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鳳門之嫡女歸來 > 第553章那到底是誰

第553章那到底是誰


  帝熙跟她說過,宋靜的心上人走了,她才把自己關在大山里,現在對方愿意走出大山,應該也是想重新開始。

  看在對方救過帝熙一命的份上,這個忙她怎么都的幫。

  “就怕別人看不上我?!彼戊o扭捏著衣角。

  “不試試怎么知道呢?不知姑娘看上了哪個?”鳳月試探著問。

  宋靜看了一旁的白束一眼,臉有點紅,鳳月吃驚:“你不會是看上了他吧?”

  想不到白束那根木頭居然也有人喜歡。

  宋靜的臉更紅了,嬌羞的跑了出去。

  捧著藥進來的帝熙莫名其妙:“你和她說了什么了?”

  怎么她一秒鐘變成害羞的大姑娘了?

  “哦,沒說什么,她看上你家白束了?!兵P月不在意的說道。

  “那就讓白束娶她好了,我不再讓白束當我的護衛?!钡畚跞ψ▲P月。

  鳳月點點頭:“那樣也好?!?br/>
  就這樣,宋靜的終身大事算是有了著落,鳳月也好了點,臉上有了點血色,一切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直到徐尚遠找到鳳月,告訴她一個消息:“那些人我全都查過了,全都不是?!?br/>
  他們全都沒對帝熙動手。

  那到底是誰?

  “我知道了,阿遠,你先回去?!兵P月抿唇。

  沒錯,如果說鳳月還有什么放不下的話,那就是背后之人一直沒查到,連帝熙偌大的情報網都查不到任何的蜘絲馬跡。

  她嗅到了陰謀的味道,還是很大的陰謀。

  “月兒?!毙焐羞h有點緊張的看著她。

  鳳月對他寬慰一笑:“沒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br/>
  帝熙在不遠處看著兩人,眉頭微皺,宋靜跟在他身旁,滿眼的好奇:“公子,那是什么人?好像和姑娘很熟?”

  “那是她的朋友?!?br/>
  朋友么?看起來不太像。

  “對了,姑娘的藥還要喝多久?”宋靜假裝不在意的問。

  “喝到她好為止?!兵P月現在基本上就靠藥物維持,她不能不喝。

  “是藥三分毒,就沒有根治的辦法嗎?”

  帝熙不再說話。

  喝完藥,鳳月就休息去了,帝熙陪在她身旁,直到白束把他叫了出去。

  宋靜不知從哪進來,靜靜的看著床上的鳳月,唇邊帶著抹冷笑。

  床上的鳳月剎那睜開眼眸,目光銳利,帶著洞悉一切的了然,宋靜唇上的笑還未來得及收回。

  “說吧,你是誰?目的是什么?”鳳月坐了起來。

  “傳言鳳元帥乃蘇元帥第二,才智容貌無雙,果然名不虛傳?!彼戊o鼓掌。

  鳳月神色沉靜:“過獎,可惜也眼拙了,這么久才發現?!?br/>
  “什么時候開始懷疑的?”宋靜好奇,她一直做得天衣無縫的,連帝熙都沒發現,她是怎么發現的?

  “從你在我藥里動手腳開始?!逼鋵嵰婚_始她就懷疑過,所以她沒有質問帝熙,也沒去鬧,那她想陷害她自然就沒機會了。

  想不到,她真的像帝熙說的那樣,沒有半分的野心,對他也沒多少的想法,就算知道他有滔天的權勢以后也沒表現出過多的渴望。

  她隱藏得非常好,就像一個天真善良的少女般,她的戒心漸漸的放了下去。

  直到前兩天,她發現剛剛有一點的靈力又消失了,猛然想起帝熙說過,當初他就是修煉不了靈力才耽誤了回來的時間。

  那時有宋靜在,這時也有宋靜在,不可能那么巧合。

  “哈哈,你真是聰明,怪不得帝熙對你死心塌地的?!边@般聰明的女人,哪個男子不愛呢?

  “可惜,你們都得死?!彼戊o面容扭曲,他們都得陪她去死。

  鳳月嘴角抽搐:“我和你有仇嗎?”

  “你和我沒仇,蘇意和我有仇?!彼戊o眼里出現憤恨。

  她乃是方國的公主,方靜,從小就和大將軍府的少將軍訂了婚約,她和他一起長大,從小情投意合,就等著他凱旋歸來成親了。

  哪知道方國慘敗,他死在戰場上,最后兩個尸首都沒的下場。

  “你說我恨不恨?”宋靜眼里出現瘋狂。

  “你恨?難道別人就不恨嗎?”鳳月從床上站起來,氣息全開,一股沉重的威壓朝對方壓過去。

  “他既然選擇了那條路就有死的覺悟?!币怀Τ扇f骨灰。

  “哼,那你不也如此?”宋靜反駁,她又好到哪里去。

  “是啊,可是前提是你現在在帝府?!彼梢韵铝顨⒘怂?,她覺得她能反抗嗎?

  “聰明如鳳元帥,你應該知道我為什么有恃無恐的不是嗎?”宋靜臉上不僅沒有半分害怕反而有著得意。

  鳳月心上一抽:“你對阿熙做了什么?”

  “沒做什么,只是在他身上種了傀儡術?!彼戊o對她晃晃手指,淡淡的銀色泛在陽光下,特別的刺眼。

  所有的迷霧,瞬間散開。

  “當初是你對阿熙動手的吧?”疑問的語氣,肯定的口吻。

  她趁帝熙受傷之際,把他推下懸崖,然后來到下面,把他救了起來,為的就是這一天。

  帝熙之所以無法恢復靈力是她的傀儡吸收了。

  “沒錯,其實我本來是想讓他愛上我,狠狠傷你以后再把你殺了,可惜那人寧愿死都不對我動心半分?!泵慨斔噲D操控他的感情時,他就反抗得激烈,她沒辦法,只能放棄原計劃。

  “不過你也出乎我意料,本來我以為要看著你死了,想不到這么久你還活得好好的?!彼€是挺頑強的。

  “你真的覺得,我當初對你就那么放心嗎?”鳳月笑得妖嬈。

  宋靜睜大了眼眸,一會就笑了:“鳳元帥心思縝密,佩服,但那又怎樣?你還是輸了?!?br/>
  怪不得當初她像變了個人,不質問,也不鬧,敢情是等她自己露出馬腳。

  “沒錯,我輸了,說出你的目的?!钡畚踉谒稚?,最終是她贏了。

  “自然要你們都去死?!彼貌坏叫腋?,他們也休想。

  她要整個南朝都毀滅,全部人都生不如死。

  “蘇意已經死了?!兵P月提醒她。

  人都死了,她的仇恨何必那么深。

  “是啊,她死了,我籌謀了那么多年,得到的居然是她的死訊,不過你不是她的徒弟嗎?她欠下的債剛好你來還,哈哈哈哈?!?br/>
  看她那樣,鳳月搖頭:“我可以去死,但你必須放了阿熙?!?br/>
  這是她唯一的要求,唯一的。

  到底是她種下的孽,她來解。

  “好?!彼戊o痛快的點頭。

  自那一日以后,帝熙像是變了個人,對鳳月開始不聞不問起來,鳳月知道,那是宋靜的傀儡術操縱了他。

  那傀儡是隨著帝熙一起變強的,早在他體內根深蒂固,要拿出來不容易。

  她必須得想個辦法。

  她才不信宋靜說放過他呢,她恐怕要借帝熙的手結束南朝。

  “阿遠,種植的傀儡術可解嗎?”鳳月問道。

  她在不停的翻著書,可是她把整個藏書閣翻遍了也沒找到解救的辦法。

  “月兒為何問這個?”徐尚遠自她手中搶過書。

  聽說她這兩天不吃不喝的把自己關在這里,他覺得不對勁,趕過來一看,她被一堆書埋住。

  帝熙居然對她置之不理,徐尚遠臉上隱約帶了怒氣。

  “哎呀,你別問了,你就告訴我,能不能解?!兵P月再翻另外一本書。

  “你是說用心頭血種植的傀儡術么?”傀儡師修煉到一定程度以后就可操縱人,修為不夠的傀儡師想要操縱人,就用心頭血喂養木偶。

  最后把木頭種入想操縱人的心頭,被種植了的人只能聽從傀儡師的指揮。

  “沒錯,就是那種,有沒有辦法可解?”鳳月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徐尚遠呼吸變輕:“月兒先告訴我,誰被誰操縱了?”

  她想解誰的傀儡術?

  “阿遠,你先告訴我?!兵P月堅持。

  “如果我說沒辦法可解呢?”徐尚遠拳頭握緊。

  “凡事皆有辦法?!兵P月目光堅定,她就不信這世上有她辦不了的事。

  她一定要找到辦法。

  “帝熙對不對?!毙焐羞h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把那名字吐出來。

  鳳月手頓了下,繼續查找辦法,頭都不抬的說道:“阿遠知道了何必再問?”

  “要清醒也不是不可能,強大的刺激還有殺了傀儡師?!?br/>
  “殺了傀儡師阿熙不是也得死嗎?”喂了傀儡師的木偶,傀儡師沒了,木偶也得死,現在宋靜的絲線纏了帝熙滿身,宋靜活不了,帝熙也就沒命了。

  “嘭?!遍T被人推開,帝熙出現在門口。

  “你怎么在這?”帝熙滿眼兇光的看著徐尚遠。

  鳳月攔在徐尚遠面前:“阿熙?!?br/>
  “啪?!钡畚鹾莺荽蛄锁P月一巴掌,鳳月的臉立馬腫了起來。

  “帝熙?!毙焐羞h眸色無暖,就要抽出自己的兵器。

  鳳月遞給他一個眼神,示意他快走,帝熙已經被宋靜給控制了,宋靜不過是不想她好過而已。

  徐尚遠無法,只能離開。

  “做好怎么死了嗎?”帝熙的大手捏住她的咽喉,把鳳月揪了起來。

  “阿熙,你醒一醒?!兵P月艱難的說道,她的手慢慢的抬起,輕觸他的臉。

  鮮血的溫熱讓帝熙清醒過來,看到被自己掐住的鳳月,他神色迷茫:“月兒?!?br/>
  “阿熙,沒事?!兵P月見他一副被嚇到的樣子,輕輕抱住他。

  “月兒,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會對她動手?他怎么可能會對她動手?

  鳳月想說什么,接觸到暗處警告的眼神,只能把唇邊的話吞了回去:“阿熙,我累了,你回去吧?!?br/>
  “累了難道你要在這休息嗎?”帝熙看看散落在四處的書。

  “回去吧?!兵P月抓起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

  出了藏書閣,走在走廊里,宋靜靜靜等候在一旁,一襲紅裙,沒了以往的純真,美艷奪人。

  “你想破解傀儡術?”宋靜看著鳳月。

  鳳月也沒指望過能瞞得住她:“是啊?!?br/>
  她一定要把帝熙救回來。

  “除非殺了我?!彼戊o站在她的面前:“你動手啊?!?br/>
  鳳月看著身旁一動不動的帝熙,像個木偶人一樣的帝熙,手指微縮:“宋靜,哪怕是鬼,我也會把你扯入地獄?!?br/>
  她不要得意太久。

  “我現在就在地獄,你以為我怕嗎?”她謀劃了那么久,等的就是這天,現在她國破家亡,還有什么可怕的?

  “倒是你,辛辛苦苦打下這一切,最后落得和蘇意一樣的下場,不知你會不會覺得非常的痛苦?!彼戊o笑得嫵媚,萬種風情浮現。

  “再給我兩天時間?!兵P月談條件。

  “憑什么呢?”宋靜輕輕的問,作為一個將死之人,她拿什么來跟她談條件?

  “死法由你來定?!彼S她處置。

  “哈哈哈哈,這個我倒是喜歡?!彼戊o鼓掌。

  就這樣,鳳月爭取到兩天的時間。

  兩天,她終于查到辦法,看著上面的辦法,鳳月笑了,這是她病了以后第一次笑得那么燦爛。

  “月兒?!毙焐羞h闖進來,手中拿著什么東西。

  鳳月把書本蓋上,轉過身,臉上的笑容并未消散:“阿遠,有事嗎?”

  “月兒,跟我走?!毙焐羞h抓起她的手。

  鳳月不懂痕跡的避開:“走?去哪?”

  “去哪里都好,我們離開這?!毙焐羞h正色的看著她。

  鳳月的目光定在他的手上:“那是什么?”

  徐尚遠嘆了口氣,把東西攤在她面前,上面的內容很簡單,帝熙要娶宋靜。

  鳳月冷笑:“那也得看她有沒有命?!?br/>
  “月兒,你想干什么?”徐尚遠抓住她的手臂。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鳳門之嫡女歸來》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