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從開局就一路橫推 > 第二百四十四章:溜須拍馬好舔犬。

第二百四十四章:溜須拍馬好舔犬。


  奉琴平日里是個不善于溜須拍馬的,此番竟然說了這么多的話,而且說的還這么好,叫李玥凰這般的受用。李玥凰自然高看她一眼,就連一旁的獻華和頌茶也不禁有些詫異,他們二人竟不知道這奉琴什么時候竟是生了這么一張伶牙俐齒的好口舌。

  獻華倒還罷了,畢竟獻華平日里并不是靠著阿諛奉承上位的,而是靠著真本事真才學才獲寵的。

  李玥凰平日里是缺不了獻華的,因為李玥凰雖然是一等一的絕世人物,本事大的通天徹地,心氣高的比天還高。但這世間有陰就有陽,有陽就有陰,萬事萬物都是一體兩面的,哪有全知全能,無所不能,完美無缺的人呢?李玥凰雖然是干大事的人,但是有些小事上她就顧不得了,所以就需要獻華這般的好狗腿替她處理。不然的話,李玥凰就得要分出心思來去操心那些小事了,那么如此一來,如何還能做大事呢?

  所以獻華從來是不怕別人溜須拍馬的,因為再怎么樣都是頂替不了她的。這樣的,就叫做一技之長。人若是有了一技之長,到了哪里,都是能吃飽飯的。獻華平日里最需要注意的就是那些和她有相似本領的人,這種人對她的威脅才是最大的,但是其實一般也不會威脅到她,因為李玥凰用慣了獻華,這用久了之后,人是會形成一個習慣的。一般來說,沒什么事兒是不會換掉獻華的,畢竟習慣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東西。平時只要習慣了一件事,習慣了一個人,驟然換一個新的,就會變得很不習慣。所以說,獻華在李玥凰身邊的地位是很牢靠的,輕易撼動不得。所以別看平日里頌茶很是牙尖嘴利,很是喜歡抓乖賣巧,但是她和獻華之間還是很和睦的,因為二者既是合作關系,但卻沒有根本上的利益競爭,自然就能很和睦了。

  但突然變得開竅了似的奉琴對于頌茶來說可就不一樣了,因為頌茶本身上要說什么有什么厲害的手段,她還真的沒有。她平日里性格也不是很好,喜歡要強賣乖,又很是刁蠻任性,又不是特別聰明,智慧平平。唯一最厲害的就是會討好人,會伺候李玥凰,平日里在李玥凰身邊阿諛奉承,將李玥凰哄的很好。而突然之間,奉琴今天露了這一手,立時便讓頌茶感覺到了很大的威脅,因為對于頌茶來說,她又不像獻華那般靠的是自己的真本領,她本身就是靠著溜須拍馬上位的,若是有人比她更會溜須拍馬,比她更會討李玥凰的歡心,那么她自然就會失寵。而她失了寵,她平時又是哪個性格,得罪了許多人。不說她得罪的人吧,就是她那個要強的性格,要是失了寵的話,都不用別人把她怎么樣,她自個跟自個都過不去,非得把自己氣個半死不可。所以說呀,頌茶的臉色當即就變了。只是在李玥凰面前不好發作,又隱藏了起來。心里卻暗暗想到了某些事情,已經開始猜疑起奉琴來了。畢竟雖然頌茶和奉琴兩個關系看著特別好,平日里如膠似漆的,但本質上是什么緣故呢?是因為頌茶在李玥凰面前溜須拍馬,在別人面前又開始拿腔做勢,而奉琴本身是一個不爭不搶,恬靜溫柔的性子,無論是和誰都相處的來。獻華這樣有能力的人物自然是不可能和頌茶特別相處的來的,所以頌茶只有退而求其次和奉琴經常在一塊兒做事、玩耍、聊天??扇绻嬲f她們兩個之間的感情有多么好,那倒還真不是這樣的。兩者本身是為了利益而來,自然也會為了利益而散,或者說不是兩者,而是頌茶一個人。奉琴對于頌茶倒是真心的,但是頌茶對于奉琴卻并不這樣了。奉琴并不是一個特別聰明的人,頂多是有一點小聰明,智慧也不高,也不過是剛好搭在了平均線上而已。但正是她這樣不智慧的,又不是特別聰明的,但又不是特別笨的,剛好還有點小聰明的,最是不好。若是奉琴生在一個普通的正常家庭,那倒還罷了,這樣的性格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或者說也不會培養出這種性格。但是誰讓頌茶自小便跟在李玥凰身邊,耳濡目染,沒學會李玥凰那一份睥睨天下的霸氣,傲視蒼生的不羈,反倒是學去了許多的臭毛病。她事事都愛學李玥凰的調調,而李玥凰野心勃勃,非常工于心計,而且時常鉆研心計。但李玥凰天分在那里,至少李玥凰的智慧比一般人強多了,鉆研心計,鉆研智謀,也能鉆研出許多東西,可像頌茶這樣的,那就遠遠不行了,什么都沒有學到,反倒是學歪了。沒學到那些堂皇正大的東西,反而學了一些旁門左道的玩意兒。平日里又尖酸刻薄不像樣子,若非她舔人的功夫實在是出眾,怕是早不知道被攆到哪里去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從開局就一路橫推》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