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宋恥 > 第一百零二節 爭功(4)

第一百零二節 爭功(4)


  之后當然又是一大堆封賞,韓世忠封賞最厚,激動之下的趙構和小朝廷,沒有任何爭議的,將韓世忠的官銜加到了太尉高度,現在他是韓太尉了。韓世忠功勞最大,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他是皇帝身邊的人,就像童貫,他有功勞,會十倍百倍的彰顯出來,因此手下那些西軍都愿意為童貫賣命,因為能賣出高價??蓳Q了李綱,就一個個畏縮不前。

  韓世忠立下戰功確實不假,但張榮、岳飛的功勞也不小。岳飛收復建康,雖然是運氣居多,可這才是勝利的標志。就像童貫,花錢從女真人手里買來了幾個燕云州縣,立馬就封王了??稍里w因為不是趙構身邊的人,不被信任,立下大功,手里還有兵的情況下,卻被派到江北做鎮撫使,韓世忠卻留在江南做太尉。

  張榮更慘,一個水匪,沒有直達圣聽的渠道,他被文官和皇帝看做是配合韓世忠完成了一次大捷,分到了一些邊緣功勞,加了一大堆散官、頭銜,卻沒有任何實職。而且官階也只做到了右武大夫,這只是一個跟李慢侯護送公主南下差不多的官階,是武功大夫的橫行,高兩階,但同屬六品官。

  李慢侯沒有直接參加建康之戰,但他在后方調度,整合韓世忠、岳飛、張榮這些難以合作的勢力,動員揚州的生產體系,投入數不清的人力物力,他的功勞肯定有,而且不小,只是很難量化。但因為他可以直達圣聽,又有公主幫忙活動,他反而得到了僅次于韓世忠的封賞,官階連勝兩階,一般很少有超過兩階的升級,他算是得到滿格封賞。

  加上第一次守揚州的戰功,李慢侯的官階升到了右金吾衛將軍,這是一個從二品的高級武官職銜。但他還是壓不住林永,因為林永在平定苗劉兵變的時候,立下了救駕大功,多次程序性的加賞之后,早就是左金吾衛。雖然都是金吾衛,都是從二品,但在官階上,高李慢侯一階。

  這沒有實際用處,在跟李慢侯鬧騰的時候,都無法給林永增加半分底氣。因為在揚州,沒人認他的官階,要么認錢,要么認人,認錢的那些浙東山民不會對林永有好感,認人的揚州官場,人家認的是公主,李慢侯早就是公主的代表。

  李慢侯代表公主,公主則代表揚州。

  整個江南都這么認為,趙構也這么認為。已經跟留在杭州的吳國長公主趙福金多次探聽過公主護軍情況,盡管吳國公主一再表示,李慢侯絕不是西軍亂兵的傀儡,絕不是一個委曲求全的小受??梢恢焙茈y打消趙構的猜疑,一個主官經常被打板子,不是被架空,就是被鬧餉,這些都是西軍亂兵常干的糟心事,僅憑一個不通軍事的公主三言兩語,很難讓聰明的趙構相信。

  他最基本的判斷是,李慢侯一邊假借著公主的名頭,許下高額的軍餉,籠絡著林永這些叛軍,跟許多詔安巨寇的文官干的其實是一回事。雖然他已經了解到,護軍里的士兵主要是浙東山民,西軍只是一些充當軍官的老兵??梢廊蛔屭w構無法相信,因為在整個宋朝官員眼中,已經產生了根深蒂固的觀念,那就是天下兵馬能打的只有西軍,這是跟西夏鏖戰近百年得出的結論,是經過實踐驗證過的真理,其他地方的軍兵就是不能打。要打仗,還得是那些不好管訓的西軍。

  由于這種根深蒂固的觀念影響,趙構更傾向于認為,李慢侯依賴少數西軍軍官。浙東山民只是作為輔助,是雜兵,是充數的,甚至是李慢侯吃空餉的工具,甚至可能根本沒有這些兵,只是一個個空頭名字,畢竟沒人去山里查證。所以李慢侯才去山里招兵,目的從一開始就不純。

  在趙構眼中,一直對李慢侯有特殊的印象,因為那日他從揚州逃跑的時候,李慢侯告訴他,金國不滅他不過江,這話李慢侯說出來是諷刺趙構,但趙構聽起來,卻以為是下層官員對他表達忠心,這樣的人太多了,一個個大話連篇,金兵來了,逃跑的,都算是忠心可嘉之人,投降的都不算懦夫,真正讓人不齒的,已經發展到了那些幾十里外主動迎接敵人的混蛋了。

  趙構一直以為,李慢侯跟所有王爺、公主甚至王宮里的護衛一樣,都是一些膏粱子弟,是一些走門路充數的花架子,比如他的武直。

  因此趙構一直不太相信李慢侯在揚州屢立戰功的捷報,尤其是李慢侯的行為,也一再的驗證趙構的判斷,那就是李慢侯一直不肯獻俘。哪有武將打了勝仗,抓了俘虜不獻俘的?

  可李慢侯不時的發來戰報,說他又抓了幾個俘虜,寫的倒是很細致,抓了幾個,幾個女真人,幾個契丹人,幾個燕云漢軍,字數十分詳盡,比那些動不動大破虜丑,伏尸百萬的文官精確多了,乍一看不由得你不信,可問題這種詳實,增加了造假的難度,李慢侯無法驗證,只能不來獻俘。趙構有時候覺得,既然騙不了人,還不如學學文官,用一些概數帶過,他是一個寬仁的皇帝,也不會苛刻部下。

  他對李慢侯之前最大的期待,不過是他護著公主趕緊南下,公主要是讓金兵抓走,對他會產生一些政治上的不利影響。但機緣巧合,公主接二連三被困在揚州,最后一次還是被老百姓擋下來的。

  慢慢的趙構對李慢侯的期待就變了,首先是很多人看到揚州護軍跟契丹女真人的搏殺巡演,這讓趙構雖然沒見過,也不得不信,相信李慢侯確實抓了不少俘虜,可為什么不來獻俘?趙構又把懷疑對象放在林永身上,也許是這個杭州叛軍不讓李慢侯獻俘,目的可能是不希望李慢侯升官,從而影響到林永的威信。

  盡管一直相信李慢侯是一個膏粱子弟,不太可能鎮得住林永這樣的叛軍,堂堂宰相周望這樣的人都鎮不住郭仲威這樣的巨寇,李慢侯這樣的膏粱子弟憑什么鎮得住林永這樣的叛將?但趙構對李慢侯的期待卻越來越大,不管他多么委曲求全的籠絡住林永等人,在金兵包圍揚州的情況下,他依然期待李慢侯能守住揚州,這已經不是關乎公主安全的問題,而是關乎朝廷安全的問題。

  因此揚州被圍后,趙構小朝廷不斷調兵遣將,派岳飛去通泰,命令劉光世去救援楚州。不但他這個皇帝焦慮,滿朝官員都焦慮,都不想看到揚州失守。

  “大捷。大捷。揚州大捷!”

  一個黃門闖入趙構宮中,將趙構從夢中驚醒。

  趙構卻完全沒有責怪黃門,因為這些天他一直都沒睡好。

  他也沒法睡好,國破家亡,連他這個皇帝都無法幸免。而且他覺得他比普通人還不如,他是皇帝,卻被追的沒有容身之處。他有無數的妃子,卻連一個兒女都沒有。之前他還有一個兒子,苗劉兵變的時候,他還被迫退位給兩歲的兒子,坐了年輕的太上皇??墒撬麅鹤訁s受到驚嚇,因為宮女不小心踢到了一個香爐給嚇死了。趙構沒將兒子的死歸咎于他趙家人異乎尋常膽小的基因,反而將宮女處死。他不知道民間一些兩歲的孩子,過年放炮的時候,可是興高采烈的,而他的兒子香爐倒地的聲音竟然能被嚇死?

  兒子的死還不是最打擊趙構的事情,當然這件事非常打擊人,可更打擊他的,是他發現自己“不行”了,一個男人,一個只有二十三歲的年輕男人,還是一個皇帝,就這么“不行”了,他有無數妃子,都無法讓他變得“行”,“不行”的他,自然不可能繼續生孩子,他能做的,只是找更多妃子,試圖掩飾這個問題。但內心的失落,是常人無法理解的。

  趙家人有很多特質,膽小,敏銳,同時還能忍辱負重,面對這樣由內而外,方方面面的殘酷打擊,趙構依然沒有崩潰,他最擔心的,還是自己的安危,相比安全來說,什么死兒子了,命根子‘不行’了,都不是事兒。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宋恥》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