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60、她是蕭家的女兒

160、她是蕭家的女兒


  蕭夫人抬起了手,接過文件,“跟我想的,是一樣的嗎?”

  阿洛說:“時間隔得久遠了些。時過境遷,當年又沒有現在這么發達,有些東西查不到?!?br/>
  “是啊?!笔挿蛉耸制綋嶂募?,“二十五年了?!?br/>
  二十五年,除了工作,她都會想起二十五年前的那件事。

  那是她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的。

  “您既然懷疑姜小姐是大小姐,要不然直接做DNA吧?!卑⒙逄嶙h,“查的這些資料,都不見得完全準確。驗DNA快,又精確?!?br/>
  蕭夫人看了他一眼,“在一切都只是懷疑的情況下,怎么去跟她驗DNA?”

  “這個很好辦?!?br/>
  “我不許你亂來?!笔挿蛉司嫠?。

  “是?!?br/>
  蕭夫人輕嘆道:“她若真是那個孩子,我又該怎么面對她?生下了她,就將她丟下,沒有盡到一天做母親的職責?!?br/>
  “當年您也是逼不得已。如果她真是那個孩子,現在您只要讓她的公司做起來,給予她想要的,就好了?!?br/>
  “你一個大男人,又沒有結過婚生過孩子,哪里懂我的感受?!笔挿蛉隧怂谎?,“那天的酒會,我看她的表現,真的不比依依差。她若是生在蕭家,一定會成為萬眾矚目的人?!?br/>
  阿洛說:“姜小姐這二十多年,倒是經歷了不少事……”

  他慢慢的將查到的事情都跟蕭夫人說了。

  蕭夫人聽著,眉頭一直緊蹙未松。

  她竟然,經歷了這么多事。

  “現在她的母親在療養院養著,她的父親一直在旁守候。家里的生意由她的哥哥在打理。她出現在京都,也是因為這邊出了事,她哥走不開,才讓她來的?!?br/>
  “她跟那個侯小爺,是真心的?”

  “應該是?!卑⒙逭f:“侯家夫妻對她都很好。如果不是她之前身體不好,只怕早就已經結婚了?!?br/>
  蕭夫人蹙著眉頭,“那天她問我,接近她是不是因為想從她那邊下手拉攏都城侯家?,F在想想,她跟都城侯家的關系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可偏偏侯應光父子和侯家關系并不好。你說,我要跟她走得近,會不會給她添麻煩?”

  “夫人,我覺得您首先要確定清楚,她是不是當年的那個孩子。如果不是,那就無需去在意這些了?!卑⒙鍙膩頉]有見過夫人這般擔心的樣子。

  她做事一向不計過程,只要達到目的就好。

  可是現在,在還沒有確定那個女人是不是她當年的那個孩子,她就開始擔心這,擔心那了。

  蕭夫人深呼吸,“是我太緊張了?!?br/>
  她放下了那些資料,“你去跟安信說一下,讓他別碰姜家的生意?!?br/>
  “是?!?br/>
  ……

  AC的問題已經處理完了,姜宛白完全沒有要回都城的想法。

  她約了正哥在龍騰鳳府吃飯。

  “正哥,沒有耽誤你吧?”

  “說的哪里話。你請我吃飯,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我也得來?!闭鐦犯绺?,“妹子,你是遇上什么事了嗎?”

  姜宛白不好意思,“確實是有點事想麻煩正哥?!?br/>
  “你有事能夠想到我,那說明你看重我,相信我?!闭绾芎罋?,“你說,只要不是天上的星星,我能辦得到的,都給你辦到?!?br/>
  “沒有那么嚴重?!苯鸢仔α诵?,把手機放到他面前,“我想讓你幫我找一下這個人?!?br/>
  姜宛白說:“我在京都沒有什么有脈,也是人生地不熟,只能麻煩正哥你了?!?br/>
  正哥拿過手機看了眼,“你一會兒發我手機,我讓下面的人去找?!?br/>
  “那就謝謝正哥了?!?br/>
  “你別跟我客氣?!闭绨咽謾C還給她,“蕭家沒有再找你麻煩了吧?!?br/>
  “沒有?!苯鸢捉o他倒著茶,“生意一切平穩?!?br/>
  “那就好?!?br/>
  菜上了桌,兩個人吃著飯,聊著天。

  正哥在京都的勢力不比蕭家的弱多少,他主要是手下兄弟多,各行各業都涉及,雖然不像蕭氏這么正規,但是做也很大。

  像正哥這樣的人做生意,一般不會有人針對他。

  畢竟,惹上他們,也是給自己找麻煩。

  和正哥分開后,姜宛白找了家茶樓坐下了。

  她尋思著,是不是得自己弄個茶樓玩玩?

  至少喝茶不用錢了嘛。

  她坐了個把鐘頭,茶樓里進來了一個女人。

  這個女人,她見過。

  之前在蕭依依的酒會上,她站在仇清身邊,還說了一句話。

  那女人明顯是帶著客戶來的。

  看到她在這里,也是有些意外。

  他們到了隔壁的雅座。

  姜宛白品著茶,能聽到那女人在跟對方說著房子的事情。

  原來,是做房產生意的。

  一壺茶喝完,那邊的生意也談完了。

  許漫跟客戶一起出來,臉上的笑容比起進來的時候,要真誠幾分。

  “林先生?!苯鸢渍驹谀抢?,笑臉盈盈。

  許漫看到她,笑容微僵,“你在這里做什么?”

  姜宛白漂亮的眼睛里浮現出一抹疑惑,“這位小姐認識我?”

  許漫:“……”確實,要不是仇清,她也不知道她是誰。

  “你找我做什么?”許漫搞不清楚這個女的用意。

  “不好意思,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找林先生?!苯鸢卓聪蛞慌缘哪腥?,笑著說:“林先生有沒有時間,我想跟您聊幾句?!?br/>
  林先生看著面前的女人,長的那叫一個妖媚。

  漂亮的媚眼仿佛會勾魂兒,讓他有些心動。

  “當然?!?br/>
  “林先生……”許漫總覺得這個女人有問題。

  姜宛白往旁邊的地方引著林先生,看了一眼許漫,“這位小姐,我有事跟林先生談,不好留你?!?br/>
  許漫瞪了眼她,叫著林先生,“林先生,我去車上等您,一會兒簽完合同,再一起吃個晚飯。您看好嗎?”

  林先生想了想,點頭。

  “好嘞。那我去外面等您?!痹S漫得到了他的態度,便滿心歡喜的走了。

  姜宛白把她臉上的喜悅都看在眼里,粉唇輕揚。

  大半個小時后。

  姜宛白和林先生一起走出茶樓。

  不遠處的許漫見狀,趕緊下了車。

  “林先生?!彼恢肋@個女人跟林先生能談什么談這么久。

  不管怎么樣,現在得把人接過去簽合同。

  林先生看向許漫,帶著歉意,“不好意思,許小姐。我們恐怕不能合作了?!?br/>
  “什么?”許漫笑容一下子就斂去,“您這是什么意思?”

  “做生意大家都很清楚,貨比三家,誰家的價格適合,自然就選誰家的。確實是很抱歉,我準備和姜小姐這邊合作了?!?br/>
  許漫看向姜宛白。

  姜宛白微微一笑。

  “跟她合作?”許漫擰著眉頭,“林先生,你是不是被她騙了?她一家做外貿出口的,能跟你做房地方上的合作?”

  這個女人,竟然是來搞事的!

  是她小看了。

  姜宛白一點也不生氣,“許小姐跟我不熟,對我不了解,我不怪你?!?br/>
  “難道我說錯了?”許漫滿臉怒容,“你根本就是故意的?!?br/>
  “許小姐,雖然現在是言論自由的時代,可有些話還是需要負責的。還是說,許小姐跟我有多熟,知道我還有什么產業?”姜宛白挑眉。

  “呵,你幾斤幾兩我會不知道?仇清說過,你們姜家不就是靠都城侯家才起來的嗎?做的些什么生意,我自然是知道的?!?br/>
  “噢。原來是清姐跟你說的呀?!苯鸢诇\笑,“那還真是不巧,清姐對我,也是一知半解?!?br/>
  許漫見她自信的樣子,不由開始懷疑,難道姜家真的還有別的產業?

  姜宛白不想跟她多廢口舌,“林先生,我們走吧?!?br/>
  “好?!绷窒壬莻€生意人,只要沒有簽合同的事,都是可以反悔的。

  他也不會覺得有多不好意思,當即就跟著姜宛白走了。

  許漫站在那里,雙手握成了拳頭。

  看著他們的車子開走后,她就給仇清打了電話。

  仇清趕來的時候就看到許漫臉色鐵青。

  “怎么回事?她搶了你的客戶?那她也得有東西給人家啊?!背鹎宀惶嘈?,“姜家可沒有涉及到房地產這一塊?!?br/>
  “可人家就是把我的客戶給哄走了。眼看我馬上就要跟客戶簽合同了,她竟然就在我眼皮子底下把人給我搶走了。這算什么?”許漫越說越氣。

  仇清卻是疑惑了。

  姜家還有房地產生意?

  莫不是姜宛白故意騙人的吧。

  ……

  姜宛白到了侯琰公司樓下,她就坐在車里,聽著音樂,等著人下來。

  沒把侯琰等來,卻是把仇清等來了。

  仇清敲她的車窗。

  姜宛白掃了一眼,車窗降下,“清姐這個時候不應該在公司上班嗎?”

  “我該在做什么,輪不到你管吧?!背鹎逭Z氣很不友好。

  “那倒也是?!苯鸢渍f完便又將車窗升上。

  “喂,你做什么?”仇清拍著車窗,“我有話跟你說!”

  姜宛白只留了一條縫,笑瞇瞇的說:“我跟清姐之間,應該沒有什么話可說吧?!?br/>
  “你下來!”

  “不好意思,現在太陽還沒有下山,我身體弱,萬一曬傷了,侯琰會心疼的?!苯鸢茁曇糨p輕,“清姐日理萬機,還是別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闭f罷,車窗完全封住了。

  仇清站在外面,氣得渾身發抖。

  她沒有見過這么妖艷兒的女人。

  仗著有侯琰喜歡,就這么無法無天了?

  她跟侯琰多年的感情,難不成還比不上她?

  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氣沖沖的走進了公司。

  她到了總裁辦公室,直接推開門。

  此時,侯琰正在講電話。

  看到她門都不敲就進來,濃眉不悅的蹙起來。

  那一刻,仇清才知道自己似乎做錯了。

  不過,進都進來了,她總不能又出去吧。

  索性就在一旁等著。

  “好,再見?!焙铉Y束了通話,放下手機,“仇清,進別人的房間和辦公室,需要敲門,經過主人允許,方能進入。這是最基本的禮貌?!?br/>
  “對不起,是我太沖動了?!背鹎宓狼?,“但是,我現在真的有一肚子火?!?br/>
  “你在工作上,都沒有這么沖動過。今天,是怎么了?”侯琰蹙眉,“私事?如果是私事的話,我想我幫不了你。你也不應該把個人的問題帶到工作上來?!?br/>
  仇清擰起了眉頭,“事關姜宛白?!?br/>
  提到姜宛白,侯琰才有了興趣,“她怎么了?”

  “姜家有涉及房地產嗎?”

  “沒有?!苯掖_實是沒有。

  仇清得到了他肯定的回答,越想越氣,“既然如此,她為什么要騙走許漫的客戶?許漫跟她又沒有仇,她到底想做什么?這是欺騙!人家是可以告她的?!?br/>
  那個女人,還真是夠無恥的。

  “騙走了客戶?”侯琰大概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了。

  “是。她都沒有涉及到這一塊業務,為什么要搶走我朋友的客戶?她這是什么行為?”仇清越想越氣。

  侯琰看了眼時間,已經到下班的點了。

  手機也響了一下。

  他拿起來看了一眼,眼神瞬間就溫柔了下來。

  拿起外套,“能被搶走的,說明不是自己的。還有,在商言商,只要合同沒有簽字蓋章,被人半路截胡,也是正常的。我們公司,不也經常遇到這種事嗎?做生意,各憑本事?!?br/>
  仇清原本是想告姜宛白一狀,哪知最后被侯琰給說道了。

  他為什么對那個女人,這般的好?

  似乎只要她不殺人放火,他就任由她一意孤行。

  那女人,就真的這么值得他護著,寵著嗎?

  內心有一團火在燃燒。

  那是妒火。

  ……

  姜宛白看到男人來了,笑容發自內心。

  侯琰正準備去副駕駛。

  姜宛白一下子就跨到副駕駛坐好。

  “你不是來接我的嗎?讓我當司機了?”侯琰又重新回到駕駛座。

  “我是來接你啊。但這跟你當司機有關系嗎?”姜宛白舒適的躺著,“開車多累啊?!?br/>
  侯琰笑,“是是是。姜小姐能來接我,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br/>
  “知道就好?!?br/>
  車子緩緩開離,姜宛白也沒有提仇清一事。

  侯琰也沒有提。

  這種插曲,根本就不值得占用他們的時間來討論。

  “明天,我要去侯震威家里一趟?!?br/>
  “咦,還是沒有躲過去?”姜宛白一臉驚奇。

  侯琰說:“奶奶來了?!?br/>
  姜宛白揚眉,“原來如此?!?br/>
  那老太太也是能干,在都城嚯嚯了又跑到京都來了。

  不過,來京都好。

  至少,能讓連城姒安樂一些。

  “你要跟我一起去嗎?”侯琰問。

  “你需要我去?”她反問。

  侯琰想了想,“算了,你不去?!辈还苁呛钫鹜?,還是侯老太太,都不是省油的燈。

  還是不把她扯進來。

  姜宛白摸了摸鼻子,“要不,我還是陪你去吧?!彼粋€人去,她有點不放心。

  “嗯?”

  “萬一,你被他們欺負了,都沒有人幫你?!苯鸢祖移ばδ?。

  侯琰心中一暖,笑了。

  “奶奶在,她要是看到你,怕對你又是沒好言好語?!?br/>
  “唉,這種事情是避免不了的。她其實就是覺得我配不上你。你說,我要是蕭家的女兒,她會不會對我好一些?”她開著玩笑。

  侯琰倒是一本正經,“肯定會?!?br/>
  “嘖,這我也沒有辦法啊。除非,我重新投個胎?!苯鸢奏嵵仄涫?。

  侯琰樂了,“你呀,原本就已經讓人高攀不起了?!?br/>
  “我可以低嫁啊?!?br/>
  “……”

  姜宛白笑道:“我就是做人太低調了。你說是不是?”

  “是?!?br/>
  她要是高調起來,也不知道會驚掉多少人的下巴。

  到現在,她到底有多少身家,有什么身份,他都不知道。

  他們彼此都有秘密,但是從來沒有去窺探過。

  這是信任,也是尊重。

  ……

  次日,倆人一起去了侯家。

  京都侯家在這里,可不比上都城侯家在都城。

  畢竟,京都是國都,天之腳下,達官貴人多得數不勝數。

  想要拔尖,那不知道得多大的能力。

  不過,侯家和蕭家有了那么一層裙帶關系,又加上侯震威如今的身份,倒也讓人有些望而生畏了。

  他們居住的地方可不如蕭家,這是普通的四合大院。

  只不過,戒備森嚴。

  他們進去,還要通過層層通報,最后才被放行。

  麻煩是麻煩,但這是身份和權力的象征。

  踏進這院子里,雖然看起來普通,但是氣場很強大,讓人不由沉了心,嚴肅起來。

  姜宛白以前來過這種地方,不過都是大晚上的。

  她也去過比這更有氣場的住宅,當然了,那里的戒備比這里更加的森嚴。

  “一會兒你跟著我,什么也不用說?!焙铉谥?。

  “我知道?!苯鸢仔α艘幌?,“你不用擔心我?!?br/>
  侯琰很擔心她。

  因為這是京都,現在所在的地方,也非同一般的場所。

  若是鬧出點什么動靜,不難保證會有什么樣的危險。

  侯震威把他叫到這里來,他多少也能猜到點他的用意。

  在這里,再囂張的人,也得收斂了。

  他們被引到門口,就聽到一個渾厚洪亮的聲音,“母親,阿琰來了?!?br/>
  “小琰,快來奶奶瞧瞧?!焙罾咸珜O子的態度,永遠都是那么慈祥,溫和。

  里面,高大且寬厚的身影扶著老太太走出來。

  老太太的眼睛就盯著侯琰,拉著他的手,兩眼淚汪汪,左看右看,“我的乖孫,瞧瞧你都瘦了?!?br/>
  “奶奶,我沒瘦?!焙铉鼘咸@般舉動,實在是有些招架不住。

  老太太紅著眼睛,搖頭,“我就知道,你一個人在這里,哪里能夠吃得好睡得好?!?br/>
  她這般模樣,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侯琰吃不飽,睡不好呢。

  “這孩子也是,到京都來了,也來找我。我都給他打過好幾次電話,這一回要不是您來了,我怕都還見不著他?!焙钫鹜_了口。

  侯震威國字臉,身高體大,背脊挺直,看著倒是個很正氣的人。

  “他這孩子……”老太太正想說什么,終于看到了站在侯琰身邊的姜宛白,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你怎么在這里?”

  “奶奶,我叫她一起來的?!焙铉懿幌矚g老太太對姜宛白的態度。

  老太太瞪著姜宛白,忽地轉過臉,“我不想見到她。讓她給我出去!”

  “母親,這……”侯震威早就看到姜宛白了。

  這姑娘,看著干干凈凈,簡簡單單的,沒什么不好啊。

  “讓她滾!”老太太的怒火,倒是越發的盛了。

  “行?!焙铉氏乳_了口,牽著姜宛白的手,就往外走。

  侯震威見狀,趕緊叫住他,“阿琰,你怎么也這么不懂事?別走?!?br/>
  “奶奶不待見我的未婚妻,我帶她走就是,免得在這里礙眼?!焙铉^也不回。

  “你給我站??!”老太太聽了他說的話,氣得差得吼破了嗓子。

  “母親,您別著急?!焙钫鹜矒嶂咸?,趕緊出去攔人,“阿琰啊,你先別走。你奶奶就是這個脾氣,她是老人家。老小孩老小孩,你別跟她計較?!?br/>
  侯琰冷著臉,“正因為她是老人家,是我奶奶,我們走,才是對她的尊重?!?br/>
  “好了。你奶奶之前跟我說過你和姜小姐的事。她也不是不同意,說句自私的話,姜小姐不要見怪。每個人對自家的孩子的認知,都覺得是最好。連帶著,找的對象,也要是最好的?!?br/>
  侯震威笑起來,很慈愛的一個人。

  確實有大家風范。

  “我能理解?!苯鸢仔χc頭,“侯奶奶對我有偏見,那也是因為我自身不夠好。我應該反省?!?br/>
  “姜小姐如此大度,我看啊,不差?!焙钫鹜鸢诐M是欣賞。

  “侯先生謬贊了?!?br/>
  侯震威笑道:“你還叫我侯先生這么客氣?我可是阿琰的大伯,你也能跟著他喊我?!?br/>
  姜宛白笑了笑,“是?!?br/>
  但是,她還是沒沒有叫大伯。

  畢竟從進來開始,侯琰就沒有這么叫過他。

  這兩家人的關系,她雖然不完全懂,但也撈著點了意境。

  侯琰不喜歡的人,她自然不會去捧著。

  “阿琰,來都來了,吃了午飯再走?!焙钫鹜泻糁?,“你奶奶昨天一來,就想著你,要看你。你現在要是走了,可是傷了她的心?!?br/>
  侯震威說著往里面喊了一句,“母親,阿琰喜歡的姑娘,您就不要管了。怎么著,以后這是阿琰的媳婦。您吶,也操不了那么多心?!?br/>
  侯老太太聽著這話,她明白這個理兒。

  可是,這個姜宛白,實在是不得她的心啊。

  算了,今天來的主要目的也不是這個女人。

  “來都來了,現在又走,不知道的還以為把你們怎么著了呢?!崩咸懿磺樵盖?。

  侯琰卻是不愿意再停下來,“奶奶既然不愿意見我們,那以后就不要再喊了?!?br/>
  “你奶奶已經服軟了?!焙钫鹜f:“你們祖孫倆,就別再置氣了?!?br/>
  “是啊。老夫人也是想你得緊,你要是走了,老夫人心里會難過的?!苯鸢滓矂裰铉?。

  她倒是想知道,侯震威到底為什么這么想見侯琰,不惜把老太太也弄來了。

  要說老太太不是侯震威叫來的,她還真是不信。

  姜宛白這句話,倒是讓侯震威欣賞。

  老太太冷哼一聲。

  侯琰停了下來。

  “好了,趕緊回屋?!焙钫鹜裰?。

  姜宛白也拉著侯琰往里面走。

  老太太還是不愿意看姜宛白,只是一個勁的跟侯琰說話。

  她也不再提姜宛白了,只是問工作的事。

  中午,吃了飯后,侯應光回來了。

  看到侯琰和姜宛白,有點意外。

  “姜小姐第一次來這大院吧。奶奶和堂哥肯定有好些話要說。不如我帶你四處逛逛?”侯應光也不傻。

  姜宛白明白,這是想要支開她。

  她起身,“好?!?br/>
  侯琰卻是不放心。

  姜宛白對他笑了笑,“要不是有侯少爺帶,我一個人可不敢在這院子里亂走。你就陪老夫人好好聊天,我跟侯少爺四處轉轉?!?br/>
  “堂哥放心,我會把她完好的送回來的?!焙顟庑ζ饋?,就像是只狐貍。

  侯琰倒不是不放心姜宛白,在這種地方,侯應光也不敢亂來。

  他點了點頭。

  兩個人出了門,侯琰正襟危坐。

  ……

  他很清楚,侯震威再三的打電話給他,要見他,不是沒有事。

  這一次,要不是老太太來了,他也不會來的。

  “小琰啊,這可是你大伯。從你進來,我就沒聽你叫他一聲?!焙罾咸杂行┞裨沟溃骸斑@也是親人啊?!?br/>
  侯震威端坐在那里,一臉和藹的看著侯琰,“不怪他。從我當兵后,就沒有見過他幾面。這些年,也一直沒有穩定下來。別說跟他,就是跟庭謙,我們兄弟倆,也極少碰面?!?br/>
  “不管怎么樣,也是親人。你跟庭謙就兄弟倆,以后我要是不在了,你們兄弟還得相互幫襯,扶持?!崩咸Z重心長。

  “您這是說的什么話。我跟庭謙雖然無血緣關系,但我們同一個母親,怎么著也比外面的人要強吧?!焙钫鹜p嘆一聲,“也怪我。這些年一直把心思放在政事上,未能親近兄弟。搞得親兄弟堪比陌生人?!?br/>
  “那哪能怪你。庭謙從商,你從政,該避嫌?!?br/>
  兩個人一唱一和,侯琰就安靜的坐在那里,一言未發。

  他在想著,姜宛白現在在做什么。

  ……

  姜宛白跟在侯應光的身后,她四處看了看,確實是戒備森嚴。

  一般人,哪里能進得來。

  走哪,都有人守著。

  這院不大,但是樣樣都有。

  而且,這院后面出去,又是另一處院。

  華國那些拍板大事的人,都住在這里。

  一家人一戶院落。

  倒是比大城市里那些住電梯房的要格外親人得多。

  忽然,她的目光被一盆花給吸引了。

  那花看著有些眼熟。

  “這花……”姜宛白走過去,盯著那盆花得異常漂亮,但是叫不出名字的紫色花朵,有碗口那么大。

  她湊近了一點,倒是沒有什么香味。

  侯應光輕笑,“女人都喜歡花,這話是真的?!?br/>
  “這花,哪里來的?很漂亮?!?br/>
  “不知道。我爸弄回來的?!?br/>
  姜宛白微蹙眉頭,“你爸弄回來的?”

  “是啊?!焙顟鈱@些花花草草沒興趣,“不知道是哪里來的?!?br/>
  “就這一盆?”

  “應該不止。之前弄回來了不少,好像送人了?!?br/>
  姜宛白盯著那花,盡量讓自己很平靜,“這花確實是漂亮。送人的話,也應該是送同僚吧?!?br/>
  “嗯?!焙顟怩久?,“你怎么對這花這么感興趣?你要是喜歡,這個送你?!?br/>
  “不用?!?br/>
  “我還以為你喜歡呢?!焙顟庹f:“你不要,那我下次送給依依?!?br/>
  姜宛白看了他一眼,“送蕭小姐盆栽?呵,她那么個妙人兒,哪有時間弄這些東西?還不是交給園丁,那又有什么意義?”

  侯應光想了想覺得也對,“那算了?!?br/>
  姜宛白問,“我能拍張照片嗎?”

  “可以?!?br/>
  姜宛白拿手機拍了張照片,保存。

  侯應光笑著說:“不喜歡為什么要拍照?”

  “純粹好看?!?br/>
  “拿回去擺著,不是更好看?”

  “不一樣?!苯鸢鬃唛_了。

  侯應光跟在她后面,“你倒是有點意思?!?br/>
  姜宛白輕哼,“這一次侯少爺對我,倒是客氣了很多啊?!?br/>
  “你都上門了,好歹是客?!焙顟飧刂斯ば『幼咧?。

  “這話說的倒是有幾分真?!?br/>
  侯應光跟在她身邊,“你說,他們在聊什么呢?”

  姜宛白挑眉,“聊什么,侯少爺你心里沒數嗎?”

  “我跟你在一起,我哪知道他們聊什么?!?br/>
  姜宛白冷笑。

  侯家父子打的什么主意,大家都心里有數。

  只看侯琰能不能撐住了。

  ……

  “都是一家人,你和你爸,怎么能不支持自家人呢?”老太太苦口婆心,“你大伯要是上了位,那咱們侯家可就能夠屹立不倒,流芳百世了。將來,也是能在史書上留下一筆的?!?br/>
  這話聽起來,倒是有點誘人。

  似乎,也有道理。

  侯震威在一旁聽著,說:“母親,您就別為難阿琰了。這種事情也是靠運氣,跟賭差不多。他們經商,我從政,不混淆才是對的。萬一,我敗了,那對他們也是沒有影響的?!?br/>
  “胡說。都是一家人,這種時候哪能不使點勁?有蕭家,再加上庭謙,小琰,你這事不成也得成?!崩咸闪艘谎酆钫鹜?,“家人就是在有困難的時候,能夠依靠。不然,干嘛要有親人,有家人?!?br/>
  侯震威一臉懺愧的低下了頭,仿佛剛才說了什么很不懂事的話。

  侯琰就安安靜靜的聽著,老太太一直在說這些,話里話外的意思他都聽明白了。

  “小琰?”老太太見他不言不語,喊了他一聲,“你在聽嗎?”

  侯琰抬眸,“奶奶,您想讓我怎么支持?”

  老太太一聽,兩眼放光,“這個好辦。你看蕭家,還沒有跟咱們家結親,就已經到處在籌錢,號召。你大伯這事,得花不少錢。所以,奶奶的意思是,你們現些年賺的錢,都先給你大伯打點。等日后事成了,有你大伯在,花出去的錢不愁找不回來?!?br/>
  ……

  此時,姜宛白和侯應光已經轉著回來了。

  沒有靠近,就站在門外。

  姜宛白耳力好,把老太太說的這話都給聽進去了。

  她忍不住想笑。

  為什么侯琰會有這樣一個奶奶?

  當初還以為老太太是很顧及他們家的?,F在看來,并不是啊。

  養子比親生兒子,似乎更得心意。

  想來,那個時候她很喜歡傅明菲,會不會也是為了如今這局面在做準備?

  畢竟傅明菲的父親,也是在朝中有職的。

  若真是這樣,那這個老太太的心,那是偏得遠遠的啊。

  侯應光也聽到了。

  他看了眼姜宛白,只見她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淺淺的嘲諷。

  這是什么意思?

  ……

  “你覺得,他會答應嗎?”他轉身,壓低了聲音問她。

  姜宛白看了他一眼,倒是配合著他又轉了身。

  她看著這五步一崗十步一哨的戒備,只是問了一句,“你說,他要是不答應,今天還能走出這里嗎?”

  “哈哈?!焙顟馊缤牭搅耸裁春眯Φ氖?,“你當這是什么地方?活生生的人進來了,難不成還能消失了?更何況,那是親人?!?br/>
  “可是把親人往這條路上逼,也不太像是親人能做出來的事吧?!?br/>
  “不是親人都在幫忙,親人又為何不可?”

  “一個是有利可圖,一個根本無心摻和。所以,你覺得呢?”姜宛白漂亮的媚眼帶著一抹譏諷。

  侯應光瞇眸,“你覺得,他們就無利可圖了?”

  “這些年,他們占了你們家的光嗎?”姜宛白反問。

  侯應光皺起了眉。

  姜宛白輕哼,“真要說起來,你們比他們做生意的,還要唯利是圖?,F在需要他們了,就眼巴巴的把人請來。當初不需要的時候,這么多年,可曾見過?侯少爺,要不是你姓侯,誰又能把你們和都城侯家聯系在一起?”

  “或者說,你們出去問問看,有人知道都城侯家和你們有關系沒?!?br/>
  侯應光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姜宛白笑道:“侯家從來沒有想過與你們攀扯上半毛錢關系??赡銈兡??用陰招逼著侯琰來京都。不就是為了降服他嗎?不過,這種招,真的很低級。老實說,你們有蕭家這么大個財神爺,也用不著侯家了?!?br/>
  “你們在京都稱王稱霸,不與人分羹,不是更好嗎?何必非得把兩家根本沒有什么交集的人,捆綁在一起呢?你不情,我不愿的,就算是勉強捆在一起了,那事能辦好嗎?”

  姜宛白看著他的臉色,輕嘆一聲,“老太太有句話得糾正一下,若是事沒成,你們退下來還有侯家照應著,日子也不會太難過。畢竟,凡事得給自己留一線,不是嗎?”

  侯應光聽著她說的這些話,看著這張精致漂亮的臉蛋。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