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老婆身嬌體貴 > 158、沒吃早餐,看什么都有食欲

158、沒吃早餐,看什么都有食欲


  阿洛不太明白。

  少爺和小姐從出生到現在,那都是被捧著的。

  根本不用去求菩薩。

  又或許,這就是人的內心吧。

  總覺得把一些希望寄托在神佛身上,內心才會安寧。

  ……

  姜宛白接到了姜自明的電話。

  這些天,她只要有時間就會跟姜自明視頻,看看趙如心。

  知道趙如心什么都不知道,她還是會說很多話。

  “那邊的事情處理好了嗎?”姜自明問。

  “差不多了?!?br/>
  “你馬上過生日了。我跟你哥說了,還是要辦一辦?!苯悦髀曇粢琅f很慈愛。

  要不是他提起,姜宛白都快忘了自己要過生了。

  這些年,似乎都忘記了還有個屬于自己的日子要過。

  “不用了?!苯鸢滓膊恢肋@邊的事情到底什么時候能夠徹底結束,主要是侯琰這邊,“過不過生日都一樣?!?br/>
  “沒有好好給你過過?!?br/>
  “我不在乎?!苯鸢孜⑿χ?,“我們家的事情差不多處理好了,只是侯琰那邊,暫時還不能離開?!?br/>
  姜自明蹙眉,“他家的生意也出了問題?”

  “是他自己的?!苯鸢着滤麚?,“他會處理好的?!?br/>
  “京都魚龍混雜,也比較復雜,你在那邊要多注意一些?!苯悦魈嵝阎?,“有沒有遇上什么奇怪的人?”

  “爸,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會遇上怪叔叔怪阿姨的?!彼倚χ?,不想讓他過分牽掛。

  姜自明被她這話逗樂了,“自己多注意安全。家里,你不用擔心?!?br/>
  “嗯?!?br/>
  “如果生日不回來,那在那邊還是要吃好吃的?!?br/>
  “我知道?!?br/>
  “那先這樣吧?!?br/>
  “好?!?br/>
  結束了通話,姜宛白重嘆了一聲。

  她看了眼日歷,離七月初八,也就只有那么兩天了。

  ……

  農歷七月初八。

  天還沒有亮,侯琰就帶著姜宛白出門了。

  姜宛白瞇著眼睛,不時的掀開眼皮看一眼,“這么早不在家里睡覺,你把我拖到這荒山野嶺來做什么?”

  真是困死了。

  昨晚半夜才睡的覺,總感覺還沒有睡著就又被他給拖起來了。

  也不知道他的精力怎么就這么好。

  “你睡,到了地方我再叫你?!焙铉残奶鬯?,但是今天特殊。

  姜宛白重新閉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被叫醒。

  “起來?!焙铉阉銎饋?。

  “這是哪里?”她睡眼朦朧,完全不知道東南西北了。

  侯琰牽著她的手,“下來?!?br/>
  姜宛白下了車,由他牽著走了幾步。

  清晨的風很涼爽,一點也不悶熱。

  風里夾著樹木的清香,很醒瞌睡。

  她睜大了眼睛,看著外面,“這里是……”

  “這是京都最佳觀賞日出的地方。怎么樣?是不是很美?”侯琰摟著她站在高住,望著天邊。

  姜宛白呆呆的點頭,“美??墒恰瓫]有日出?!?br/>
  此時在山的那邊,只有一點點白光。

  侯琰看了眼時間,“大概還有十分鐘?!?br/>
  “嗯?”

  “十分鐘后,日出就出來了?!焙铉戳搜叟赃?,坐在一塊很光滑的石頭上,然后讓她坐在他的腿上。

  姜宛白靠在他的懷里,眺望著遠方。

  剛才瞌睡十足,現在卻是十分清醒。

  她看著遠處,那山坳之處還有很多房子,此時看起來特別是渺小。

  現在才發覺,他們這是處于一個最高點,背后涼風習習,前面視野寬闊。

  再往前走幾步,便是崖邊。

  “你怎么找到這個地方的?”看著樣子,極少有人來這里。

  “網上查的?!焙铉鼡е?,“今天你生日,我想帶你過個不一樣的生日?!?br/>
  姜宛白以為他不知道她是哪天過生日。

  昨晚,他也未提。

  “確實很不一樣。大清早的把我從被窩里拉出來,跑了這么遠,現在在山頂吹著風。足夠讓我記一輩子了?!苯鸢状蛉ぶ?。

  侯琰環著她的腰,靠著她,“就是讓要你記一輩子?!?br/>
  姜宛白笑了。

  他們相依偎著,不說話,靜聽著兩顆心的跳動重合。

  天邊,那抹白光慢慢的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色,紅色外,又披上了一層金紗。

  “看,日出!”姜宛白指著前方,略有些興奮,“好美?!?br/>
  這是她第一次看日出。

  和最愛的男人一起。

  侯琰從后面抱住她,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和她的視線一起挪向遠方。

  如果,時間在這里停留就好了。

  他想一直這樣擁著她,享受著這美好寂靜的時刻。

  歲月靜好,不過如此。

  他的手微微收了收,將她圈緊。

  呼吸滿在她的頸窩里,看到她雪白的肌膚變成點點粉紅。

  晶瑩的耳珠在在這淺淺的光暈下,格外的誘人。

  他情不自禁的湊過去。

  “你干嘛?”姜宛白縮了一下脖子,“癢!”

  侯琰笑,“沒吃早餐,看什么都有食欲?!?br/>
  “……”姜宛白回頭瞪他,“想都別想?!?br/>
  “荒山野嶺,是個好地方?!彼戳搜鬯闹?,越發的滿意。

  姜宛白難得紅了臉,“侯琰,有跟你說,有些想法你都不該有!”這男人的腦子里,到底裝的些什么?

  侯琰看她那有些氣色的樣子,心情大好,“你能管住我的身,占有我的心,還想控制我的大腦?”

  “收起你那些不著調的想法?!焙喼碧竽懥?。

  男人就這么不分時候不分場地的嗎?

  姜宛白警告的盯著他。

  侯琰大笑著,“你很怕?”還真是難得,能看到她又急又怕的樣子。

  “不是怕,是羞!”

  “既然不怕,那……”

  “滾!”姜宛白掙扎著要起來,想踢他一腳。

  侯琰才不會讓她起來,“姜小姐,你對外可是柔弱到不能自理的美人。怎么能就這么粗的字眼?”

  姜宛白磨牙,“你要是再敢想,我就揍你!”

  “嘖嘖嘖,這是要謀殺親夫啊。至于嗎?”侯琰突然覺得逗她很好玩。

  “你要不試試?”姜宛白兇神惡煞。

  侯琰見狀,趕緊投降,“我不敢。我錯了?!?br/>
  “哼!”姜宛白睨了他一眼,才重新坐好。

  陽光涌出金光,將這座城市都照亮了。

  他們在那里坐了好幾個小時,柔和的光變得有些火熱。

  “回家吧?!焙铉谒叺袜?。

  姜宛白點頭。

  再晚一點,就有些曬了。

  晚上,侯琰帶她去了龍騰鳳府。

  早早就定了包廂,菜品也是定好了的。

  “就我們兩個人,不用這么奢華?!苯鸢卓粗郎系牟?,頓時覺得有些浪費。

  “好歹也是個節日,只有我們兩個人,不能太將就了?!焙铉股闲押玫募t酒。

  燭光配上紅酒,昏黃卻透著情調的柔和燈光,兩個人盛裝而坐,這氣氛也是有正式感的。

  姜宛白終于知道他為什么非要讓她換上新衣,還做了精致的打扮。

  這氣氛,必須得配這樣的著裝。

  “說起來,這是我第一次過生日?!苯鸢卓粗@桌上的菜,“那年回來的時候,似乎也沒有過?!?br/>
  那個時候,她身體不好,有些節日真的沒有在意過。

  曾經,她也不過的。

  因為他們這樣的人,每天都活在生死線上,只要活一天,那天都可以稱作“生日”。

  侯琰深情凝視著她,“以后,每年我們都好好過生日?!?br/>
  “謝謝?!苯鸢锥似鹁票?。

  侯琰跟她碰了一下,“應該的?!?br/>
  別人的生日會有家人,朋友一起熱鬧。

  她這里,就只有他了。

  她很感激,有他陪著她,過這樣一個生日。

  此時,門被敲開。

  姜宛白回頭,只見一個三層高的大蛋糕被推了進來。

  看到蛋糕的時候驚訝了,看到推蛋糕的人,她更是驚得捂上了嘴。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

  后面出現的人,更是讓她忽然酸了鼻子。

  白宇揚把蛋糕推到她面前,笑著說:“妹妹,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他身后的人,笑著送上祝福。

  姜宛白捂著臉,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她熱淚盈眶,回頭看著侯琰。

  侯琰則一臉寵愛的望著她。

  “宛白,生日快樂!”許晴天走過來,抱了抱她。

  “謝謝?!?br/>
  “嫂子,生日快樂!”連城靈姝也走出來。

  “舅媽,生日快樂!”憶寶那軟糯的聲音一出來,姜宛白又哭又笑。

  付航也來了,還有趙裴歡,唐優,就連正哥也來了。

  看到這些人,姜宛白吸著鼻子,紅著眼眶,“你們怎么都來了啊。都沒有人跟我說?!?br/>
  “那是因為我哥保密工作到位唄?!边B城靈姝上前,“前兩天,他就打電話給我們,讓我們今天晚上必須出現在這里。不然,可有好果子給我們吃?!?br/>
  “妹子,你過生也不跟我說,可真是沒有把我當大哥啊?!闭缱叱鰜?,聲音洪亮。

  “正哥!”姜宛白不好意思的說:“其實我這些年都沒有怎么過過生日……”

  “行啦,我就逗逗你。我不是侯小爺請來的,我是付航叫上的?!闭缧χf:“反正吶,你不請我也是來了。這飯,我得吃。但是,禮物我得送?!?br/>
  正哥一揮手,便有人拿了一個文件袋過來。

  他把文件袋遞給姜宛白,“這是我在景陽大道的一套房子,現在是你的了。我告訴你,你不能說不要,你要是不要就是沒把我當朋友?!?br/>
  “……”姜宛白愣了愣,“正哥,這太貴重了。我真不能要?!?br/>
  “怎么?你現在是想下我的面子?”正哥臉色一沉,“我兄弟在這里,你這么對我,讓我怎么回去面對其他人?”

  “這……”

  “既然正哥送你的,你就收下吧?!焙铉哌^來。

  姜宛白看了眼侯琰,侯琰眸光帶著笑意。

  她想了想,就接了過來,“謝謝正哥?!?br/>
  “這還差不多?!闭缈戳搜酆铉?,笑呵呵,“侯小爺的大名我是聽說過的,今日一見,只然是氣宇軒昂,人中龍鳳啊?!?br/>
  侯琰臉色柔和,“我也是聽說過正哥的威名,只不過一直沒有機會認識。今天,我算是借了宛白的光了?!?br/>
  “哈哈哈!”正哥聽了這話,爽朗大笑,眼里露出了贊賞,“你是宛白妹子的未婚夫,也算是我的妹夫了。不管怎么樣,這情義可結下了。不過侯小爺,有句話還是得提前跟你說一聲。雖然宛白不是我的親妹子,但我可就認了這么一個妹子,你可不能欺負她啊?!?br/>
  “正哥說笑了。只有她欺負我的份?!?br/>
  “哈哈哈,她欺負你……那你就只有受著?!?br/>
  侯琰笑著點頭,“是?!?br/>
  這話,逗樂了在場的所有人。

  正哥送了禮物,其他人也都把禮物送上來了。

  每個人送的禮物都不差,這都是心意。

  有這么些個人,這房間里的氣氛總算是變得飽滿了些。

  到底是生日,還是要人多,才顯得不寂寥。

  正哥和侯琰很聊得來,加上正哥是付航叫來的,白宇揚又是姜宛白的哥哥,這聊天一點也不枯燥。

  其他幾個女人則抱著憶寶吃飯,扯閑篇。

  男人的聊天內容無非是女人和事業。

  女人的聊天內容則是多變的。

  姜宛白注意到連城靈姝的坐姿,“聽說你摔了,怎么樣?好些了沒有?”

  “好多了。但是彎腰什么的,還是有點痛?!?br/>
  “那你就不該來?!苯鸢子行?,“傷筋動骨一百天?!?br/>
  連城靈姝一聽到這句話就有些害怕,“你怎么跟付航一樣,他只要看我一動就會說這句話。恨不得我二十四小時都躺在床上。我都快在床上生根了?!?br/>
  “那是為了你好?!苯鸢捉o憶寶夾菜,“你要是不好好休息,萬一落下個后遺癥可怎么辦?”

  許晴天接了一句,“有付航養著?!?br/>
  “……”

  連城靈姝微紅了臉,“說什么呢?”

  趙裴歡也一臉神秘兮兮的樣子,“我覺得啊,航哥對靈姝姐現在有丈夫對妻子的感覺了。你們是不知道,陸琪只要帶憶寶出門,航哥那鐵定是在家里辦公的。這啊,都是為了能好好監督照顧靈姝姐?!?br/>
  “……”連城靈姝瞪她,“別瞎說?!?br/>
  “天地良心,我可沒有瞎說?!壁w裴歡舉起手指,作發誓狀。

  姜宛白聽到這些話,心里很欣慰。

  付航終于是開竅了。

  這是好現象。

  相信用不了多久,兩個人的感情可以再得到一步升華了。

  “晴天,你跟我哥呢?最近有沒有約著打架?”姜宛白有點好奇。

  “沒空?!痹S晴天吃著菜,“就他那身板,我還不如去拳擊館找人打呢?!?br/>
  姜宛白愣,“你現在就這么瞧不起他?”

  “手下敗將?!?br/>
  “……”姜宛折搖頭嘆息,“我就跟我哥說,自己身手沒練好,怎么好意思找你約架呢。這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嘛?!?br/>
  許晴天點頭,“確實?!?br/>
  原本在聽著他們說話的白宇揚聽到她們的對話,再聽到許晴天這么不屑他,他擰了擰眉,湊過來,“許晴天,你當我聽不見?”

  “我又沒有要瞞著你?!痹S晴天睨了他一眼,“說的實話而已,又沒有添油加醋,不怕你知道?!?br/>
  “你還真是……”白宇揚盯著她搖頭,“三年不見,你還真是變得冷漠又無情,還很狂妄?!?br/>
  “我有狂妄的資本?!?br/>
  “……”白宇揚氣得差點吐血,“我覺得,你是在挑釁我?!?br/>
  “怎么?想打一架?”許晴天斜眼看他。

  “好啊?!卑子顡P說著就擼起了袖子,“打輸了不準哭!”

  “呵?!痹S晴天放下了筷子,“來啊?!?br/>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盯著他倆。

  這突然就變得有些勢同水火,火藥味十足了。

  兩個人站起來,許晴天穿著白色的套裝,齊肩短發,干凈利落。

  白宇揚則穿著白色襯衣,黑色的西裝褲,整個人看起來簡約大氣,又不失氣質。

  包廂很大,完全可以讓他倆施展開來。

  “白宇揚,先說好了,要是不行了就認輸?!?br/>
  “呵。那你可得早點認輸,不然女孩子家家的被打傷了,可就不好了?!卑子顡P冷笑。

  他就覺得這女人太欠收拾。

  好歹之前是他陪練出來的,到了現在本事了,竟然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這女人,就得好好教育教育。

  “喲,這是要打架啊?!闭缧χ?。

  “他倆應該好幾年沒有動過手了?!备逗狡鹕?,去把憶寶抱到自己懷里,“小孩子離遠一些?!?br/>
  侯琰看了眼付航,又看向連城靈姝。

  連城靈姝則興奮又緊張的盯著要打架的兩個人。

  看來,這一家三口相處的還不錯。

  之前他是很不看好付航的,不過現在有這樣的發展,也不是一件壞事。

  此時,許晴天已經出手了。

  白宇揚接招。

  兩個人招式很犀利,速度很快,看不懂的只覺得眼花繚亂,看得懂的則津津有味。

  不得不說,許晴天比起三年前,確實是要厲害得很多。

  以前她是體力跟不上,但是現在打了這么久,沒有露出半點疲憊。

  白宇揚也不差,他和許晴天,不相上下。

  這倆人打得過癮,看的人也暗自叫好。

  他們都知道,這倆收著勁的。

  要真打,可不是這樣的。

  “呵,不賴嘛?!卑子顡P抽了空隙說了一句。

  許晴天冷笑,“那是?!?br/>
  這一場架,打得那叫一個暢快淋漓。

  要是再這么打下去,只怕還是干很久。

  “好啦?!苯鸢撞坏貌怀雎?,“你們別打了,現在不分伯仲,都厲害!”

  打起來的兩個人哪里能夠說停就停。

  而且一開始就說好了,要認輸。

  現在,沒有人認輸。

  “他們怕是停不下來了?!边B城靈姝看得眼睛都直了。

  她沒有想到,許晴天的身手這么好。

  這利落的身姿,很颯,很酷。

  羨慕得不得了。

  “唉,何必呢?!苯鸢讎@氣搖頭。

  “算是給你助興了?!边B城靈姝笑著說:“熱鬧?!?br/>
  “哈,我想切蛋糕?!痹龠@么打下去,真的是會沒完沒了的。

  連城靈姝笑了。

  此時,白宇揚先停了手。

  他突然停手,許晴天的腿抬起,眼看要踢上他的面門,腳掌生生的停在了離他臉還有三分公的位置,而她的鞋跟,已經擦到了他的脖子。

  若是她沒有收住,白宇揚一定會受傷。

  白宇揚瞟了一眼,笑,“你贏了?!?br/>
  許晴天冷笑,放下了腿,“你要是不服,下次約個時間,找個好地方,再比比?!?br/>
  “那我找你,你可不許拒絕?!?br/>
  “絕不?!?br/>
  “真是精彩?!边B城靈姝帶頭鼓掌,“就像看電視里的打戲一樣,過癮?!?br/>
  許晴天只是頭發稍有點凌亂,面色有些紅,倒也還好。

  白宇揚甩了一下頭發,“你家付航也很厲害。哪天讓他在家里表演給你看?!?br/>
  “你家付航”這四個字,讓連城靈姝面上一熱。

  付航看了白宇揚一眼,“她見過我打架?!?br/>
  “是嗎?”白宇揚挽起袖子,“我去洗個手?!?br/>
  許晴天先去,白宇揚后面。

  包廂里有一個很大的洗手間,男女分開,洗手臺則是共用。

  許晴天整理著頭發,看到白宇揚出來,從鏡子里睨了他一眼,沒說話。

  “這幾年,你好嗎?”白宇揚很早就想問了。

  在都城,他知道她回來,但愣是沒有遇上過。

  說起來這是第一次面對面。

  沒想到一碰面,竟然就打了一架。

  “看我現在的樣子,像是不好嗎?”許晴天反問了一句。

  白宇揚側過身,倒是認認真真的看起來了。

  許睛天瞇眸。

  “好像清瘦了些?!?br/>
  “……”

  “你是醫生,應該會注意自己的身體?!?br/>
  許晴天甩了甩手,沒回應他,走了出去。

  白宇揚看著她離開,洗著手,總覺得她對他好像很冷漠。

  剛才,他也沒有下重手啊。

  這女人,還真是看不懂。

  ……

  姜宛白許了愿,切了蛋糕,在一片歡聲笑語里,她過了二十五歲的生日。

  正哥先走,之后唐優也走了。

  連城靈姝和付航帶著憶寶去住酒店,原本是讓他們去家里住的,但是他們執意去酒店。明天一早好去機場。

  白宇揚自然也不會去他們家里蹭住,去了酒店。

  許晴天和趙裴歡也是。

  總之最后,來的人都去了酒店。

  姜宛白和侯琰回到家里,她想了想,“他們是不是故意把時間留給我們的?”

  “嗯?!焙铉撓峦馓?,“很明顯?!?br/>
  姜宛白躺在沙發上,有些疲憊,“好累?!?br/>
  “你這是在暗示我,今晚什么也不能干?”侯琰坐在她的身邊,將她的頭擱在他的腿上,“有這么累?”

  “當然?!苯鸢组]上了眼睛,“主要是早上太早了?!?br/>
  侯琰輕捏著她的肩膀,“中午回來休息過?!?br/>
  姜宛白睜開眼,滿眼的幽怨,“休息?那叫休息?”她就搞不明白了,男人的勁是不是就使不完。

  侯琰笑著哄道:“是,是我不好。那晚上,早點休息?!?br/>
  “我告訴你,你今晚要是再折騰我,我就廢了你?!彼龖撁魈旄麄円黄鸹囟汲?。

  “這么狠?”

  “惹急了,我什么都做得出來?!苯鸢缀藓薜囊а?。

  “你就沒有考慮過你以后的生活嗎?”侯琰給她按著肩膀,輕重適宜。

  姜宛白冷笑,“男人多了去了?!?br/>
  肩膀上的手勁停了。

  “你說什么?”男人的聲音變得有些冷沉。

  不用睜眼,她也知道男人臉色不好看。

  哼。

  他會折騰她,她就不會了嗎?

  “我說,男人多了去了。找誰都是……唔……”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堵上了。

  她睜大了眼睛,正好就對上男人那雙帶著慍怒的眼睛。

  他正兇神惡煞的懲罰著她,直到她拍背求饒。

  “呼呼……”她喘著氣,口腔里一股腥甜味,“你……”

  “你要是敢在外面找野男人,我見一個,廢一個?!焙铉а狼旋X。

  “……”姜宛白現在終于知道男人生氣起來,有多么的可怕了。

  她哼哼道:“是你先惹的我?!?br/>
  “我那是愛你?!?br/>
  “……”瞧瞧,把這話說的多么的漂亮,讓人無力反駁。

  “我知道了,以后會控制自己?!焙铉罱K還是先服了軟,哄著她。

  姜宛白噘嘴,“這還差不多?!?br/>
  “那你還會去找外面的野男人嗎?”他記著這話的。

  “你覺得外面有比你更好的野男人嗎?”她問。

  侯琰將她抱起來,“沒有。還有,我不是野男人?!?br/>
  就算是有,他也不會讓她被騙走。

  這女人,只能是他一個人的。

  姜宛白靠著他的胸膛,“那你怕什么?這點自信都沒有,那還是侯小爺嗎?”

  “因為那個女人,是你啊?!?br/>
  因為是她,所以他才人患得患失。

  特別是三年前她突然離開,讓他越發的有些害怕她會離開。

  現在才知道,他有多緊張她,多離不開她。

  姜宛白聽明白他話中的意思,心里暖暖的。

  她摟著了他,“自信點。這世上,除了你,我也看不上誰了?!?br/>
  “真的?”

  “嗯?!?br/>
  侯琰這才笑了。

  這晚,侯琰確實是沒有再折騰她了。

  兩個人摟著睡到了天亮。

  一早,他們去送付航他們回都城,都買了一個點的航班,倒也是結伴而行。

  送他們走后,姜宛白才送侯琰去公司。

  在公司樓下,就碰上了仇清。

  昨天,侯琰都沒有到公司里來過。

  現在看到他,還有姜宛白,她面色冷淡。

  “清姐,早?!苯鸢茁氏却蛘泻?。

  “已經十點了,不早了?!背鹎蹇戳搜鬯?,氣色紅潤,神采奕奕的站在侯琰身邊,略有些礙眼。

  姜宛白微微揚眉,“確實不早了?!?br/>
  仇清沒再理她,直接看向侯琰,“澳州那邊的生意,你什么時候過去?”

  “很急?”

  “確實是很急。昨天我給你打電話你關機,發信息你也沒有回。那邊,不能再拖了?!背鹎逭f:“那邊的事情,必須得你親自去?!?br/>
  侯琰擰了眉,“我知道了?!?br/>
  “所以,你什么時候去?”仇清刨根問底。

  侯琰不太喜歡她這樣的態度。

  他清楚,她是在姜宛白面前故意這般跟他說話。

  “等我先跟那邊聯系了再定時間?!焙铉聪蚪鸢?,眼神都變得溫柔了些,“你要不要上去玩?”

  “你上班,我玩什么?”姜宛白笑著搖頭,“我去我自家的公司?!?br/>
  “好?!焙铉f:“你下午來接我?!?br/>
  “沒問題?!?br/>
  姜宛白笑容明艷的對仇清揮了揮手,“清姐,回見?!?br/>
  仇清很淡漠的點了一下頭。

  姜宛白側過身,輕踮腳尖親了一下侯琰的嘴角,“下班了我來接你,乖乖上班喲。拜拜?!闭f完,她背著手,蹦蹦跳跳的甩著車鑰匙走了。

  侯琰看著她這模樣,忍不住笑了。

  仇清見狀,臉色越發的沉了。

  等那車子開走了,她才說:“你以前,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的?!?br/>
  “所以呢?”看不見車子了,侯琰才收了笑臉,恢復了那冷漠的神色,高冷不可攀的走在前面。

  “現在,你談了戀愛,就把工作拋在一邊了?!背鹎逭f:“你有今天不容易,現在公司面臨這么多困難,難道不應該先把公司里的事情解決了再去談情說愛嗎?”

  侯琰停下來,轉過身,一臉嚴肅,“事業沒有了還可以再拼。但是她要是沒了,我就沒了?!?br/>
  “你!”仇清擰緊了眉頭,“你什么時候變成了這個樣子?”

  “我一直都是這樣?!焙铉渎曊f:“仇清,你是我工作上的伙伴,之前這邊的事都是交由你在負責,那是因為我相信你。你愿意幫我,是因為你信任我?,F在,我不求你能對宛白如同對我一樣信任,只希望你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br/>
  他又說了一句:“還有,她是我的女人。以后,會是我的妻子。我希望,你對她客氣一點?!?br/>
  說罷,他走進了電梯。

  仇清愣在原地。

  她沒有想過有一天,侯琰會這樣跟她說話。

  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女人。

  此時,她對姜宛白原本就沒有的好感,變成了厭惡。

  那個姜宛白,會阻礙侯琰的前程!

  侯琰該是王者,那種站在頂峰的王者。

  他的身邊,不該有牽絆者。

  仇清暗暗的握緊了拳頭,心里在盤算著。

  ……

  侯琰出差,勢在必行。

  姜宛白送他到了機場,歪頭問,“侯小爺,需要我幫忙嗎?”

  “我能解決?!焙铉哪?,“等我解決不了,再請姜小姐幫忙?!?br/>
  “好?!苯鸢状蠓降膽铝?。

  侯琰笑了,“嘖,我們家宛白,似乎很厲害呢。之前,我都不知道你和正哥認識?!?br/>
  “你不知道的事多著呢?!苯鸢桌囊陆?,“總之呢,要是真的遇上了什么難題,記得跟我說。說不定,我真的能幫你解決?!?br/>
  “一定?!焙铉浪斜臼?,現在身體也變好了,他本不該這么擔心。

  可是他對她的擔心,并不會因為她現在不該擔心而不去擔心。

  就算她再厲害,也只是他心里的那個小女人。

  “你也是,自己要多加小心。實在是不行,你就回都城去。等我把這里的事情辦完了,就回去找你?!痹诙汲?,至少有白宇揚,付航他們在。

  “那不行。我生日那天問了一下付航,在京都我也是有產業的。打算抽個時間好好清點清點呢?!苯鸢孜⑽P起下巴,“你說,我這一清點,會不會比蕭家還壕啊?!?br/>
  侯琰樂了,“不管比蕭家怎么樣,反正我知道,我是攀上高枝了?!?br/>
  “你怎么不說你抱上女富豪的大腿了?”

  “嗯。不止是大腿,哪哪都抱過了?!?br/>
  “……”姜宛白瞪了他一眼。

  侯琰大笑。

  ……

  侯琰走后的第二天,仇清就找到家里來了。

  姜宛白很意外。

  “清姐,你怎么來了?”總該不會是來找她麻煩的吧。

  仇清難得的對她笑了笑,“侯琰出國了,你一個人在這里,應該會很無聊吧?!?br/>
  “還好?!?br/>
  “下午有個酒會,你有沒有興趣?”

  姜宛白想不明白,她為什么會來問她要不要去酒會?

  她搖頭,“我不熟?!?br/>
  “這個酒會是蕭家大小姐辦的,請了不少人,你確定不去看看?”仇清問。

  蕭家大小姐?

  姜宛白還是搖頭,“我不認識,人家也沒有請我,好像也沒什么可看的?!?br/>
  還是拒絕。

  仇清想著她不是因為沒有什么可看的不去,而是因為有些懼大場合。

  在都城姜家確實是有一手,但是到了京都,也只有躲的份了。

  她就沒搞懂,侯琰喜歡她哪一點。

  就因為長得好看?

  這世上,長得好看得的多了去了。

  有本事?

  她幫姜自明重回姜家的那點本事,也不稀奇。

  更何況,她當時頂著侯家未婚妻的頭銜,有侯家在背后撐著,想做什么也容易。

  越發的覺得,這個女人并沒有什么真本事。

  “行吧。我就是來問問你,你要實在是不想去,我也不勉強?!背鹎灞疽詾樗龝サ?。她要是去了,她還能高看她一眼。

  現在她拒絕,只當她是怯場。

  沒有侯琰在,她根本就無法面對那樣的場合。

  “嗯?!苯鸢仔α诵?,“謝謝清姐?!?br/>
  “走了?!背鹎迨遣惶敫啻?,她瞧不起她,自然是不屑的。

  姜宛白送走了她,便躺回了沙發上。

  這個仇清,看著也不像是情敵。

  但是對她的不喜歡是能夠從眼睛里看得出來的。

  很直白。

  哪怕是當著侯琰的面,她表現出來的也是不喜歡她。

  嗯……

  她也不是金子,不能強迫所有人都喜歡她。

  只要不對她做什么過分的事,她是能夠看在她是侯琰的伙伴上不計較的。

  手機響了。

  她拿過來看了眼來電,不由笑了。

  今天是什么情況?

  一個個不該來找她的人,好像都來了。

  先是仇清,現在是蕭夫人。

  這個蕭夫人也是有意思,上次她的態度說明了一切,以為除了針鋒相對,不會再什么交集才對。

  哪知,竟然又打電話來了。

  “姜小姐,我是蕭芳若?!睂Ψ降穆曇艉軠厝?,很友善。

  姜宛白拿著手機,“我知道。蕭夫人有事?”

  “下午四點,我女兒辦了個酒會,你能不能賞臉來?”

  又是酒會!

  還真是奇了怪了。

  仇清來問她要不要去,她拒絕了。

  這邊的主人家又打電話來,請她去。

  呵,她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重要了?

  她斟酌了片刻,“好的?!?br/>
  “真的嗎?那我派人來接你?!睂Ψ剿坪鹾芘d奮。

  “不用,我自己開車?!?br/>
  “那好。我一會兒把地址發給你?!?br/>
  “好?!?br/>
  結束了通話,姜宛白有點搞不明白了。

  這位蕭夫人似乎對她熱情得很吶。

  且不說他們之間這有些火花的關系,更何況他們根本就沒有交情,怎么她女兒辦個酒會,要請她呢?

  呵。奇怪。

  ……

  三點五十五分,姜宛白把車停在了一扇輝煌大氣的雕花大門前,一路開過來,都看到了院墻??梢娺@面積,大到無法想象。

  此時在門口,她也沒有辦法看到里面是長什么樣。

  以前覺得侯家夠豪華了,可今日來到蕭家,侯家也有些黯然失色了。

  “姜小姐嗎?”保安看走過來,敲了她的車窗,詢問著。

  “是?!?br/>
  “您的車請跟著前面的巡邏車走?!?span id="contenttips" style="color:red;font-weight:bold;">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我老婆身嬌體貴》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