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把云嬌 > 第853回 是我自己愿意的

第853回 是我自己愿意的


  茹玉方才在邊上聽了半晌,直聽得云里霧里的,他坐在這兒又想了許久,還是想不明白這其中的彎彎繞,他想哄著云嬌多說些話,便厚著臉皮打聽了。

  “告訴你也無妨?!痹茓刹⒉幌胝谘?,如實道:“其實,我娘原本是我父親的正妻,我哥哥也是我娘所生。

  當初,連燕茹仗著自己是宰相府里的姑娘,癡纏著我父親,我父親叫她迷了心竅,便哄騙著我娘做了妾室,而后便風光的將連燕茹迎進了門?!?br/>
  “竟有這等的荒唐事?”茹玉驚詫不已:“這么說,你本該是嫡女?”

  他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向來不管外頭人家的家長里短,這些事情自來也沒聽過幾樁,這會兒聽云嬌說來,一時間驚訝的很。

  “嗯?!痹茓牲c頭。

  “怪道你哥哥比二姑娘她們都年長?!比阌窕腥淮笪?。

  云嬌依舊點頭。

  茹玉總覺得,云嬌對他雖還像從前一般算是有些清靜,可言語間總是有些寡淡,也不愛笑,跟從前比起來,總像是少了些什么。

  他絞盡腦汁,又挑了些話來說,云嬌也理他,看起來并未有太大的異常。

  ……

  把言歡出了翩躚館沒走多遠,連燕茹便追了上去:“老爺,老爺!”

  把言歡一路疾走,直到叫她拽住了袖子,他才停住腳步,一甩袖子瞪她:“你還要說什么?”

  “這事這樣不妥?!边B燕茹也顧不得當家主母的溫婉端莊了:“你怎能由著云嬌?錢芳館葬進祖墳,我去何處?你叫我的臉面往何處擱?”

  “你還要臉面?你要臉面就不會做這樣的事?!卑蜒詺g憋了一肚子的氣,正愁沒地兒撒,她倒是上趕著來了。

  “我做什么了?”連燕茹有些心虛,但還是振振有詞的道:“劉嬤嬤不是說了嗎?那是她……”

  “是不是劉嬤嬤,你自己心里沒數嗎?”把言歡憤怒的打斷了她的話:“你是真把我當傻子了?”

  “便是這樣又如何?”連燕茹也忍不住怒火:“錢芳館是死于砒霜,與那活血藥又不相干!”

  “啪!”

  把言歡猛地一巴掌重重地扇在她臉上。

  兩個人一時間都愣住了。

  把言歡是個讀書人,一向斯文,成親這么多年,不管是連燕茹還是家里的這些姨娘,他從來沒有動過她們半根手指頭。

  他看了看自己的心的手,僵在那里,他也沒想到,他會動手打連燕茹。

  連燕茹捂著半張臉,又是失望,又是不敢置信:“把言歡,你打我,你居然打我……”

  “我打你又如何?”把言歡想起錢芳館的死,心中怒火滔天:“你動了那樣的心思,不該打嗎?”

  “你怎么不想一想,我為何會動那樣的心思?這么多年,我對你如何?掏心掏肺,不過如此!”連燕茹有些歇斯底里:“可你呢,你的心里你的眼里永遠只有那個人錢芳館?!?br/>
  “她是我的結發妻子!”把言歡怒吼。

  “我呢?我就不是嗎?”連燕茹吼了回去。

  “你永遠休想同她比?!卑蜒詺g說罷徑自拂袖而去。

  連燕茹捂著臉蹲在地上,終究是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和風細雨對視了一眼,上前去扶她:“夫人,先回院子吧……”

  她們不像劉嬤嬤,能同夫人說體己話,她們同夫人說不到一處去,只能干巴巴的勸說。

  ……

  七日之后,錢姨娘下葬。

  這喪事辦的異常風光,把言歡對外宣稱,說是連燕茹心疼錢姨娘為家里誕育子嗣不幸喪命,這才以正妻之禮相待。

  連燕茹心里頭有一萬個不服氣,卻也只能認下此事,她心中憋著一股怒氣,把云嬌此番叫她打落了牙和血吞,早晚有一日,她要叫這個丫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外頭的人不知情,都紛紛夸贊連燕茹好氣魄,好肚量,她倒是賺足了好名聲。

  至于下葬入祖墳,把言歡吩咐了族里,族里早便預備妥當了。

  不為旁的,把言歡如今身居高位,是把家官做的最大的,族長都要讓他三分。

  再說,都是鄉里鄉親的,幾乎都知道當初的事,大部分人都覺得這是應該的。

  錢芳館葬入把家祖墳之事,除了家里的一些人知曉,并未傳出去。

  畢竟那祖墳是在莊子上,帝京城里也沒有那樣的閑人跟著大老遠的去看熱鬧,所有這事兒,外頭的人并不知曉。

  守夜七日,茹玉也整整陪了云嬌七日,直熬的眼睛都紅了,云嬌三番兩次的勸他回去,他卻不肯。

  他一向話不多,大部分時候都不大開口,只是靜靜的守著她。

  云嬌知道他的心思,可她如今哪有心神去考慮那些事情?

  鶯飛草長,轉眼進了四月,天氣暖和起來了,云嬌每**著自己多吃些東西,身子也漸漸好轉,臉色比從前也好看了許多。

  茹玉從那回錢姨娘辦喪事之后,便時常來瞧云嬌。

  把言歡同連燕茹不管云嬌,他來這處也無人阻攔,時日久了,他便來的頻繁了。

  【章節未完,當前頁面不支持此瀏覽器,請更換其他瀏覽器打開本頁面即可正常閱讀】

看過《把云嬌》的書友還喜歡

单机旧版捕鱼达人3