賬的公司才會找上門去。不過,還得需要人引薦?!?br/>
  “還有這種公司呢?!苯鸢滓馔獾囊稽c也不真誠。

  “是啊。當初那個文家差點倒了,也是去了Q公司借的錢,才起來了?!焙铉唤浶?,“也不知道他是經過誰的引薦才找上Q的?!?br/>
  我啊。

  姜宛白可不敢說。

  她跟侯琰雖然都很相信彼此,但是還是都藏著秘密。

  他們都很尊重對方,沒有去窺探,去找那些秘密。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不能說的隱私。

  “所以呢?你難道缺錢了?需要去找人家借?”姜宛白沒聽明白他這是什么意思。

  侯琰看著她,“我有你,缺錢也不會找別人借?!?br/>
  “那是?!苯鸢仔Σ[瞇。

  “是侯震威?!焙铉f:“都城有人看到侯震威的手下在接觸Q的負責人?!?br/>
  “侯震威缺錢了?”姜宛白想了想,“他有蕭家那么大座靠山,還用得著別人?”

  付航隔三岔五的會跟她匯報那邊的事。

  蘭斯的不拒絕,不答應,已經成功的吊起了侯震威的胃口。

  如今,三天兩頭去聯系蘭斯。

  只不過到現在,他們的人也沒有找到Q到底在哪里。

  “沒有人嫌錢多的?!焙铉o她夾菜,“他要是有Q的支持,就算是沒有了蕭家,他也不怕。就算是他自己不用,只要捏在手里,那也算是斷了別人的一條路?!?br/>
  姜宛白點頭,“這倒是他干得出來的?!?br/>
  “你覺得,他能成功嗎?”侯琰忽然停下了手上筷子,認真的問她。

  姜宛白眨巴著眼睛,“如果是我,我肯定不答應了。但是,他要是給Q畫了一塊很大的餅,那就說不準了。畢竟這生意人,怎么著都是以賺錢為主嘛?!?br/>
  侯琰注視著她,看不出她的神色有什么異樣。

  他點頭,“你說的也對?!?br/>
  “不過,要是蕭家知道侯震威還找了別人,會不會壞了兩家的情誼???”姜宛白一本正經的搖搖頭,“想來也不會。多一個人,多份力量,多成把握。到時頂多就是事成了,一塊餅分成兩塊而已?!?br/>
  “呵,蕭家,怕是不會那么想了?!焙铉戳斯创?。

  ……

  蕭夫人坐在書房里,阿洛敲門進來。

  “夫人?!?br/>
  蕭夫人掀起眼皮看他,“說?!?br/>
  “Q公司的負責人蘭斯先生我已經聯系上了,他并沒有答應侯先生?!?br/>
  “原來只是沒有答應?!笔挿蛉诵ζ饋?,那張臉說是國色天香也不為過。

  阿洛說:“侯先生并沒有完全相信我們?!?br/>
  “換成是你,你會完全把寶押在一處嗎?”蕭夫人站起來,身上披著一件白色的披肩,“都說商人最為利是圖,那為官者則是機關算盡。他們的腦子,可不比我們差啊?!?br/>
  阿洛皺了皺眉,“他既然不相信我們,我們也不必將全部身家押在他身上?!?br/>
  蕭夫人走到外面的陽臺,夜里的風倒是有絲清涼。

  她緩緩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這微風,紅唇輕啟,“依依喜歡侯應光,我們出了頭份力,等大事成了,該我們的好處自然是不會少?!?br/>
  “若是不成呢?”阿洛擔心,“雖然京都表面看起來平靜,但早已經暗藏洶涌了。且不說別人,就說馮先生,他在位這么多年,就算是不用去刻意拉攏他人,支持他的人也多得很?!?br/>
  “你覺得,有幾分把握?”蕭夫人睜開眼睛,回頭看著他。

  阿洛覺得這個問題并不好回答,他搖搖頭,“這事才開始,什么變故都可能發生?!?br/>
  “是啊。什么變故都有可能?!笔挿蛉诵χf:“所以,來日方長呢?!?br/>
  阿洛不太明白她這是什么意思。

  蕭夫人走到他面前,手輕搭在他的肩上,“這事你不用操心。你還是幫我辦辦那件事?!?br/>
  “您是說……”阿洛以為她不查了。

  “我總覺得,那孩子對我有一絲看不見的牽引。這心里,總是有點擱不下。我想著,要是不查個底出來,我就沒辦法睡個安穩覺?!?br/>
  蕭夫人輕嘆道:“依依那丫頭對她似乎有些敵意,看著不明顯,但依依是我生養大的孩子,她心里想著什么,我清楚得很。早點查清楚,也能夠避免一些麻煩?!?br/>
  “是?!卑⒙妩c頭,“這事,我親自去查?!?br/>
  “嗯?!?br/>
  ……

  都城。

  白宇揚下了班就去療養院看趙如心。

  “公司現在的情況怎么樣?還好嗎?”姜自明和他走在療養院外的石板路上。

  現在他一心都放在趙如心的身上,對公司的事完全沒有管。

  以前他想著干一翻大事業出來,可現在……

  說起來,老爺子把家里的事業交給姜自強,也是沒有錯的。

  當年,老爺子就說他的心思全在女人身上,根本就不是個干大事的料。

  如今似乎是應了驗了。

  趙如心就是他的命啊。

  “爸你放心,公司一切都好?!?br/>
  “那你妹妹那里呢?她在京都有那么久了,最近通話她都說處理好了沒事。我就怕她報喜不報憂?!苯悦鬟€是很擔心姜宛白的。

  那畢竟是自己的孩子。

  白宇揚說:“有侯琰在那里,您就不用擔心她。更何況她現在可不是三年前那般柔弱了。她啊,有主意得很?!?br/>
  “也不知道她隨了誰?!苯悦魍O聛?,有些感慨。

  “美貌繼承了媽,智慧遺傳了您的?!卑子顡P笑著說:“妹妹要是個男孩子,那更不得了?!?br/>
  “她一點也不像我?!苯悦餍α诵?,“我啊,可沒有她那么有本事?!?br/>
  “那就是青如于藍勝于藍了?!卑子顡P并不知道姜宛白不是姜家的孩子。

  姜自明看著他,嘆了一聲,“我跟你媽這輩子,就覺得對不起你們兄妹倆。都沒有照顧好你們?!?br/>
  “爸,您別這么說?!卑子顡P不知道他最近是怎么了,總是會感慨一些以前的事。

  “我不說了?!苯悦髋牧艘幌滤募绨?,“你沒事別老來這里來,有時間去交個女朋友。你媽啊,就盼著你能交個女朋友,成家生子呢?!?br/>
  白宇揚脖子往后縮了一下,“我覺得還是催侯琰和宛白比較靠譜?!?br/>
  “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晴天現在也回來了,我看她還是單身,你就不主動主動一點?”

  “爸!”白宇揚無語,“您怎么也說起她了?我跟她,那是不可能的?!?br/>
  姜自明皺眉,“那么好一姑娘,怎么就不可能了?她看不上你?”

  “……”白宇揚不甘心的問,“爸,您兒子我,很差嗎?”

  姜自明認真的打量了他一眼,“比上不足,不比下有余。若我是晴天,還真有得很多選擇,不見得看得上你?!?br/>
  “……”這哪能不是親爹啊。

  白宇揚搖頭嘆息道:“所以啊,我也不去禍害人家姑娘了,您也別來勸我了?!?br/>
  “哼,你這是沒出息。越是難追到手的人,那就越卯足勁啊?!苯悦饕荒樀南訔?。

  “這不是您說了人家看不上我嘛?!?br/>
  “你就不能試試?萬一她哪天早上起來沒睡醒,就把你給看上了呢?!?br/>
  “……”白宇揚真真兒是服了,“您怎么不直接說,萬一她眼瞎了呢?!?br/>
  “胡說!再怎么想你脫單有個伴,也不能咒人家姑娘?!苯悦鞯伤?,“行了,你別在這里晃了。趕緊回去吧?!?br/>
  “那我明天再來?!?br/>
  “跟你說了,你不用每天都來,麻煩?!?br/>
  白宇揚說:“您每天都在這里,我只是來看幾分鐘,哪里麻煩了?!?br/>
  姜自明還想再說點什么,遠遠的有個醫生帶著一個男人朝他們走來。

  “姜先生,這位洛先生找您?!贬t生把阿洛帶過來就走了。

  父子倆看著這個陌生的男人,都有些意外。

  他們并不認識這個人。

  “您就是姜自明先生吧?!卑⒙鍐?。

  “是的?!苯悦髡f:“我不認識你?!?br/>
  阿洛笑笑,“您可以叫我阿洛?!?br/>
  “有什么事嗎?”

  “能否借一步說話?”

  姜自明想了想,還是在離趙如心居所最近的地方找了個可以坐下來聊事的所在。

  白宇揚這會兒就不能走了。

  三人坐下來,阿洛看向白宇揚,“這位先生一表人才,玉樹臨風,想來就是白宇揚先生了?!?br/>
  “你對我們倒是認識了個遍嘛?!卑子顡P覺著,來者不善。

  “我突然前來,確實是有些唐突了。但二位不必擔心,我來只是有件事想要向姜先生打聽一下?!卑⒙搴苷\懇。

  姜自明好奇,“我們素不相識,哪有什么事能問我的?”

  阿洛看向了白宇揚。

  這個眼神大家都懂,是想讓他回避的意思。

  “有什么話,你就當著我的面說吧?!卑子顡P不可能走的。

  阿洛也沒有強求,只是說:“姜先生,事關姜小姐的身世?!?br/>
  姜自明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他怔怔的盯著阿洛,眼里帶著警惕和防備。

  “宛白的身世?呵,宛白是我爸媽的親生女兒,還能有別的身世不成?”白宇揚冷笑。

  “宇揚,你先回去?!苯悦髡Z氣都變了。

  白宇揚愣了愣,“爸,我有什么不能聽的嗎?”

  “先回去?!苯悦髡Z氣又沉了幾分。

  白宇揚擰著眉,最后還是在不解和疑惑中,離開了。

  他一走,姜自明再一次認真的打量著阿洛。

  看他的氣派,應該不是什么普通人家。

  “你不是都城人吧?!?br/>
  “我是京都來的?!?br/>
  “京都?”宛白現在也在京都啊。

  難道,宛白是在京都遇上了什么人?

  現在人家直接上門來詢問,未必是她的身世已經被人察覺了?

  哪能這么快?

  阿洛一直注意著他的表情變化,將他的神情都看在眼里,“是的。我在京都,見過姜小姐了?!?br/>
  姜自明心頭“咯噔”了一下。

  雖然之前他想過讓姜宛白去尋她的親生父母,可是現在有了這樣的消息,人家找上門來了,他還是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姜先生,能否問一下,宛白小姐是哪年哪月哪日出生的嗎?”阿洛看他的神情就知道,姜宛白肯定不是姜家的親生女兒。

  沒有哪個父親在聽到說來問問女兒的身世,會表現出這般神情,仿佛很早就在等著人來問了。

  姜自明想著姜宛白出生的時候,那小小的樣子,連眼睛都還沒有睜開,整張臉皺巴巴的,雖然也不好看,但比起其他剛出生的孩子,要白凈許多。

  他沒見過孩子的親生母親,但也知道肯定長得很漂亮。

  好在趙如心也是美人,宛白長大了,出落得漂亮,也無人懷疑過。

  雖然中間少了十六年,但她出生吃的第一口奶,都是趙如心的。

  她剛開始會說話,也是叫的“爸爸”。

  被老爺子送走之前那幾年,他們一家三口,過得幸福,快樂。

  那是他們的女兒啊。

  “阿洛先生,你不遠千里來問我女兒的身世,是找了什么算命先生嗎?”姜自明此時神色漸漸恢復了自然,也不如之前那般緊張。

  他想過了,女兒是從出生的第一天就養在趙如心身邊的,也是趙如心用命護著的孩子,他是不會讓她跟了別人性,叫別人爸媽。

  若是有一天趙如心醒過來,知道了自己的女兒成了別人的孩子,該多難過啊。

  阿洛沒想到他突然轉變得這么快。

  “姜先生,實不相瞞,我們家夫人一直在找她失蹤了二十五年的孩子。其實我來找您,是因為夫人見過姜小姐。兩個人站在一起,您大概不知道有多么的神似?!?br/>
  “你家夫人?呵,聽你這語氣,你們家夫人應該是大戶人家。怎么就會遺失了孩子呢?”姜自明現在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也是冷靜,沉穩,“怕也不是遺失,而是拋棄的吧?!?br/>
  “拋棄”兩個字重重的落在阿洛的身上。

  這事,他是知道的。

  當初這事,也只有他知道。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不知道她那兩年去了哪里,更不知道她回來的時候,為什么發了狠似的接管了家族生意。

  別人眼里的女強人,不過也是可憐人而已。

  “夫人不是要拋棄孩子?!卑⒙逄媸挿蛉私忉屩?,“她這些年,一直在找那個孩子?!?br/>
  “找到了呢?讓孩子叫她一聲媽媽?然后,想著遺失了二十多年的感情就重歸于好?她在找,可有沒有想過孩子愿不愿意回去?”

  姜自明的質問,讓阿洛眉頭緊鎖,“孩子沒有認回來,誰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或許,母女的情分能夠讓她們摒棄一切呢?”

  “呵。如果是阿洛先生從小就被父母拋棄,多年后,有人跑到你面前來說,你是我的孩子,我是你的爸媽,我們才是一家人。不知道阿洛先生是不是能夠毫無芥蒂的跟他們生活在一起?!?br/>
  “這不一樣?!卑⒙迨敲靼姿f的意思。

  “哪里不一樣了?”姜自明正色道:“我的女兒,是我妻子懷胎十月生下的。你大概是不知道我妻子的容貌。只有她那樣的美人才能生出我女兒那般模樣。我不知道你們為什么會來找我,更不知道你們是何用意。阿洛先生,請你轉告你家夫人,拋棄掉的孩子,不是說找回來,就能夠填平心里的罪惡?!?br/>
  “我女兒在外流落了十六年,我們無能,未能將她找回來。這件事,是我們心里的痛。如今,她回來了,可她不見的那十六年留給我們的罪,到現在也不能撫平。這是當父母的不負責任,該承受的煎熬?!?br/>
  阿洛原本以為很輕易就能從他嘴里得到想要聽的答案,哪知道最后,他被他的話也給震憾到了。

  只是……

  “姜先生,若宛白小姐確實是您親生的孩子,那是我唐突了??扇舨皇?,血濃于水,總有個時候,母女親情還是會重逢的?!?br/>
  阿洛說完,就走了。

  姜自明坐在那里許久,才回了房間。

  他坐在床前,執起趙如心的手,放在嘴邊,“老婆,宛白的親生母親找來了。我沒有想到,她去了京都,竟然會遇上她的生母。對方若不是真的察覺到了端倪,應該不會找上門來問我?!?br/>
  “原本,我是想讓女兒去找她的親生父母,可我又后悔了。她出生后就在我們身邊,是我們養大的孩子,叫著我們爸爸媽媽。我只要一想到她叫著別人爸媽,這心里就不是滋味?!?br/>
  說著,眼眶里發了熱,有盈盈淚光在閃爍,“我也怕,等你醒過來了,女兒卻叫著別人媽媽,你肯定會傷心難過的。你說,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

  姜宛白并不知道這一晚上發生了什么事情。

  次日,她得知侯老太太回了澳洲了。

  “她怎么舍得走了?”姜宛白以為,老太太怎么著也得等著這一年過了才離開呢。

  她不是最擔心的就是侯震威的事嗎?

  侯琰說:“不是舍得走,是在澳洲她還有些老朋友。老朋友的子女都是些非同尋常的人,若是能夠幫忙拉一兩個,也是幫了忙?!?br/>
  “嘖嘖,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侯震威才是她親生的呢?!苯鸢字貒@一聲,“以后,不管是親生的還是領養的,我就養一個好了。一個的話,把所有的愛都給他,挺好的?!?br/>
  侯琰微蹙著眉,“那我還想著生兩個呢?!?br/>
  “為什么?”

  “一個太孤單了?!?br/>
  “呵,這心啊,本來就是偏的。哪怕是一胎雙生,也不見得一碗水能端平。這要是顧及不周全,以后怕是會寒了其中一個的心?!苯鸢紫肓讼?,還是覺得生一個好。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