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穿越之廢柴嫡女不好惹 > 第233章 小狐貍太聰明

第233章 小狐貍太聰明


  ……

  鳳傾卿被尹曦夜帶回房間之后,腦袋也完全還是懵的,當時間慢慢流淌過去,她才稍稍的反應了過來,明白了過來。

  尹曦夜為鳳傾卿把脈,確定她身上沒有其他的危險之后,才無奈的松了口氣。

  尹曦夜甚至是不敢相信,之前看著雍王爺的手放在鳳傾卿脖子上的時候,他渾身的血液都快要停止了。

  “這一次,多謝你的救助了!”鳳傾卿能夠確定,要是沒有尹曦夜的話,這一次她是真的要糟糕了。

  “你這小狐貍,難得還有良心的時候?!币匾褂H昵的勾了一下她的鼻子,“你以為自己能夠應付那些藏萊縣的鄉紳富戶,但卻沒想到會迎來雍王爺吧!傾卿,你自詡聰明,但到底還是低估了人心二字?!?br/>
  鳳傾卿低下頭,不敢反抗,認真受訓。

  尹曦夜說的沒錯,她的確是低估了人心。

  那些藏萊縣的鄉紳富戶,她鳳傾卿的確是對付的了,雍王爺的忽然出現,也的確是她的低谷。

  鳳傾卿的做法,可以說是沒有錯,但是錯就錯在沒有給自己留下足夠的后路,但凡她有自保能力,雍王爺就不可能打暈她了。但凡是尹曦夜晚了一步,雍王爺就要帶著她離開藏萊縣,去了雍南了。

  吃一塹長一智,這一次的虧也沒有白吃。

  “不對!”鳳傾卿忽然反應過來,“你為什么能夠那么快找到我,是你一直在跟著我嗎?”

  尹曦夜頓時失笑,鳳傾卿能夠發現不對勁,他一點都不奇怪,但讓人訝異的是,鳳傾卿發現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得讓他措手不及。

  “沒有?!?br/>
  聽到了這個答案,鳳傾卿的心中馬上有了一個更加讓她驚訝的答案:“所以你是早就知道雍王爺來到藏萊縣,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雍王爺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上?”

  鳳傾卿雖然說的是問句,但是這個口氣從頭到尾都是陳述句。

  尹曦夜苦笑著點點頭,小狐貍太聰明了,他瞞不住,還是直接把話說出來,更加快一點。

  “你……”鳳傾卿不知道還能說什么。

  或許從雍王爺離開雍南的時候,尹曦夜就已經設下了這一盤棋局,所以今天這一幕,說不定早就是人家在好幾個月之前的安排了。

  鳳傾卿的臉漸漸氣鼓鼓了起來,顯然是很不服氣,或者說是很不滿意,不悅這兩個字就快要跳出來了。

  尹曦夜攔住了她的肩膀,在她的耳邊慢慢哄著:“好了,傾卿都是我的不是,我向你道歉,你原諒我可好?”

  鳳傾卿啞言,還是滿心的不悅,她今天遇到危險,還是心有余悸的,沒想到這居然是尹曦夜的安排和設計。

  本來,她或許是不會那么生氣的,但是因為這個人是尹曦夜,所以她心中的悶氣就開始積攢起來了。

  “傾卿,你聽我解釋?!币匾归_始慢慢說道,“本來雍王爺離開雍南,我便知道他對你還不死心,是以就一直安排著人監督他們。沒想到雍王爺的耐心比我預料的強的多,他居然一直藏身在暗地,慢慢籌謀,才有了今天這一招?!?br/>
  “說實話,是我低估了雍王爺,沒想到他的安排和百里淵、歐宇橫都無關,而是那些微不足道的鄉紳富戶,所以這才有了今日的誤會。當阿左發現你失蹤之后,很快找到了那一張紙條,但是找遍了很多地方,還是沒有你的下落?!?br/>
  “我不可能不擔心,考慮到雍王爺的行動,直接帶著人來了,好在是攔住了雍王爺的腳步,好在是還來得及?!币匾共粺o悵惘著說道。

  悵惘?!

  鳳傾卿微微訝異,這可是尹曦夜身上從來沒有出現過的情緒,她一直忍住的情感忍不住波動起來,心弦也稍稍松了一點點。

  她喊出聲:“曦夜?!?br/>
  “傾卿!”尹曦夜喜出望外,這還是鳳傾卿第一次主動如此稱呼他,沒有絲毫的虛偽,沒有絲毫的逼迫和威脅,是鳳傾卿心甘情愿的呢!

  尹曦夜環抱住了鳳傾卿的手臂,說道:傾卿,我不舍得你有絲毫的危險,怎么可能拿著你設局,推著你進入危險呢!今日都是失誤而已?!?br/>
  說起來,尹曦夜也是后悔的,沒有盡早處理了雍王爺,今天差點讓鳳傾卿被他帶走,還有雍王爺掐在鳳傾卿脖子上的手……

  現在想來,尹曦夜覺得應該砍斷雍王爺那一只手才對,要不然實在是便宜了他了!

  “我相信你?!兵P傾卿不反抗的靠在尹曦夜的懷中,忽然如此回復他,閉上眼睛,影藏住自己的情緒,或者說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情緒是什么。

  鳳傾卿只是明白,如此和他依靠在一起,心中還是滿足的,這感覺還是不錯的。

  或許這樣的時間可以再久一點。

  尹曦夜似乎也感覺到了鳳傾卿的變化,嘴角微微上揚,心中出現無比奇異的變化。

  到底是滿足吧!

  ……

  三日以后,鳳傾卿修整完畢,找來了藏萊縣的一群鄉紳富戶。

  說起來,這些人的心中完全是忐忑的,他們其中有多少人和雍王爺之間有聯系,有多少人去買兇,有多少人和歐宇橫勾搭在一起,又有多少人打聽和鳳傾卿和周涵林的消息……這些大概也只有自己清楚了。

  本來,里面涉及的人,實在是不多,但是這些鄉紳富戶之內的,大多都是沒什么大實力的,幾個人拉攏在一起,那實力還勉強能夠看看。

  漸漸的,拉攏在一起的人就多了,再慢慢的,這些人忽然就想到“法不責重”這四個字,知道鳳傾卿這一位的身份不一般,但是她也的確是讓大家吃了很大的虧,人多了聚在一起,就有這個膽氣,為他們自己報仇出口氣了。

  后來,這些鄉紳富戶們,一個個聚在一起,居然想到了拉攏更多的人,一來對付鳳傾卿的實力更加強大,二來,他們犯錯的人越多,就越不會有人來懲罰折騰他們。

  這才有了今天這一出,鳳傾卿特地打扮成鳳清鳳先生的樣子出來,出現在這些人的面前:“諸位,許久不見,可還安好?”

  “這……”其中的一個“老熟人”老李看到了鳳先生,頓時沒了好脾氣,“你個混賬……”

  馬上就有人拍了老李的肩膀一下,這個人姓葛,人家俗稱葛老頭,他對著鳳傾卿說道:“還請鳳先生不要見怪,這老李就是跑脾氣,但是人心到底是不壞的?!?br/>
  這葛老頭一看就是一個非常狡猾的老人,他的眼睛滴溜溜一轉,隨即說道:“當真是許久不見,上一次鳳先生當真是騙的我們好慘啊,不知道這一次鳳先生又有什么好主意??!”

  這話中是慢慢的嘲諷,來貶低鳳傾卿,上一次出現,就害得他們損失了無數的糧食,現在這一次出現,說不定又是和上一次一樣,讓他們損失眾多。

  鳳傾卿自然是聽懂了,不疾不徐說道:“還請諸位莫要見怪,這三日前發生的事兒,我就不和各位計較了,國師大人那兒,我以為為諸位找了個說法,權當過去的就已過去了,那么諸位也莫要怪罪在下當初的魯莽舉動,可好?”

  葛老頭那狡猾的模樣,在聽到國師大人這個稱謂之后,馬上縮了起來,不敢再多說話了。

  他們這些人雖然算不上什么厲害的,但是到底上是存了許多的心思,看到鳳清先生就想到了之前她害自己的地方,全然忘記了,在三日前,他們可是聯合了雍王爺,要害得眼前之人的性命。

  葛老頭看著鳳先生這一個樣子,心中便是篤定她說的話是真的,這個女人不會怪罪他們了,國師大人那邊雖然生氣,想來也不會對他們下手了。

  “哈哈哈!鳳先生說的對!鳳先生說得對!”思索之下,葛老頭一下子就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馬上做出了最準確的做法。

  葛老頭似乎是這一群人里面,比較德高望重的,說出一句話馬上就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

  “是??!是??!”

  “就是!就是!”

  “……”

  鳳傾卿的眼睛多看了一眼葛老頭,把這個人記在了心上,有了主意,隨即說道:“那實在是太好了。不瞞著各位,之前所作所為,的確是在下不好,我也是諸多內疚,是以今天來此是為了彌補,當然各位也可以選擇不相信!”

  畢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之前她鳳傾卿可是騙了他們很大一筆糧食,現在就貿貿然得到他們的信任,恐怕還真的不是很容易。

  隨即,鳳傾卿笑著說道:“是如此來,在下在探查南邊那山之后,發現里面情況不一,很可能是座礦山?!?br/>
  鳳傾卿語出驚人,這屋子里的所有人一下子,都被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要是那是礦山,這可就是大財富啊,他們都要發財了!頓時人人的眼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火熱!

  尤其是葛老頭,那渾濁的眼睛之內,迸發出前所未有的精光,連帶著人都年輕了許多。

  鳳傾卿笑了笑,隨即說了下去:“大家若是相信的話,那么且聽我的安排,若是不相信的話,那么就請離開吧,也免得傷了情分?!?br/>
  她的話音一落下,屋子里面沒有人離開,大多數都是個葛老頭一樣,巴巴的看著鳳傾卿,要在她這里得到礦山的秘密和更多的價值,那可是發財的好計劃??!

  鳳傾卿一笑,果然人心都是貪的,誰都不例外,有了更多的利益,之前的仇恨都可以暫時摒棄不談。

  她忍不住想到,這哪怕是殺父之仇,現在也可以丟在一邊了吧!

  “國師大人已經決定了,這礦山歸藏萊縣全體所有,但是大家都是清楚的,這礦山是需要有人去開采的,那么這算全部人所有,也不是如此的算法?!?br/>
  “所以國師大人決定,以功勞定量……我也就不瞞著各位了,這藏萊縣之后還有許多的難民,他們到現在也沒有個安置的地方,住在山上,也不過是個暫時的打算,終歸不是長久。且從另外一個方面來說,他們也不可能一輩子留在藏萊縣,只不過是留個一段時間,到時候再回家鄉罷了?!?br/>
  “所以,只要在座的每一位,誰愿意照顧難民十人,那人便可以去礦山開采一日,這所得到的都歸他所有……相對的,都可以累加,照顧難民一百人,便可以去礦山開采十日了。諸位到底每一個人能夠使的力氣到底是有限的,要是有交好的親朋好友,不妨一起合作?!?br/>
  說到了這里,葛老頭是完全心動了,但是到底是在鳳傾卿的手上吃過了虧,忍不住說道:“鳳先生說的實在是好,但是這南邊的山真的是礦山?”他們到底在藏萊縣住了那么久,怎么就沒有聽到過呢?

  鳳傾卿笑了笑,微微傾斜著自己的腦袋,隨即開口說道:“要是說諸位藏萊縣的老居民為什么會不知道,我也好奇的很!大概是上天的意思吧,看不得這數萬的難民走到死路,俗話說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如此?!?br/>
  那葛老頭的頭馬上出現了羞愧,畢竟外面這數萬的性命他看不到,看到的全部是自己的錢財和利益,及時他現在手上所擁有的資產本來就已經花不完了。

  鳳傾卿的話何嘗不是在嘲諷這一些人,那礦山在藏萊縣存在了好幾百年了,大豫朝出現之前就在了,卻一直沒有人發現他的價值,知道這一次韓河發生了洪澇,這數萬的難民聚集在藏萊縣之外,這礦山才被她陰差陽錯的發現了。

  “諸位如果還是擔心的話,那么我決定今日諸位可以無償去礦山之內動土,得到的礦石材料全部都是各位的,官府分文不取,但只有今天!”

  鳳傾卿這一句話一結束,葛老頭等人的眼睛馬上就睜大了,他們恨不得馬上就跑開,恨不得馬上就帶著全部的家丁去那礦山之上,大肆開采,今日的收入可全部都是自己的!

  “但是!”鳳傾卿這兩個字把一群狂熱的人拉回了現實,“但是有一個要求就是不可傷人性命,若是有人受傷,那么不管是誰,一律取消開采資格,永久如此?!?br/>
  鳳傾卿到底還是存了幾分善心的,擔心這些人被利益給驅逐了,做出了蒙蔽了眼睛的事情,讓無辜的人受到傷害。

  葛老頭倒是難得附和了鳳傾卿一次,說道:“這是……這是應該的!應該的!”

  “對了,我想要提醒大家,這礦石可不是挖出來就算了的,還有提煉和制作成品,這都是需要大量的人手?!?br/>
  葛老頭頓時用無比驚訝的眼神看著鳳傾卿,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心中忍不住想到,這鳳先生可真的是一個人物。

  之前以一個女子身份,女扮男裝來欺騙他們,獲得了無數的糧食救助了那些個難民。

  現在為了難民,和永久和他們消除誤會,居然想出了那么一個雙贏的辦法,為了他們這些鄉紳富戶,為了外面那些難民,這鳳傾卿可是籌謀了許多??!

  居然不僅僅想到難民們現在的安置,還想到了后續的安家和藏萊縣的發展。

  葛老頭幾乎可以想象到,光是這一座礦山,藏萊縣將來百年的興旺,他們葛家本來就是藏萊縣的大戶,現在有了這一座礦山,這對他們葛家更加有利??!

  葛老頭的眼睛閃閃發光,恨不得馬上就回去告訴家人這個好消息,只要他們老葛家這一次出力多一點,以后便再也不需要擔心了,至少有百年的繁榮??!

  他幾乎可以想象自己在百年之后,被后代族人稱贊的景象了,頓時就想要哈哈大笑。

  這些,葛老頭能夠想到,剩下的那些人也都能夠想到,他們的心都火熱了。

  鳳傾卿站在這群人之間,安安靜靜的看著他們的面上的變化,看到他們動作的變化,心中忍不住說道: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雖然昨天這些人還是把她鳳傾卿當做仇人,但是現在她鳳傾卿送出的是數不清的財富,這所謂的仇恨一下子就消失的干干凈凈了。

  “既然諸位都有主意了,那么還請帶著人去南邊的山開采吧,山上的人都已經被安排走了,諸位可以放心開采,但是注意了,絕對不能夠鬧出人命……那么在下便不打擾諸位的時間了,現行告退?!兵P傾卿淡然淺笑,轉身離開。

  葛老頭張了張嘴巴,頓時想要攔住她,但是仔細思索了一下,還是停了下來,之前他可是不止一次掃了這鳳先生的面子,有些事情還是徐徐圖之吧。

  葛老頭沒有行動,其他的人更加不會有行動了,而是三三兩兩的回家,爭先恐后的帶著一家老小,去南邊的山開墾了。

  他們到了那邊之后,才知道鳳傾卿安排的很全面,居然是把開采礦石的專人都準備好了。當然了,在一天之后,他們才會發現,這一天哪里能夠踩到什么礦石,只有運氣好的人,才挖到了一部分,但是數量不多。

  這才知道不是一整座山都是礦石組成的,有礦石生產的總共就幾個地方,還全部歸藏萊縣的官府管理,只有在救助了十個難民之后,拿著官府開出來的憑證,才有資格繼續開采。

  陸陸續續的,難民的救助和礦山的開采快速的行進著。

  藏萊縣的那些個富戶很快就發現了,這挖山人力的重要性,那些難民不僅要好好安置,還要把那些人變成自己的手下。

  既然要發展在自己的手下,那么就一定要解決這住所和食物,如葛老頭這樣的,一旦開始安置就是上千上千的,所以很快就發現藏萊縣之內的地方不夠住了。

  葛老頭他們和之前鳳先生的想法一樣,想到了山上,于是他們出錢,那些被他們收納的難民出力,山上馬上開始建造起了一座座房子,旁邊新的山不斷被人開墾,安置難民。

  繼而,出現了無比奇特的現象,兩三萬的難民居然一下子被人瓜分了,有的人還嫌棄不夠,居然去搶奪別人手上的難民了。

  當然這只是個笑話了。

  葛老頭是這些人里面,安置難民最多的,直接就安置了六千人,后來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在十年之內,葛家一躍成為了韓州地區的富豪之一,連韓州總都督都要禮貌應對,更是把自己的家族推到了前所未有的繁盛地步,最后安度晚年而去。

  葛老頭在死之前還想到了鳳先生,都是因為這個人,才讓家族有了如此的契機。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這藏萊縣后續如果,都不在三千人的關心之中,她擔心的只有眼下。

  才走到了縣令府,鳳傾辛一眼就看到了女扮男裝的鳳傾卿,馬上撲了過來,抱住了她。

  鳳傾辛直接控訴道:“姐姐,你真的是太過分了,你是不想要我這個妹妹了嗎?居然以身涉險,居然差點回不來了!你……你要是還有下一次,我一定不會原諒你的!”

  鳳傾卿反手保住了鳳傾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說道:“實在是不好意思啊,傾辛,這一次的確是我低估了那些人的能力?!?br/>
  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說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

  她承認這一次失誤,低估了那些人的算計了,但是這一次也不算是白白吃虧,至少學習到的東西,更加有用。

  鳳傾辛卻是不依不饒,說著說著,帶了哭腔:“姐姐,你真的是太過分了,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的危險,你既然知道那情況對你不利,你就不應該自己冒險,下一次一定要帶上我,傾辛也好保護你!”

  鳳傾辛自然知道鳳傾卿跟著周夫人學武功,她忽然想著跟隨周夫人,一起學武功,將來也好和內竹先生一樣,保護姐姐的安全。

  “好傾辛,我知道了!”鳳傾卿擁抱住傾辛,把自己的腦袋放在她的脖子上,有點心疼,有點不好意思,更多的卻是責任。

  她自己這一份自由來的很不容易,所以不能夠隨意浪費了,一定要好好的保護自己才可以!

  “看來是本尊浪費你們時間了?!币匾共恢朗裁磿r候出現在兩姐妹的身后,負手身后,臉上帶著無比精致的羊脂白玉面具,氣度不凡。

  鳳傾卿馬上松開了鳳傾辛,對著尹曦夜福了個身,說道:“此次多謝國師……多謝你了!”

  她大概是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不喜歡她那么客套,鳳傾卿說了一半,隨即改變了稱呼。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穿越之廢柴嫡女不好惹》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